分享到:

化石数据证明珠峰“矮”了1.2万米

本报讯 正在南京进行的“全国化石爱好者大会”上,专家们表示,化石数据证明,如果不是风化作用,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高度应该为2万米左右。$$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陈挺恩表示,化石的证据表明:青藏高原的形成,经历了五次板块运动,喜马拉雅山则形成于第五次板块冲撞,而且如果没有自然界的风化力量,它的顶峰——珠穆朗玛峰还要高得多。$$化石证据表明,珠峰是在第三纪全新世形成,按照这个推断,珠峰的峰顶应该是第三纪的地层,然而登山人员从峰顶采得的地层证据却表明,这里是奥陶纪地层。那么奥陶纪之后志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十几岁》2019年Z3期
十几岁

化石

你的住址是哪儿?我的住址在亿年的洞穴里我的住址在古老的沉积岩里你的岁数?我的岁数比洞穴更大比沉积岩更大你从什么时候不再言语?从三叶虫盛行于世界的年代从印度洋形成的年代你已死在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国家旅游》2019年02期
中国国家旅游

挑战进化论的化石猎人

我大学时的专业是地层古生物,到现在研究化石已将近40年,采集化石标本数万件,其中不少是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稀有化石。如今我每年仍会有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野外考察,带领学生搜寻古生物化石,每天劈开的岩石重以吨计。45化石里的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生物会长这么大?从水生到陆生是一个怎样的演化过程?为什么有些生物从陆地到了天上,而有些本来在陆地上生活得好好的,反过来又回到了水里?古今生物的奥妙是无穷的,而这些问题的答案都蕴藏在化石里,需要一步步地解谜。古生物科学本身也有许多谜题,需要探索的东西很多。比如,以前我们看到的化石都是宏观上的,生物得有骨骼才能形成化石,没有骨骼化石就很难成型。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发现没有骨骼的化石也能保存下来,如澄江动物群、埃迪卡拉动物群,有很多化石都是没有骨骼的。做了将近40年的研究,我仍然感觉自己只是触及到了古生物科学的皮毛,古生物化石里蕴藏了太多故事,地球上的生命太过复杂。我的老师——古生物学家殷鸿福院士曾...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发明与创新(中学生)》2019年03期
发明与创新(中学生)

最古老的花朵化石“南京花”

近日,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王鑫、副研究员傅强领导的由中国、西班牙、澳大利亚三国学者组成的团队发现了距今1.74亿年、形成于侏罗纪早期的花朵化石。因为发现地位于南京,此次发现的花朵化石被命名为“南京花”。单朵“南京花”的平均直径为10毫米左右,大多有4片或5片花瓣。在显微镜下观看,“南京花”具有花萼、花瓣、雌蕊,有明显的杯托、下位子房上位花、树状的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自然探索》2019年06期
大自然探索

另类化石

化石是人类研究古生物的重要窗口,古生物学家在和化石打交道的过程中,有不少有趣的发现,使我们不但能从各种另类、奇特的化石中看到一个光怪陆离的古生物世界,也能从化石中了解地球变迁、物种兴灭、人类起源……不同寻常的化石揭示奇妙的古生物世界。让古生物学家困惑了好久的海桩化石。Earth2014年2月,一件全世界最长的粪便化石标本被一位买家成功拍下。这条“石头粪便”长约1米,形成年代距今约3300万年。粪便化石属于遗迹化石的一种,遗迹化石包括远古生粪便化石物的排遗物、代谢物、蛋、潜穴、足迹等。最早的粪便化石的发现要归功于19世纪初期的一位伟大女性——玛丽·安宁。玛丽出生在一个木匠之家,他父亲在闲时会到离家不远的海岸找些化石,卖掉以补贴家用。1810年,玛丽的父亲早逝,寻找化石并售出成为玛丽的全职工作。或许是玛丽寻找的侏罗纪海岸保存了大量侏罗纪时期的古生物化石,也或许是玛丽运气好,她先后首次发现了鱼龙、蛇颈龙和双型齿翼龙的完整化石,这三次重...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化石》2018年02期
化石

化石之旅

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对古生物化石有着浓厚的兴趣,喜欢去博物馆看各种各样的化石,探索其中的奥秘。长大之后我就幻想着能有一天亲手挖掘到化石。终于,四年前我找到了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化石》杂志主编郭老师,并有幸参加了他组织的夏令营。这个夏令营里有许多小朋友,也有很多长辈。虽然整个科考只有短短几天,但是我不仅见识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感受到了科考的艰辛以及地质工作者们的不易。令我感受颇深的是郭老师细心的指导,我也练就了一双发现化石的慧眼。前年,我来到了美国马里兰大学留学,虽然并没有朝着古生物学方向发展,但是我深深地感受到当年的科学考察依然影响着我。记得当时挖化石的时候,看到一块自以为很像的某种动物的石头就要动手去挖,旁边的郭老师耐心地告诉我化石并不“长这样”,而是保留有生物的某些结构;引申到学习和研究的过程中,不能看着像什么就认为是什么,一定要先经过仔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化石》2018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