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疆石化:做能源安全中流砥柱

中化新网讯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我国对塔里木盆地的油气资源勘探大规模展开,发现了塔里木油气田,引起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紧接着,吐哈油田、塔河油田相继被发现,新疆三大盆地、四大油田的勘探开发从此全面铺开,石油和化学工业进入了历史性发展阶段。经过改革开放30年的发展建设,新疆已成为国家重要的能源基地、石油和化学工业基地、国家陆上能源安全大通道。$$   30年来,新疆石油和化学工业的发展速度之快、形成规模之大超乎想象:1978年,新疆原油产量353.05万吨,天然气2.51亿立方米,石油和化学工业总产值2.4亿元。到了2007年底,原油产量迅速蹿升到2648万吨,天然气产量210亿立方米,油气总当量4750万吨,超过大庆位居全国第一;石油和化学工业总产值已达2017.6亿元,工业增加值999.1亿元。石油和化学工业不但在新疆经济格局中“一柱擎天”,还推动了国家能源战略重点开始西移。$$   1984年9月22日,原地矿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业》2019年09期
中国电业

谋深思远 能源安全 新战略5周年再出发——国家能源局党组中心组学习(扩大)会议现场侧记之一

%%近日,国家能源局召开党组中心组学习(扩大)会议,重温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学习交流贯彻落实“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情况。“能源安全新战略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关于中国能源改革发展正确的理论原则和经验总结,开辟了中国特色能源发展之路。”国家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章建华指出,能源安全新战略为我国能源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而这正是新时代能源人的使命。站在能源安全新战略5周年的时间节点,国家能源局党组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在回眸与思考中深化认识、总结经验,明初心、知使命,谋发展、促改革,开启能源事业更加辉煌的未来。初心指引方向5年探索成果丰硕“5年来,全国能源系统深入学习贯彻能源安全新战略,大力推进能源生产消费革命,全面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能源体制机制改革,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日渐成熟完善,能源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服务保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能源研究与利用》2019年02期
能源研究与利用

能源安全新战略推动能源发展三大变革

今年是能源安全新战略提出五周年。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强调“中国要推动能源消费革命、能源供给革命、能源技术革命、能源体制革命,并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的能源安全”。“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成为我国能源改革发展的根本遵循,中国特色能源发展理论实现了重大飞跃。全国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回望总结五年来能源发展的显著成就与深刻变革,研究谋划进一步推动能源安全新战略走深走实的良策。“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习近平总书记着重强调能源安全的重要地位。充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美好生活的用能需要,是能源发展的首要任务。提高能源系统的整体供给质量是推动能源质量变革的主攻方向。五年来,能源系统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破除能源供给制约,加速构建绿色多元的能源供应体系。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成效显著,清洁能源产业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业》2019年07期
中国电业

落实能源安全新战略 构建甘肃能源监管新格局

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推动能源消费革命,抑制不合理能源消费;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立多元供应体系;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带动产业升级;推动能源体制革命,打通能源发展快车道;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今年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五周年,能源改革发展正处于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关键时期。持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能源领域改革发展重要论述,结合省情实际扎实落实,是做好能源监管工作的重中之重,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必然要求,也是每一位能源领域党员干部的职责使命。深刻认识“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的重要意义“四个革命、一个合作”能源安全新战略内涵丰富、立意高远,是我们党历史上关于能源安全战略最为系统完整的论述,代表了我国能源战略理论创新的新高度,引领我国能源行业发展进入了新时代。这一战略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旗帜》2019年05期
旗帜

全球能源安全与能源治理的新变化

近年来,在政治、经济、科技能源通道。包括陆上和海上通劫掠油气船等,时有发生。如何维变化的引领下,全球能源道。陆上通道涉及与周边国家之间护海上能源通道安全已经不再是新格局正在形成,全球能的关系,从而成为复杂的地缘政治某一个国家或地区面临的问题,而源安全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些-经济议题,各国博弈由来已久。是需要各相关国家共同努力,相互新变化导致相关国家在国际能源未来30年到50年之间,海上能源运合作,构建维护能源安全的命运共问题上的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有输通道占主导地位的局面不会发同体。所改变,从而影响和推动着全球能生根本性改变。目前国际海洋主要能源价格。能源价格安全主要源治理的未来变化。能源通道,同时受到传统安全和非是指用合理和稳定的价格获得能传统安全的双重影响,尤其是非传源。2018年油价发生逆转,突破80全球能源安全的新变化统安全的威胁,如恐怖袭击、海盗美元/桶之后,很快又降到了60美能源安全的内涵有五个要元/桶以下,今年又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旗帜》2019年05期
《地理学报》2017年12期
地理学报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能源安全时空格局演化过程

1引言当前,国家之间、地区之间错综复杂的能源地缘关系、经济格局和国际秩序更为动荡多变[1-6],能源安全问题也就随之成为国际研究热点,其研究热度在近40年来持续升高[7-8]。早在20世纪70年代初,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率先提出以稳定原油供应和价格为核心的“能源安全”概念[9],自此在全球范围内掀开了能源安全研究的热潮。如Bohi等认为“能源安全是能源价格波动或能源供给中断导致的经济福利损失”[10],而Dorian等将能源安全定义为“以合理的价格保证能源的持续供应,从而支持工业和经济的正常运转”[11],相似概念在Bielecki[12]、Müller-Kraenner[13]、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 Development Programme,UNDP)[14]、Chester[15]、Cabalu[16]和Badea等[17]研究成果中也有所阐述...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