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上工电表赢得入世竞争法宝

本报讯:上海金陵智能电表有限公司上海工业电度表厂早在去年年初就已筹措入关后的经营战略,并于日前从中国电子质量体系认证中心拿到ISO/FDIS9001∶2000版质量体系合格证书,成为我国电子行业首家获此证书的企业。$$十多年前,上工电表是一家在“螺蛳壳里作道场”的里弄小厂。为使濒临倒闭的企业走上振兴之路,被新闻媒体誉为“经营管理大师”的秦纪南厂长在申城较早地出台了“端走大锅饭,搬走铁交椅”的分配机制及“股份合作制”,第一家实行了“销售全额承包”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改革措施,使企业连续十年来以平均30%的速率年年上台阶。$$上工电表成为上海金陵股份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整体搬迁至浦东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沈阳化工大学学报》2019年03期
沈阳化工大学学报

基于GPRS的远程电表监测系统

随着科技的快速进步、数字远程通信网络科技的不断发展,远程电表监测系统已成为发展的必然趋势,其应用领域也在不断地扩大.国内在这一领域的研究起步比国外稍晚,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但是目前我国这方面的技术和国外已经不相上下.由于我国电网覆盖面积大,地理环境差异大,采用单一的远程通信不能达到目的,所以,研究难度比较大,从而导致我国在这一领域的发展较慢,同时也限制了我国远程监测技术在各地方的应用.然而国外在20世纪90年代末以后,有关自动水电表技术项目不断增加,安装用户不断增多,给水电表制造公司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入.迄今为止,远程电表技术发展已经有了很大的飞跃.如今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都广泛采用远程电表代替传统的电表.目前远程电表通信方案主要是有线通信和无线通信.例如:电力载波抄表、宽带网络、ADSL、手机短信,还有目前发展较快的GPRS抄表[1].基于GPRS无线网络远程电表监测系统具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对于水、电、气3表的系统设计...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数字通信世界》2019年10期
数字通信世界

一种多功能电表的设计问题研究

近年来,各行各业都在推动产业向智能化方向发展,而电力行业也不例外。因为传统的管理方法和发展模式已经不能满足当前使用的需要。随着居民用电量的增大以及电网结构的日益复杂,对于电表的功能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对多功能电表进行设计时,应使其具备数据的实时传输、不同时段的费率计算、远程抄表等功能,在为用户带来便利的用时,也提高了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1多功能电表的总体设计单片机是一种集成电路芯片,它是一个完整的微型计算机系统,广泛应用于工业控制领域,各类电子产品只要添加了单片机模块,就能完成产品的升级,因此,在电表上使用单片机,使其能够满足当前的使用需要,升级为智能电表。首先,电能经采集芯片转化成信号,并输送到单片机,然后通过对脉冲信号的个数进行统计,来完成电能的计量工作。存储元件的使用能够保证相关数据的安全性,使其避免因意外情况而损坏数据。与此同时,时钟芯片的使用保证了电表信息以及时间信息的正常显示。最后,通信单元在多功能电表的硬件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理财周刊》2019年32期
理财周刊

谁说偷电行为不是盗窃

图/小黑孩有时候小区内会有“改造电路电表”的小广告,声称只近日,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嘉定法院)开庭审理了这样一起偷电案。有人利用自己的电工需数百元就可以帮你无限省电。这种行为看似聪明隐蔽,技能,帮助别人改装电表,而且还收取费用从中牟利。最但也是盗窃行为,达到一定数额也会构成犯罪。终,两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和拘役3个月。利用改装电表牟利2018年3月起,被告人刘某在上海市嘉定区、闵行区、夏季高温,很多人在省电上伤脑筋。节能省电有很多静安区、宝山区、浦东新区等地的一些小区内,广泛发放名种方式,但是如果打着“节能”的旗号,非法改装家用电表,片及留电话,以“节能”为名,鼓动小区内居民窃取电力。美其名曰“技术改造”,以达到减少电费的目的,那就不是省2018年7月,住在闵行区某小区的徐某某看到刘某的电那么简单了,而是赤裸裸的盗窃行为。这种“节能改造”“节能”广告后,萌生了贪小便宜的念头,想要在电表上动动不过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计量与测试技术》2017年12期
计量与测试技术

你家门口的电表是你的吗?

那么,装在您自家门前的电表,真的可以随心所欲、想动就动么?还真不好意思,您家门口的电表99.99999%的概率不是您的。您不能动!什么?我只管自家门前表、不揭他人屋上瓦,还不让我动?什么道理?道理如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电力文化》2018年03期
当代电力文化

电表的记忆

对电的热切期盼,早在小小的心灵深处萌生。记忆里的那头一块电表早就没了踪影,可用电的印象仍留在我的心里。周末回农村老家,凑巧碰上镇供电所师傅在挨门逐户更换智能电表。亮黄色的皮卡车上装满导线、工具和一盒盒崭新的电表。三位身着桔红色工作服的师傅在忙碌着改线装表。眼前的一幕,把我的思绪唤回到半个世纪前。那是我第一次“触电”,记得是七八岁的时候。县里的流动电影队来放电影,地点是在村里大庙的场院上,一根长长的连线接在大门外边的汽油发电机上。嘟嘟嘟的机器声响,特刺鼻的汽油味,成为我对电的最初记忆。如今,还清晰地记得看的电影是《古刹钟声》,片头那流畅的音乐,漆黑一团的夜晚,十万火急的军情,阴森恐怖的庙宇,王科长和老和尚那惟妙惟肖的表演……我的家乡地处偏僻,后来的几年里,每隔一两个月,村子才能放一场电影。16毫米的放映机,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一双双充满期待的目光,盯在一块不大的银幕上。这样场合的电影,几乎是乡里人唯一的文化娱乐活动,成了人们接受新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