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屈庆麟:延长矿山寿命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采访屈庆麟时,“循环经济和矿山保护”,是屈庆麟言语中出现频率最多的字眼。屈庆麟认为,以矿山为本的开磷集团,最重要的是矿山保护和环境保护。开磷集团“三步走”打造百亿元开磷的发展战略目标,既考虑了国际、国内磷化工的市场环境和发展方向,也适应国家宏观布局和区域经济发展的需要,重要的是在具体实施中一是要保护矿山,延长矿山寿命;二是发展循环经济,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企业。 $$自2000年底担任开磷集团董事长、总经理以来,屈庆麟率领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新一届领导班子审时度势,按照“一切围绕市场,一切为了职工”的工作方针和“转化资源,创造效益”的经营理念,制定了开磷集团“三步走”打造百亿元开磷的发展战略目标,即用三个五年时间,使企业销售收入分别达到20亿元、50亿元、100亿元,把开磷集团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大型企业集团。 $$屈庆麟说,推广新技术,走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新型工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青年(朋友)》2003年11期
新青年(朋友)

孟庆麟老师

当老师是个苦差事,但苦和乐总是相依为伴的,如果你从事一个行业,只是感到了苦,那只能说明你不爱它,或者是你不适合它。十年文革,多少人荒疏了学业,孟老师也不例外,他所钟爱的三坟五典、唐诗宋词也一定尘封网罩了吧?而他面对的是刚刚恢复高考,像长期饥饿突然遇见面包的人一样蜂拥着挤进大学校门的学生。为了满足他们对知识的渴求,孟老师也一定是焚膏继晷,翻箱倒柜,披沙拣金,费尽心思,吃了很多的苦吧?但在孟老师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他乐的一面,是教师的风采、教师的骄傲。我们从他身上感觉到教师是最有灵性、最富创造力、最能体现人生价值的工作。毕业多年后,很多同学都改行另谋高就,我们还一直坚守岗位,不肯离开三尺讲台,其中就有孟老师的影响。孟老师的衣着总是非常俭朴的,颜色总是半旧的青灰色,款式总是中山装之类,记忆中他没穿过新衣服,但总是干干净净,整齐合体。头发总是鲁迅式的平头,脸形有棱角,眼睛格外有神,一举手一投足,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有气质的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形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人物》2014年04期
时代人物

林庆麟 感恩·爱·喜悦

闽商林庆麟 仙游、厦门、龙岩,澳大利亚,三个市县名、一个国 名,可以简单勾勒出闽商林庆麟的人生轨迹。 他出生在深受海洋文化影响的福建仙游县,一个诞 生过蔡襄、陈洪进等文臣武将的山水灵地。也是在这个地 方,近现代走出了无数杰出的商人,他们以"开放、拓展” 的精神闻名世界,并被誉为华商第一族。今年刚到耳顺之 年的林庆麟无疑是这个群体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敢 于冒险、不怕吃苦、善观时变,用15年的时间打造了他的 森宝商业帝国。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林庆麟在1972年高中毕业后未再 进入更高的学府学习,他加入海军东海舰队,通过自己的 努力从一个小小的报务员成长为电台台长、通信参谋直至 1982年转业。 10年激情燃烧的军旅岁月对林庆麟影响至今。如今 他还保留着很多当年在军队时养成的习惯。在他创业之后,他又将军队的作风引入企业,铸造“铁营盘”企业,提 高企业的执行力、战斗力、学习力。 转业后的林庆麟进入仙游县粮食局工作。两年后根据对市场的观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纪事》2010年04期
北京纪事

王庆麟:莫让顾绣变固朽

在北京西城区的后马厂一带,有这样的一个小区:它院子很小,你要开车进去,恐怕想掉个头出来都没可能;院子里仅有一座砖土结构的六层小楼,墙缝子里满砌的灰尘诉说着小楼它那不下20年的历史。这个小区虽然貌不惊人,但由于是中国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宿舍大院,所以蛰居了许多的能人,而我相识的一位顾绣老师傅—王庆麟,就住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院里。王庆麟已到了毫塞之年,但他精神仍然塑栋,两颊红晕,双眼也灼灼有光。不过当我和他谈起顾秀来,他那原本明亮的眸子也黯然了,面上顿然起了一层阴云。“现在再说这些,哎—”老人话说到一半就止了,然后静静地陷人了沉思中。民国时期,王庆麟和家人从山东来到北京投奔亲戚。之后迫于生计,家里人把十几岁的王庆麟送到西湖营(珠市口东,马路南)学徒。那个时候的西湖营是京城有名的刺绣一条街,大大小小的商铺加在一起有20多家。西湖营的名号十分响亮,可以与当时的琉璃厂比肩。于是,王庆麟就拜在了一位顾绣师傅的门下,从此与顾绣结下了不解之缘。王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上海鲁迅研究》2019年01期
上海鲁迅研究

口述与笔谈(九)

一、 孙德卿、孙庆麟故里采访记1979年12月20日下午,我与王足一起访问朱仲华先生。临别前,他又告诉我一个信息:孙端、孙德卿家里可能还有孙中山照片或题词手迹。我向来特别重视鲁迅等文物史料的征集工作,巴不得当即去孙端一趟。只是那几天比较忙,直到25日才挤时间完成孙端之行。那时,到孙端只能坐内河小客轮,包括孙端在内的萧甬线以北均未通公路,全靠内河小客轮、埠船等水上交通。到孙端去很多时间花在乘船途中,大约10点多到孙端,连忙找孙端公社永红大队党支部书记孙四九同志。他很热情,陪同我前往孙德卿、孙庆麟家,只找到蒋福姑老人,她也有83岁,是孙庆麟小老婆的母亲。蒋福姑说:“女儿鲁桂荪(音)嫁给孙庆麟,两人年龄相差很大,孙庆麟比我的囡大,大约24岁,我囡已在‘文化大革命’时死掉了,那时她也有60多岁了。秋瑾和孙德卿拍过照,许多照片和好东西都在‘文化大革命’时损失掉了。我去找找看,好像只有一颗孙德卿的私章还在。你们说的孙中山照片之类现在拿勿出哉...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中国涂料》2018年10期
中国涂料

沉痛悼念中国涂料行业前辈马庆麟先生

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共产党党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原北京市油漆厂总工程师、中国化工学会涂料学会理事、《中国涂料》杂志首任主编马庆麟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8年10月9日上午9时逝世,享年96岁。马庆麟(1922-2018)马庆麟先生,男,1922年3月4日出生于天津市,194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工学院应用化学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93年享受政府特殊津贴,1990年获得化工部化工科技老专家证书。1943-1951年在天津的油漆厂工作;1951年9月来北京参加油漆厂的筹建工作,后任地方国营北京市油漆厂生产技术副厂长;1961-1963年任北京化工三厂(总厂)工程师室主任;1964-1983年任北京市油漆厂(1980年以后改称“北京油漆厂”)总工程师;1983-1985年任北京油漆厂技术顾问,受命主持丙烯酸漆扩产以及阴极电泳漆等产品引进技术的前期建设的设计方案工作。1986年1月起任北京红狮涂料公司技术顾问。1980年被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