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鸟、海龟……你怎么知道要去的地方

令人迷惑的迁徙$$当秋天的凉风吹起的时候,食米鸟就离开夏季加拿大的家,飞往阿根廷的冬之巢。这段路有4800~8000公里之遥。纽约州立大学的鸟类学者罗伯特·比森说:“食米鸟是美洲迁徙路线最长的鸟。”3个月大小的鸟从未见过阿根廷,它是怎样飞过漫漫长路而不掉队或迷路的呢?$$成千上万的王斑蝶每年飞3200公里,从美国和加拿大的繁殖地到墨西哥中部山区。王斑蝶其实从未飞出过南部边界,它们是前一年春天从墨西哥飞回的那群蝶的孙子!$$座头鲸在极地附近度过夏天,秋季水温下降时返回赤道。蜜蜂又怎样忙忙碌碌寻找到几公里之外的花粉和花蜜后直接飞返蜂房的呢?$$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迷路,即使路途不远你可能也找不到回家之路。研究者们现在发现,每年世界上许多迁徒动物运用极为复杂的导向系统的帮助,度过几千里之遥的旅程。那么,动物到底是怎么做的呢?堪萨斯大学鳞翅类学者奥利·泰勒说:“我们仍然没完全弄清楚它们是怎么到那儿的。”动物的迁徒之谜诱惑着科学家。$$一切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紫光阁》1995年08期
紫光阁

毛主席给我谈书法

“那么多家速记,谁家的好,你怎么知道?”主席接着问我。“当时我确实不知道,以为只此一家,反正为了学快写字就饥不择食了。等学完后,我才知道?的这种速记在当时是最快与最好的。你看我多走运!”我流露出得意的神情。“你学的是哪家的?”看来主席也有兴趣了。“是汪怡的中国国语速记。”“你说了半天还没说到点子上。”主席的话中已经有点批评的意思了。我连忙讲了一些速记的实质内容,告诉他速记是很奇妙的,它能用简单的音符,代替文字,能快速地记录语音和思想。“思想怎么个记法呀?”看来主席对“思想”这两个宇更感兴趣。于是,主席又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題:“普通汉字一分钟能写多少?”“平常说话一分一能说多少_?“你们毕业考试一分钟能写多少字?”“你学的这种速记一分钟能写多少字?”主席的习惯就是这样,一旦提起问题来就刨根问底,穷追不舍,我只好一一回答。“你自己的最快速度能写多少?”主席又问。“一分钟260至*280个字。”我回答,“那是在一次专门测验时达到的。”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数学大王(趣味逻辑)》2018年Z2期
数学大王(趣味逻辑)

刷碗

晚饭后,母亲和女儿一块儿洗碗盘,父亲和儿子在客厅看电视。突然,厨房里传来打破盘子的响声,然后一片沉寂。儿子望着父亲说道:“一定是妈妈打破的。”“你怎么知道?”父亲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猕猴学习画刊》2017年22期
小猕猴学习画刊

没见过老虎

豆豆说:“爸爸,我们老师连老虎都没见过。”父亲问:“你怎么知道的?”豆豆说:“昨天,我把我画的老虎拿给他看,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童话世界》2016年10期
童话世界

摇出来的电话号码

下午第一节课的时候,同桌悄悄跟我说:“小进,你爸今天中午回来啦!”a你怎么知道的?”我不服气地瞅着她。我爸回来,我不知道,她倒成了第一个晓得的人?笑话1她乌定地说:“就是回来啦,我中午去图书室,从窗户上看到你家拉起了那根好笑的天线。哈,那不就是他回来了?”没错,那就是他回来了。我一时无话可说,真的,这可抵赖不了。每次我爸从他学校的实验室回来,就一定会在屋顶拉起一根明晃晃的天线,长长地戳到天上去。不光邻居习惯了,整个街区的人都习惯了1说实话,我挺喜欢爸爸回来休假的,他每次都会带一箱子稀奇古怪的东西,好玩着呢!可如果他不搞出那么大动静,别让人家笑话,那就更好了……放学后,我匆匆跑回家去,爸爸正在窗前喝茶,一看到我,立刻搁下茶杯拉幵门:“快,趁你妈妈没回来!”我满头雾水地被他拉到二楼的书房。不出所料,那根天线从桌上一直伸出天窗,底部的笨重装置嘀嘀叫着,轮流闪着红、黄、绿的光。“你仔细看啊。”爸爸紧紧盯着三个光点,“等红灯和黄灯贝了的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淮法治》2016年22期
江淮法治

初次预审

作为一位警察,我的职业生涯中最宝贵的财富便是经历。那年夏天,刚参加工作不久的我被借调到刑警大队预审股,见到谁都笑眯眯的老徐负责带着我干活。进他办公室板凳还未坐热,老徐笑着问我:“以前审过人吗?”我说:“旁听过。”话音刚落,他转身从桌上扔过来一本卷宗说:“你仔细看看这卷,明天我俩去提审。”我一看,好家伙,卷宗的厚度比3块板砖砌一起都高,这得看到什么时候。第二天在去看守所的路上,老徐给我介绍,今天面对的这个犯罪嫌疑人是个盗窃团伙的头目,也是位“师傅”,每次盗窃他只负责踩点,让徒弟们撬门别窗去做活,最后他来根据卖力程度给徒弟们分赃。令人惊讶的是,只要是他踩的点,基本上还都能得手。老徐已经提审过他两次,他总是避重就轻,拒不交代主要犯罪事实。一进审讯室,我就对眼前这人产生了厌恶,他翘着二郎腿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看着我们的表情还有些不屑。我大着嗓门喊道:“坐好!”他居然翻翻白眼没搭理我。我有些恼火,准备给他个下马威,老徐制止了我,然后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