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十五”中国农药科技攻关大检阅

“十五”期间,我国实施了国家科技攻关计划重大项目——新农药创制研究与产业化关键技术开发,项目的组织单位为中化化工科学技术研究总院。我国实施该项目的指导思想是:考虑农药行业长远发展,创制新农药;兼顾农药行业当前急需,替代高毒农药,解决关键技术,降低生产成本。总体目标为:完善农药技术创新体系,提高创新能力和竞争力,引导农药工业形成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格局,为技术创新活动由国家行为转向企业行为奠定基础,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具有新农药创制能力的国家之一。该项目分两期实施,2001~2003年为项目前期,2004~2005年为项目后期。项目预算总经费81660万元,其中国家科技攻关计划拨款10580万元,地方政府配套和承担单位自筹71080万元。经过5年攻关,该项目的全部研究内容已经完成,达到了规定的考核目标。@@@自主创新实现重大突破@@@该项目的实施,实现了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农药品种零的突破,也结束了我国农药工业依靠仿制品种生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农药市场信息》2019年11期
农药市场信息

中国农药创新早期的几朵浪花

本文创作花絮:这篇短文的写成是徐子成老先生右手骨折的情况下写就的,因为他的儿子讲:“爸,你写过一篇文章说,一生做农药很幸福,七十周年了,你应该写一篇短文祝贺一下。”在徐老儿子的帮助下,徐老写了一篇《中国农药创新早期的几朵浪花》一文,以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祝贺。一、一穷二白的中国农药工业旧中国留给我们的只有沈阳农药厂的两个简单的杀菌剂。上海农药厂的前身,上海药械厂将进口的DDT进行分装,那时研究人员几乎没有。随着国家的发展,有机氯农药逐步地发展起来,最有名的就是六六六、DDT。为了抗击细菌战,DDT有了一定的发展。当时葛店化工厂、天津农药厂、上海农药厂等,都算是大厂了。“收多收少在于肥,有收没收在于药”,在这个口号下,南北多家大型农药厂也像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中国的大地上。特别是经过一九五八年的大跃进,中国农药生产有了一定的规模。但是,几乎都是仿制的。到了七十年代左右,大概只有一百二十种农药,制剂也只有一百多种,几乎一种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药市场信息》2018年17期
农药市场信息

关于中国农药企业如何实现联合登记的深入探讨

2018年5月29日,笔者在“第三届农药出口登记高峰论坛”上针对“过专利期产品国内外联合登记”话题进行了报告,在农药行业引起了诸多反响。会后,很多农药业界朋友都来沟通讨论中国农药企业出口登记联合是否真的可以实践操作?具体如何去实现联合?中国农药企业是否真的可以消除成见,抱团共同应对错综复杂的市场和出口登记?其实早在2015年10月份,农药出口登记行业资质专家洪峰老师就在A-gropage发表过文章,预言中国将来会出现大范围的境外联合登记,并且提出了联合登记所面临的阻碍以及突破方式。2010年后,农药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杜邦陶氏的合并、中化收购先正达,到沙隆达收购Adama、拜耳收购孟山都,六大农化巨头兼并重组,行业整合加速,通过抱团取暖的方式最大限度发挥各自优势,以达到共赢的局面,提高竞争力。与此同时,中国农药行业面临的困境也是前所未有,政策趋严,环保高压,竞争加剧,更严格的要求、更严峻的形势,让农药市场进入了深度洗牌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药市场信息》2018年22期
农药市场信息

深入解读 深度服务 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三届二次常务理事会胜利召开

8月9日,在双龙横卧碧海蓝、骏马驰骋金沙湾的美丽乌海,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三届二次常务理事会胜利召开。大家这样形容乌海——巍巍甘德尔,雄伟挺拔,如父亲高大的身躯遮风挡雨;悠悠黄河水,静静流淌,似母亲慈爱润入心间!同样的写照,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也在不断为服务农药行业及产业投入精力、付出心血、深度服务!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刘永泉会长、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季颖总农艺师、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寇建平副主任、内蒙古农牧厅王雨锋副巡视员、乌海市委常委曹红副市长等领导出席了会议。大会分别由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副会长栗铁申、秘书长花荣军主持。王华弟、邓建平、颜泽彬、张庆、王现全、李明光、李新生等副会长,吴重言顾问,马进副秘书长,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郝文革处长,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吴厚斌处长、曹兵伟高级农艺师,江苏、浙江、内蒙古、湖南、云南、广西、上海、黑龙江、吉林、辽宁、四川、陕西、河南等省市农药管理机构负责人(协会省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药市场信息》2018年23期
农药市场信息

中国农药企业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联合登记?

笔者于2018年6月14日发表《关于中国农药企业如何实现联合登记的深入讨论》一文之后,与国内众多农药企业进行了关于联合登记的深入交流和讨论。现阶段中国农药企业普遍对于联合登记较为感兴趣,并且很多都已有在中国ICAMA进行联合登记的经验,但很多企业也表示了联合登记不太顺利,借用一位老总的话:“当初一腔热血扎进联合登记的泳池里面,以为都能迅速和低成本地学会游泳,但最后被呛到甚至被淹死的却不在少数。”2017年中国农药登记法规的变更,增加了取得ICAMA登记的成本,也极大增加了获得登记的难度。农业部除了在登记资料要求和审评上加强对农水一场空”了。报名费是否能退回来是在满足以上的条件后,方可选举他药的管控之外,在资料的真实性和完整小,牺牲的4~5年漫长等待时间才是作为首家,而不是由报名早晚判断谁是性上也加强了管理,这些都是利国利民大,届时只能兴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第一选择。当然,为了确保联合登记所的改变,也是中国农药企业可持续化发夜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今日农药》2018年09期
今日农药

中国农药供应的历程、特点和主要趋势

一、中国农药供应发展的主要阶段  相比欧美发达国家,我国农药行业发展起步比较晚,岂今为止,我国农药供应历程大致分为四个阶段:第一是进口依赖阶段,二是自主生产和进口并存阶段,第三是快速发展壮大阶段;第四是供给严重过剩阶段;未来我国农药供应端将会步入规模化、集中化、高效清洁化阶段。  依赖进口阶段:上个世纪50年代,是我国农药行业发展的起始阶段。那时,只有极少数农药品种可以自己生产,生产技术水平低,进口依存度非常大,绝大多数农药依赖进口,才能满足我国病虫害防治的需求。在建国初期到长期计划经济时代,农药的供应属于战略物资供不应求,计划供应,完全属于卖方市场,需求选择性很小,供应决定需求。  自主生产和进口并存阶段: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因为一些农药残留的问题,我国能生产的几个农药品种相继被停止生产和使用,农药供给问题变得更加紧迫。为保证农业生产,当时政府投资大量资金支持二十五项农药重点建设项目,引进国外先进的农药产品和新技术,使得我国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