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峡库区推出“五峰山水”探谜游

昔日藏在“深闺”人未识的三峡库区“五峰山水”,今日一扫千古幽怨,以她撩人心扉的丰姿神韵吸引着日益增多的海内外游人。$$据悉,“五·一”期间,武汉金海旅行社推出了“五峰山水”游;武钢四海旅行社组成千人旅游团来五峰寻幽探谜;宜昌等地十余家旅行社也相继组团来五峰觅奇览胜。$$三峡库区南岸的五峰,同张家界共属武陵山脉,属典型的岩溶地貌,处于国际上公认的“奇特的北纬三十度”地球圈上,南依“武陵源”,北连“清江水”,境内山奇、水秀、洞幽、石怪、林茂,兼融古朴瑰丽的土家文化风情。$$“华中一绝”柴埠溪国家森林公园、后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世所罕见的“溶洞王国”、驰名中外的“暑天冰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河北教育(德育版)》2016年11期
河北教育(德育版)

河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五峰山李大钊革命活动旧址

革命先驱李大钊的故乡乐亭县大黑坨村,位于昌黎县城南36公里处,由那里可眺望碣石山。李大钊曾先后多次登临五峰山,在此游览、度暑、避难和从事重要革命实践活动,与五峰山结下了深深的情缘。1919年10月,李大钊携其10岁的长子李葆华登上五峰时,写下了与胡适论战的公开信《再论问题与主义》和两万六千字的长篇论著《我的马克思主义观》等。1920年2月,李大钊与陈独秀一起打扮成商人模样,并亲自护送陈独秀由旱路去天津秘密返回上海,之后李大钊乘夜车离津返回家乡。次晨冒着严寒上了五峰山,欣赏了五峰山的冬景。1924年初,北洋军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辽河》2015年03期
辽河

2013·五峰山(组诗)

究竟大地深处有多少甜这秋季葡萄是甜的,梨是甜的,苹果也是甜的每个人的心也应该是甜的,究竟大地深处有多少甜那么多的甜,顺着春天的青枝一直生长了过来被葡萄的藤蔓纠结着,被梨花的白色浸染着,也被苹果的红晕扩散着在每一个果实的内心深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甜。并且从山脚,向半山腰和山顶漫延。而山顶上太阳和月亮也与甜有关它们的爱不分季节,甜得心醉在那个羊肠小道上每天都留下了一些甜蜜的影子五峰山不高山矮矮的,再矮就不能称之为山了再矮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果树停留在山坡我们来得多么不合时宜,深秋将至,一段爱的故事在那个别致的小院,刚刚悲伤地掉下了枯萎的叶子。而成熟的水果不知什么时候,从枝头上摘了下来,销声匿迹这山不高,其实它再高也高不过上面的小草。来过这里的人和想来这里的人,都要忍一忍,绝对不能让想象高出那个山顶那些梨子那些梨子不是被摘下收走就是自然地坠地了。躺在枯草上的梨子很悲哀,它们等不到大雪的来临。甚至等不到秋风的怒号。与梨树割断了血脉,时间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辽河》2015年03期
《中国土族》2002年03期
中国土族

五峰山记略

州多名山胜景,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峰乡境内 的五峰山,亦以其秀丽的山水和雅致的人文景观而久享盛名。特别是(西宁府新志》载出“五峰山图”和《新志》编撰者杨应据称誉五峰山的文章以及历代赞颂五峰山的诗文后,使这座名山的盛名更加远扬。新中国成立后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各族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和旅游业的兴起,到五峰山游览观光的人一年春夏络绎不绝。五伞山名称的来厉 五峰山及五峰寺名称的起始年代约在清乾隆十二年(公元174啤)前后,距今250年左右。 史料记载:明万历二十三年(公元1595年),西宁兵备副使刘敏宽奉命经勘探后,调来400士兵在下马圈庄北山开设了炼铁厂。(西宁府新志·艺文》所载刘敏宽“北山铁厂碑记”中所说“下马圈庄北山”,史书括注“即今之五峰山”。 下马圈庄现为五峰乡属下一、下二村,坐落于五峰山南麓,村庄后靠一座旧城堡,今人推测是刘敏宽为驻军而所筑。 史料再告诉我们:清雍正、乾隆间二度任职西宁道的杨应据在其编撰的《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审计》2000年02期
山东审计

登五峰山

去年秋天 ,有幸去济南参加了山东审计杂志社举办的通讯员培训班。学习期间 ,组织了那次有意义的登山活动。五峰山算不上名山 ,孤陋寡闻的我以前未曾听说过。举目望去 ,实在是普普通通 ,主脉东西横贯 ,绵延起伏 ,松柏林立 ,气势恢弘。五个隆起的峰丘 ,耸峙于山峦之上 ,五峰山由此而得名。导游小姐还就那五个峰丘的来历 ,向我们讲述了一个美妙神奇的传说。依稀记得是几个道士、娘娘、相公、千金小姐之间感情纠葛、悲欢离合、大起大落的故事。最后其中的五个人 ,将肉体与灵魂与大山融在了一起 ,化做了山上的五个峰丘。这传说颇有点撼心动魄、荡气回肠的神韵。我们游览了山上的一些自然景观和庙堂殿宇 ,听导游小姐讲述了许多带有神幻色彩的故事。有号称“十三太保”的高耸于云的古槐 ,龙盘虎踞、绿盖擎天的千年银杏树 ,旱龟镇水龙的镇龙池 ,神光佛气、香火缭绕的寺庙等。游览过这些人文景点后 ,我们开始向山的高处攀登。大家兵分两路 ,分别沿东北和西北两个方向拾级而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地》1980年80期
中国土地

五峰山村开山造地记

五峰山村开山造地记谷从我“桑植有个五峰山,山高距天三尺三。云雾缭绕终年罩,人们犹住玉虚殿。山峻坡陡岩石多,稀少耕地石缝间。百姓粮食难裹腹,只盼山村面貌变。”这是桑植民谣对五峰山村的真实写照。位于桑植北部,同湖北省鹤峰县交界的五峰山村,村中住着48户157人。相传,很久以前,这里原始古树参天,奇兽异禽遍野,是湘鄂不管的无人区。五峰山村人的祖先,为躲兵患战乱,避迁此地定居,以射捕猎物、采摘野果、刀耕火种谋生繁衍,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解放后,五峰山村只有4个人进过县城,见过村外世界。全村25至40岁的男人中有28人是光棍汉。全村人均耕地只有0.63亩,其中水田0.27亩。由于土层瘠薄,一年收回的粮食难以裹腹。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仅能依赖山中能上市贸易的天然药材资源创收,五峰山村人过着贫困的生活。1994年,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通知下发后,“向贫困开战”的号角吹进了五峰山村。村民们沸腾了,干部们行动了,村支两委一班人在县扶贫驻村工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