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农民权利的精细化研究

康德曾说:“问一位法学家‘什么是权利?’就像问一位逻辑学家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什么是真理?’那样使他为难。”然而,从他这句话之前,到他去世后的200多年里,对权利的探索从来没有停止。最近,湖南学者张英洪的新著《农民权利论》(中国经济出版社),则对中国的农民权利问题进行了系统的研究。$$随着时间的推移,让农民和城镇居民享有的公民权已经成了一种现实需要。但在我国,由于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还将有半数以上人生活在农村,在广大农村教育科技法治水平还将长期落后于城市,因此,要搞清楚农民究竟应该享有什么样的权利,就不仅仅是“享有同样的公民权”这样一句话那么简单,而是需要有人对二元经济社会下的法律、制度、政策、经济条件以及文化背景等进行系统研究,从而为解决这一问题真正找到现实途径。我们很高兴地看到,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投身到了这一研究中来了,张英洪正是其中的一位。$$在书中,张英洪提出,农民问题的实质是权利问题。他认为,从政治上说,中国农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预印本》2014年03期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预印本

促进农民权利发展的制度选择

农民是推动历史变革的动力,农民问题历来是国家建设的首要问题,农民问题的核心是农民权利问题。在我国,广大农民不仅拥有和享受公民的基本权利,而且随着新农村建设和城乡统筹的深入发展,将更多地分享到改革开放的发展成果,他们的利益将得到更多的维护和扩大。回顾和展望农民权利发展的历程,有助于进一步尊重、保障和实现广大农民的各项基本权利和自由,进而推动农村和谐社会的建设。1.发展历程。农民权利的获得与党和国家政策演变密不可分,这一演化进程可分为四个阶段:以人民公社制度为平台,以农民的当家做主和政治参与为核心的阶段;“放权”给农民,以发挥农民的主体性为核心的阶段;“减负”和“让利”给农民,以突出农民民主诉求为核心的阶段;以全方位“服务”农民为核心的阶段。归结之,三十多年前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改革就是解放农民,给予农民自主经营、自主选择的权利,从制度上彻底解放农民;三十多年后的今天,赋权于农民成为新一轮农村改革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2.效度与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23期
法制博览

失地农民权利保护的法理学分析

一、引言日益严重的土地征收问题在当前社会发展中越来越突出,若农民失地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就必然会引发社会矛盾。对于失地农民权利的保护,就要充分重视法律制度的规范,只有这样才能保障社会的和谐发展。二、失地农民的特征以及权利范围分析(一)失地农民的特征体现当前我国正处在农业大国转型的发展时期,因此愈来愈重视提高土地资源的利用效率。频繁出现农村的土地征用以及宅基地征用等关系到农民自身权益的问题,失地农民逐渐成为不能忽视的群体。从失地农民自身的特征来看,主要有几个重要层面,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全部以及大部分耕种土地,被动的失去了耕种土地。由于在城市建设的发展背景下,农民不得不把自己所拥有的土地使用权交付给国家,这是决然的征用,从而农民就失去了土地[1]。农民失去土地之后被动的融入到城市生活当中,成为特殊的社会群体。(二)失地农民的权利范围失地农民应享有和其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法律规定的基本权益,其中就有平等对待权以及社会保障权等诸多权利。平等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现代化农业》2015年10期
现代化农业

论农民权利保护的特殊性

1 农民权利主体保护的特殊性在城乡二元制结构下,占全国大多数人口的农民在权利和利益的分配过程中处于劣势地位,有学者将这种社会现象称为“主要群体弱化”。对于城市市民这个身份群体来说,农民属于“弱势群体”。弱势群体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组织化的社会群体,它体现了社会发展的一个不平衡的状态。它是社会上的部分人因为先天或者后天条件的制约收入分配较少,以至于过着水平较低甚至只能维持生存的群体。之所以将农民归于弱势群体,是由于无论从农民的生活水平上看还是从资源配置上看,我国工业化的发展都是依靠牺牲农民的权利为代价的。农民作为弱势群体,数量多且范围广,并且会在一定地域内世代传承。只要农民权利得不到平等的保障,农民的社会地位就会持续弱化下去。2 农民权利内容保护的特殊性农民享有的是一种群体性的权利,它不是个人权利的简单相加,它享有的是以群体的共性权利为基础的个人权利。农民权利是一种“类人权”,类人权与其类的个体的人权之间是同一的关系,可以同于每个个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习与探索》2014年02期
学习与探索

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农民权利发展的法律文化阐释

中国新型城镇化不仅是农村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与升级,而且从根本意义上来说是一种以人为核心的文化素质提升与价值观念变革。钱穆先生说过:“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产生。一切问题,由文化问题解决。”[1]这是从文化的人类学视野对社会历史变迁及其文明成果的经典概括。换言之,无论是人类社会的宏观变迁,还是特定历史阶段的微观发展,都必然留下社会变迁的文化脉络与相应时代的历史烙印。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表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孕育并形成了包括政治文化、社会文化、法律文化等文化形态的文化体系。同时,各种文化形态以其独特的价值底蕴及结构形式引导着深刻的社会变革。随着依法治国方略的实施与推进,尤其是“人权条款”的入宪,中国文化体系中的法律文化逐渐成为进步性、基础性的文化形态,并实际承担着市场经济文化变革的导向功能。正如有的学者所说,现代社会需要相应的现代法治,现代法治需要“文化底盘”,否则法治难以健康发展[2]。从一定意义上可以说,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是在农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科学社会主义》2014年01期
科学社会主义

新农村建设中农民权利保护机制的构建——基于安徽农民权利状况调查

自2005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任务以来,有关新农村建设的研究形成热潮,在中国期刊网上搜索篇名包含“新农村建设”的文献资料就有28279篇。但进一步搜索篇名包含“新农村建设”+“农民权利”以及“新农村建设”+“农民权益”的文献资料一共只有39篇。可见,农民权利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这与农民权利在新农村建设中的地位严重失衡。从法治的角度看,新农村建设的过程就是不断尊重农民权利、增进农民福祉的过程。没有农民权利的尊重与保护,新农村不可能繁荣昌盛,新农村建设的成果也不可能惠及农民。因此,我们拟在对安徽农民进行调查的基础上,考察当前农民权利状况,针对性地探讨新农村建设中农民权利的保护机制,以切实有效落实农民各项权利。一、安徽农民权利保护现状与不足安徽农业人口有3391万多人,是典型的农业大省,对安徽农民权利的调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2013年年初,我们利用寒假时间在安庆师范学院政法学院组织了48名学生,分皖北、皖中、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