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水价能不能涨? 涨多少? 怎么涨?

今年上半年很多城市水价“涨”声四起。南京、上海等城市陆续调整水价,北京市也将采取调整综合水价、出台节水奖励办法等措施缓解用水危机。与此同时,一些中西部城市也开始酝酿提高水价。$$对于水价上涨的合理性,老百姓普遍提出质疑,那么水价究竟该不该涨?涨到多少合适?近日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中国水网、搜狐公益频道举办的环境论坛上,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徐宗威、世界银行高级环境与市政工程师樊明远、北京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等相关领域的专家,就我国现行的水价问题进行了解读。$$专家们表示,一个良好的水价是公共服务的基础,一个合理的水价能为公众提供更好的服务。$$水价仍有上涨空间$$服务链延长、污水处理费征收等因素促水价调整,合理水费支出应占居民收入的1~2%$$傅涛认为:“长期以来水价构成的不合理和水价偏低,没有反映出水资源的稀缺和水环境治理成本,导致目前水资源浪费严重、水污染得不到有效治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行政与法》2017年06期
行政与法

发达国家水价管理制度对我国的启示

随着人口的增加和经济的发展,我国的用水压力负荷日益加重。据《2014年中国水资源公报》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水资源总量为27266.9亿m3,平均每个人所拥有的淡水量只有1993.19m3,[1]还不到全球平均水平的25%。根据国际公认的标准,人均水资源量低于2000m3且大于1000m3为中度缺水。[2]因此,如何有效利用水价管理的杠杆作用对水资源进行保护及高效率使用,成为当前我国急需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基于此,笔者对一些发达国家的水价管理制度进行了分析和总结,以期对我国水价管理制度改革有所借鉴。一、发达国家水价的定价主体(一)政府定价政府定价主要表现为水价的决定权在于政府,但政府做决定前会综合考虑多方利益。在加拿大,联邦政府对直接管辖地区的水价进行管理,对其他地区只是宏观调控,水价则由所在的省、市政府制定。水价调整的基本程序是:自来水公司提出调价——市政府根据调查确定草案并公示——充分听取民意后由市议会议员表决。在澳大利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河南水利与南水北调》2017年08期
河南水利与南水北调

乡镇供水工程核订合理水价的必要性与计算方法

1成本C+V的计算按传统方法,通常由式(1)求解。C+V=d+A1+A2+A3(1)式中:d为单位供水量所需的固定资产折旧费,年提折旧费率一般取3%~5%;A1为单位供水量所需的修理费,一般按固定资产总值的1%提取;A2为单位供水量所需的燃料费;A3为单位供水量所需的管理人员工资。由公式(1)可以看出,供水工程的成本构成中除折旧费外其余在一定阶段内均不会有大的变化,并且是随机消耗掉的费用,只有折旧费对工程的长久运行影响至关重要。因此,欲合理地核准C+V,关键是正确地计算折旧费的数值。d=工程总投资K/(工程使用年限t×年供水量W)(2)式中:工程使用年限(即折旧年限)t可查《水利经济计算规范》确定;年供水量W可根据不同用水户多年平均用水量资料分析确定,新规划工程可参照外地经验及有关规程确定。这里仅就如何合理的确定工程总投资K做一探讨。很显然,过去将工程总投资的原值(即不考虑时间影响因素)K直接代入(2)式中去计算d是不合理、不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人大》2010年11期
中国人大

水价“门道”

若非水价成本公开化改革推进,若非自来水公司与地方物价部门的激烈“交锋”,广大民众至今或许还被蒙在鼓里,尚不知道平时用水的价格背后会有那么多“门道”。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一位参加了近期发改委水价成本公开座谈会的人士透露,国家发改委要推进水价成本公开化改革,来自自来水公司的所有发言代表都赞成水价成本透明公开,期望尽快理顺价格机制,以解决行业整体亏损。而来自地方物价部门的声音恰恰相反,极力反对水价成本公开。他们认为公开条件不成熟,原因是水价中有很大比例的成本不宜公开。这些不宜公开的成本是什么?如本应该政府承担的管网投资,转嫁到了水价中;又如政府的一些不合理的行政性收费,附加在水价中。个中“门道”远不止于此,自来水公司代表只是粗略地列举了不应该附加在水价上的成本项目,竟达15项之多。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对此,大家无不愕然。更令人愕然的是,媒体披露,深圳市人大代表在6月1日的预算审计会议上,质疑在编人员700多名的深圳水务局1.3亿元人员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设信息(水工业市场)》2010年11期
中国建设信息(水工业市场)

水价谁说了算?

供水关系到每一个家庭和企业。所以水价也与每个家庭和企业有密切关系。但水价在什么水平算适当?更重要的是水价定在什么水平应该由谁说了算?一、谁在说?近两年水价上调的城市很多,引起社会对水价的广泛关注。电视、报刊、尤其是网络,对水价的议论铺天盖地。电视、报刊、网络只是媒体,通过媒体发言的则有普通消费者、供水企业、污水处理企业、与供水有关联的物业企业、政府管理部门以及行业专家等不同的角色。供水企业强调水价本来低于供水成本导致亏损,近年供水成本又上升迅猛,因而要求提高水价。污水处理企业同样强调污水处理成本高而征收的排污费偏低,要求提高总水价中的排污费。政府主管部门除了认为水价偏低导致供水和污水企业亏损之外,还认为水价偏低不利于节水和水资源的高效利用,因而也主张调高水价,尤其要调高由政府征收的水资源费。行业专家大都根据中国水资源供需矛盾尖锐、水污染愈演愈烈的态势,基于水价普遍低于水资源价值和供水成本的判断,认为水价应该逐步提高,以利用水价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金融经济》2009年17期
金融经济

中国水价“涨”声响起

从去年年底开始,多个城市陆续上涨了水价,尤其是最近两个月来,包括上海、天津、沈阳、广州、南京等都已在或计划举行水价上调的听证会。按照价格“听证会”的常见逻辑,此举意味着水价上调几成定局,只是幅度问题。据称,节约资源、企业运营、外资参与,水价上涨理由成因众说纷纭,城市居民接受水价上调政策,但对上涨幅度定价环节存在质疑。7月24日,国家发改委和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在推进水价改革过程中严格履行水价调整程序,充分考虑社会承受能力,合理把握水价调整的力度和时机,防止集中出台调价项目。各地水价纷纷上涨仿佛一声令下,从去年年底开始,几乎所有的中国城市都陆续加入了自来水涨价的大合唱。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13个城市上调了水价或者正在上调水价的路上。广州近日刚刚提高了污水处理费,每吨从7角涨到9角,为了尽量不触发市民反面情绪,政府部门刻意强调涨的是污水处理费,不提“水价”二字。因为很多市民并不清楚,我们目前的水价中其实是包含...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