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溪口气动工业迅速崛起

作为浙江省的工业卫星城镇,奉化溪口目前全镇拥有700多家企业,液压、气动、服装、食品、刀剪、灯具、机电等产品已成为溪口的支柱产业,尤其是气动工业的崛起,更促进了溪口向工业现代化目标迈进。 $$  溪口气动工业的起步,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起始阶段,企业大多以手工作坊的方式进行生产,产品以仿制为主。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步入了一个飞跃发展的阶段,部分企业完成了初步的原始积累,产品开始注重技术含量,但在技术创新、产品开发能力方面仍很薄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诗歌月刊》2019年07期
诗歌月刊

瀍溪口(组诗)

怀金石竹花的安静,是线状的、披针形,露一小脸。勋章一闪……披碱草向下啃噬,凌乱的摇曳中,驶过帝国的船影。从新谭码头到瀍溪口,鱼有不在场的证词。苦苣菜埋身堤岸,讴歌有了一丝刺痛。牛筋草的筋,牵出落日,公牛奔下山谷。眼袋的行囊里,满是沟壑的颤栗。运河上休眠的,可是霍比特人?我们交换了一下,雕琢的蓝、削平的蓝,和一口粮仓的悲伤。太昊陵的蓍草看着像艾,像蒿。原本是一家人,但他叫蓍草。三兄妹分离,用各自的方言说话。喝茶的工夫,他登上了庙堂,“耆艾而信,可以为师。”他源于一个长老,可以生死轮回。这样的命名,应该是一个道上的故人。一根草茎,披上神圣的使命,立筮。他依然站着,像一个褐氅的先知。如果没有猜错,那个尝百草的故人,也曾吹奏它。当作骨笛或者苏尔。最后,“退藏于密”,他藏起了神的声音。“天子蓍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我盘算着自己,竟无权染指。“食气者神明而寿,不食者不死而神。”在高大的朴树和侧柏脚下,我只能用叶子遮住眼睛,像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17年08期
文艺研究

溪口

4 5 x 6 c x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博物》2017年01期
东方博物

永嘉溪口李氏民居建筑及水处理技术特征

浙江永嘉溪口村李氏民居位于永嘉县溪口村,始建于明代,三进院落式建筑。中厅为明末所建,建造时间最早。清代早期,在中厅前后增建第一、三进院落,时代特征明显,平面布局灵活,建筑富于变化、雕刻精美。民居东侧辟水池、侧院、附房,原后厅北侧建有私塾等配套设施。在民居的东南角设置水池,水引自距村约七八百米远的山麓,并且具有净水功能,是目前国内考古发现最早的水处理净化工程,具有很高的历史和科学价值。一、李氏民居概况溪口村又名合溪村,位于永嘉楠溪江东岸岩坦溪出口处,是楠溪江中游段的起始点,也是舟筏运输第一埠。村庄背山面溪,呈半月形,山明水秀,环境优美,有如诗如画、各具特色的“合溪十景”,即“合溪环碧”“苍峰耸翠”“双屿丹枫”“长湖秋月”“印岩晚照”“月台观荷”“蒙公书塾”“燕巢云洞”“横琴流水”“石龙攫珠”。北宋时,戴天旭从仙居皤滩迁来,逐步形成村落。戴家曾出过“一门四代六进士”。其中戴蒙、戴侗等都是当时著名的理学家,著作宏富,史籍有传。明正德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宁波通讯》2014年21期
宁波通讯

溪口的“小城大事”

漫步于剡溪畔,聆听清脆的溪水淙淙,遥看掩映于青山绿丛中的文昌阁……溪口,不失为游客怀古的好去处。对于当地人而言,更关心的则是眼下如何过上好日子。溪口镇镇长杜中权说得好,百姓的事,就是溪口的“小城大事”。奉化市委常委、溪口镇党委书记周世君从发展的制高点提出:一方面加快城镇化建设;另一方面做到旅游开发与生态保护并举。以人为本,全面提升城市功能自2010年列入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之后,溪口镇就提出了“让新型城镇化真正回归到‘人’”的发展理念。为此,镇里注重以人为本,积极完善交通、防洪、供水、排污等城镇基础设施建设,电、网、水、路及公共服务配套设施全面向城乡延伸,三年完成基础设施投入15亿元;优先发展便民类商业体系,文化、体育、卫生、教育、保障体系建设力度加大。近三年来,镇里积极修建完善路网,有3条往返于奉化城区与溪口的公交线路投入运营,并进入宁波同城半小时生活圈,让老百姓和游客实实在在感受到出行的便捷。为了改善老百姓的居住环境,溪口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康》2015年19期
小康

溪口雪寶山的房車風情小鎮 給您一個全新的旅遊體驗!

如果说,当年溪口被国家建设部确定为首批发展改革试点小城镇,溪口走的路子契合了小城镇发展的规律。那么,2010年溪口入选上海世博“未来馆”,作为亚洲区唯一代表入,溪口恰是在“完全不知情”时被选中,因为入选世博“未来馆”则是把溪口作为未来居住典范加以推广。而当下的溪口,作为宁波市唯一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和5A级旅游景区,还是联合国计划开发署中国可持续发展小城镇试点镇。溪口以其独特的民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小康》2015年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