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六方面入手确保食品消费安全

近日,国家工商总局出台了《2005年流通环节食品安全工作措施意见》,要求全国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深入贯彻《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决定》,进一步提高对深入开展食品安全专项整治工作重要性、紧迫性的认识,进一步增强责任意识、法制意识、服务意识和改革创新意识,把食品安全专项整治与开展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有机结合起来,以确保流通环节食品安全为目标,坚持防打结合、标本兼治、综合治理,以建立行政执法、企业自律、社会监督“三位一体”的食品安全监管机制为基础,以规范经营行为、监管食品质量为重点,加大力度,强化措施,狠抓落实,努力做到食品经营主体资格合法、经营行为规范、食品质量合格。$$《意见》要求各级工商机关做好以下六方面工作:$$建立工商行政执法综合网络,提高食品安全预警防范和处置能力$$以12315消费者申诉举报网络为依托,逐步建立总局、省局、市局、县局、工商所五级贯通的食品安全预警防范和快速反应机制。同时,以食品安全为重点,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大建设》2019年10期
人大建设

“第三方评估”助力执法检查提质增效

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在开展《水污染防治法》执法检查时,引入第三方对法律法规实施情况和效果开展评估。据悉,开展执法检查聘请“外脑”,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尚属首次。作为一种重要的监督方式,执法检查被广泛运用于各级人大的监督实践之中。开展执法检查,对于保证法律法规在本行政区域内的遵守和执行,促进依法行政、公正司法,保障公民和法人的合法权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随着民主法治建设的推进,人民群众对执法检查的期望值越来越高。如何提高执法检查的科学性、増强执法检查实效,已成为摆在地方各级人大面前一个亟待破解的难题。由于地方人大力量有限、专业人员缺之、履职本领尚需提局在执法检查的深度、力度和广度上显得力不从心,难以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全国人大常委会请法律专家学者组成的专家团作为第三方,从各自的专业角度对法律法规的贯彻实施情况及效果进行评估,其意义可谓十分重大。一是増强了监督的科学性、针对性。实践证明,执法检查了解掌握的情况越多、越全面、越详细,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材资讯》2009年04期
中国建材资讯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在全国开展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执法检查

保障性住房是不是“价廉物美”将有结果。今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在全国开展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执法检查,其中住宅工程检查的重点是各类保障性住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日前发出《关于组织开展全国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执法检查的通知》,执法检查的范围除了住宅工程外,还包括在建的公共建筑、市政基础设施等。通知中称,各地要通过随机抽查、巡查的方式进行检查,对查出的质量问题和隐患,要及时进行整改,并对检查中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法进行处罚。此外,对工程质量事故及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理情况;建设、勘察、设计、施工、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泰州科技》2008年05期
泰州科技

泰州市开展知识产权联合执法检查

4月21日,泰州市知识产权局、工商局、版权局、整规办以及海陵区知识产权局、工商分局十余人对市区大型购物超市、商场进行了执法检查,重点检查了音像制品、出版物、服装、饰品等,共检查商品数百种。近年来,在泰州市知识产权局等有关部门的推动下,商家的知识产权意识明显增强,知识产权管理水平有了较大提高,基本上杜绝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治与社会》2019年10期
法治与社会

执法检查:从零经验起步到“遍地开花”

40年来,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开展的执法检查,从零经验起步探索到有“法”可循,主题不断丰富扩大,检查方式不断创新,检查实效不断提高。执法检查作为人大常委会的法定监督方式之一,成为人大推动法律有效实施、推进法治国家建设的重要抓手。2019年7月17曰,湖南省衡阳市人大常委会启动《衡阳市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执法检查。这是衡阳市取得地方立法权后,首次对该市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开展执法检查。2019年6月19日至21日,贵州省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赴黔南州、安顺市对贯彻执行《贵州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依法推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开创百姓富生态美多彩贵州新未来的决议》情况进行执法检查。2019年5月8日,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召开老年人权益保障、科学技术普及、旅游法律法规联合执法检查组全体会议。这是山西省首次以联合方式进行执法检查。作为人大监督工作的一个重要方式,地方人大常委会开展执法检查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你知道执法检查的由来吗?毫无经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大研究》2019年07期
人大研究

人大执法检查:演进、嬗变与回归

代议机关的监督方式多种多样,西方国家议会的监督方式主要有质询、罢免、调查、信任表决、弹劾等,而执法检查则是中国人大常委会对“一府两院”工作是否合宪合法的一种独特的监督方式[1]。然而,宪法第六十二条和第六十七条对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授权中并没有规定执法检查权,但《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以下简称《监督法》)却用第四章专章规定了执法检查权及其制度,并与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审查和决定预算、质询和罢免等宪定职权并列。那么,在宪法和立法法所配置的监督制度以外,人大执法检查为何能从政治实践进入规范文本、成为法定监督形式?事实上,“人大常委会监督工作实践中,经常性运用的是执法检查”[2]。那么,为何人大常委会冷落甚至搁置其他监督手段,却如此青睐宪法规范文本之外的执法检查权?毋庸置疑,人大执法检查的持续频繁运用确实发挥了良好的效果,却也有可能遭受怀疑,“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是由宪法和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加以规定的。按照宪政制度的原理,议会...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