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碳关税重压下:中国该如何破“壁”?

■阅读提示$$所谓碳关税,是指对某个国家或地区的高能耗进口产品征收特别的二氧化碳排放关税。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在就职后曾公开表示,对于没有二氧化碳强制减排限额的国家,美国将征收碳关税。$$美国众议院6月22日通过的《限量及交易法案》和6月26日通过的《清洁能源安全法案》,均授权美国政府可以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不实施碳减排限额国家的进口产品征收碳关税。事实上,这是以环境保护为名、行贸易保护之实。$$美国奥巴马内阁的两名华裔部长——能源部长朱棣文和商务部长骆家辉不久前双双访华,与中方就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清洁能源技术合作以及碳关税问题进行了磋商和对话。近年来,中国大力推进节能减排,开发推广清洁能源技术,决心、行动乃至成效皆有目共睹。故中国民众对两位部长来华所谈的多数话题并不陌生,但很多人对碳关税较为生疏。$$众所周知,高能耗产品多数由发展中国家生产并向发达国家出口,其中“中国制造”所占份额非常大。一旦碳关税被发达国家所普遍采用,对发展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环境》2016年06期
世界环境

迈向日益透明的国际气候治理新秩序——跟踪波恩气候会议

2016年5月16-26日在德国波恩召开了《巴黎协定》签订后的第一次谈判会。此次会议分三轨进行,分别是公约附属执行机构(SBI)和附属科技咨询机构(SBSTA)第44次会议,以及巴黎协定特设工作组(APA)第1次会议。本次会议开启了落实《巴黎协定》的技术性谈判。一、透明度跃升为核心议题这次谈判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原有的议题平衡被打破。在2015年12月《巴黎协定》签订前,气候谈判主要围绕六大议题展开,即减缓、适应、资金、技术、能力建设以及透明度。而在这次APA中,议题虽然还是六个,但发展中国家较为看重的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三大议题已被淡化或以某种形式留在附属机构的相关谈判中,所以现有的六大议题分别是:(1)关于巴黎大会1号决议(1/CP.21)减缓部分的进一步指导;(2)关于适应通报的进一步指导;(3)透明度行动与支持的模式、程序和指南框架;(4)全球盘点;(5)遵约委员会有效运行的模式和程序;(6)其他程序性议题。从这次谈判情况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家庭医药.快乐养生》2017年04期
家庭医药.快乐养生

挪威治污新举措:电动飞机

随着电动汽车在西方世界日益流行起来,为了更加环保,挪威正计划下一步——测试电动飞机。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3月14日报道,挪威最北端的芬马克县可能将成为挪威和国际绿色航班的大型试验场。奥斯陆国际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CICERO)报告表示,虽然挪威人口稀少,只有520万人,但由于挪威地形呈长方形,国土面积超过2500公里,有无数的峡湾和岛屿,所以频繁的和长时间的航班是最糟糕的污染物,比汽车排放的温室气体还要多。为了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并实现碳中和,挪威民用机场运营商AVINOR和绿党准备开发更环保的航班。尽管拥有密集的区域航班网络,但芬马克县人口稀少、地域辽阔,似乎是一个合适的地方。AVINOR环境经理Olav Mosvold L...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学与研究》2016年04期
教学与研究

中美欧关于2020年后国际气候协议的设计——一种比较分析的视角

2015年11月30日—12月13日的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经过艰难博弈最终通过《巴黎协定》,这标志着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的基本框架得以确定,然而许多实质性内容仍有待在新成立的巴黎协定特设工作组(Ad Hoc Group on ParisAgreement)下进行谈判,以便就2020年后国际气候机制做出最终的安排。中国、欧盟和美国不仅是世界前三大温室气体排放体,而且三方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中地位特殊。作为构建2020年后国际气候机制的主要谈判方,中美欧都有着怎样的谈判立场?在构建2020年后国际气候机制中有着怎样的利益诉求?它们的立场会对2020年后国际气候机制的最终安排产生何种影响?这些问题值得深入探讨和研究。一、中美欧在2020年后国际气候协议设计上的共识与分歧自2012年德班平台谈判启动伊始,各方在谈判程序、谈判框架以及具体议题上就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激烈争执和严重分歧,即使联合国巴黎气候大会确立了2020年后国际气候机制的基...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长白学刊》2016年06期
长白学刊

中国在国际气候合作中国家利益认知与战略选择

自1992年达成《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以来,从《京都议定书》到“巴厘岛路线图”,从《哥本哈根协议》到《巴黎协定》,国际社会为创建新的合作机制以改变国家相关的环境行为、共同应对气候变化进行了艰苦的探索与实践。然而,尽管面临共同的气候和环境危机,由于各个国家在造成全球气候变化的责任、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以及碳减排的能力、技术和成本等方面复杂利益博弈,各国始终无法在解决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协调一致。分析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气候合作的谈判进程,可以发现其实质是不同国家主体在全球公共利益和国家个体利益间的不断博弈过程,而理解这一过程的前提在于对国际气候合作国家利益的全面分析。一、国家利益与国际气候合作(一)国家利益与国际合作目标或是利益的协同是国际合作的基础,国际关系三大理论流派新现实主义、新自由主义和建构主义都对以利益为核心的国际合作进行了精彩阐释。新现实主义认为国际结构决定了国际合作,而国际社会无政府状态的结构性缺陷和理性国家的利己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生产力研究》2014年10期
生产力研究

伞形集团的谈判立场对中国参与国际气候谈判的影响

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温室气体的排放量逐年快速增长,气候变化已经危及全球,而国际气候谈判也逐渐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就本质上说,气候变化是一个集经济、政治与环境于一体的复杂混合体。然而,自从开始谈判以来,大多数国家都为使自身在谈判中的利益最大化,不愿妥协让步,使得国际气候谈判始终未能取得突破性进展。一、国际气候谈判格局的演变随着世界“一超多强”政治经济格局的形成,国际气候谈判作为新的全球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体,其格局必然会随着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不断变化而变化。在国际气候谈判不断发展得历程中,由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历史碳排放量、资金技术等方面的程度不同,以及发达国家的援助承诺和发展中国家的期望之间存在差距,形成了所谓的“南北格局”,即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两大对立的谈判阵营,在国际气候谈判中贯穿始终。然而,近些年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大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碳排放量的持续增加,发达国家为保护自身经济利益,不断向发展中大国施加压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