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掌握实情 务求实效 纠建并举

本报记者 周文颖 9月28日北京报道 环境保护部今日在京召开2010年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工作专项执法检查动员部署会,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吴晓青出席会议并讲话,驻环境保护部纪检组组长傅雯娟主持会议。$$    吴晓青说,2009年,环境保护部、监察部决定组成联合检查组,用3年时间对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工作进行专项执法检查。去年对山西、辽宁、广西等八省(自治区)的执法检查取得了良好成效。今年,将对河北、吉林、山东、黑龙江、江西、四川、内蒙古、重庆八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专项执法检查。开展对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工作的监督检查,不仅有利于督促地方更好地执行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坚决抑制“两高一资”、产能过剩和低水平重复建设项目无序发展,保证中央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政策措施的落实,还有助于督促各级环保部门按照依法行政、便民高效的要求,进一步改进工作作风,提高办事效率,确保权力规范运行,这也是加强环评领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大研究》2019年07期
人大研究

人大执法检查:演进、嬗变与回归

代议机关的监督方式多种多样,西方国家议会的监督方式主要有质询、罢免、调查、信任表决、弹劾等,而执法检查则是中国人大常委会对“一府两院”工作是否合宪合法的一种独特的监督方式[1]。然而,宪法第六十二条和第六十七条对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授权中并没有规定执法检查权,但《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以下简称《监督法》)却用第四章专章规定了执法检查权及其制度,并与听取和审议工作报告、审查和决定预算、质询和罢免等宪定职权并列。那么,在宪法和立法法所配置的监督制度以外,人大执法检查为何能从政治实践进入规范文本、成为法定监督形式?事实上,“人大常委会监督工作实践中,经常性运用的是执法检查”[2]。那么,为何人大常委会冷落甚至搁置其他监督手段,却如此青睐宪法规范文本之外的执法检查权?毋庸置疑,人大执法检查的持续频繁运用确实发挥了良好的效果,却也有可能遭受怀疑,“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是由宪法和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加以规定的。按照宪政制度的原理,议会...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材资讯》2009年04期
中国建材资讯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在全国开展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执法检查

保障性住房是不是“价廉物美”将有结果。今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将在全国开展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执法检查,其中住宅工程检查的重点是各类保障性住房。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日前发出《关于组织开展全国建设工程质量监督执法检查的通知》,执法检查的范围除了住宅工程外,还包括在建的公共建筑、市政基础设施等。通知中称,各地要通过随机抽查、巡查的方式进行检查,对查出的质量问题和隐患,要及时进行整改,并对检查中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依法进行处罚。此外,对工程质量事故及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理情况;建设、勘察、设计、施工、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泰州科技》2008年05期
泰州科技

泰州市开展知识产权联合执法检查

4月21日,泰州市知识产权局、工商局、版权局、整规办以及海陵区知识产权局、工商分局十余人对市区大型购物超市、商场进行了执法检查,重点检查了音像制品、出版物、服装、饰品等,共检查商品数百种。近年来,在泰州市知识产权局等有关部门的推动下,商家的知识产权意识明显增强,知识产权管理水平有了较大提高,基本上杜绝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淮法治》2019年11期
江淮法治

创新人大执法检查工作的思考

严格依法充分体现执法检查法律属性。要善于用法治思维开展监督工作,深入查找法律实施中有普遍共性的突出问题,不能把属于法律范畴的问题一般化、行政化,也不能把违法行为视为一般性的工作失误,执法检查全过程、各方面都应以法律为依据为准绳。执法检查组在执法检查报告的撰写上,问题要紧扣法律条文来说明,意见建议的提出也需要遵循法律的规定。动真碰硬充分发挥法律利剑监督作用。执法检查要想推动那些影响法律实施、制约工作发展、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就必须在工作方式方法上不断创新完善,通过动真碰硬,强化监督力度,树立监督权威。执法检查组宜采取“明察”“暗访”和调研相结合的方式,要注意“暗访”方式的运用。检查组可以根据事先暗访摸排的线索,不打招呼、直奔现场,对有关政府部门进行抽查。执法检查组要重视和做好座谈会的召集组织工作,座谈会除要求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参会外,还要注重邀请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淮法治》2019年11期
江淮法治

执法检查者必先学法懂法

执法检查是各级人大履行法律监督职权的一种重要手段。开展执法检查,其客体是法律实施机关,其依据是法律规定,其目的是促进有关法律、法规的正确有效实施,这一活动自始至终贯穿一个“法”字。因而,作为检查主体的人大代表只有懂法,才能在检查中对有关部门的法律执行状况作出正确的判断,提出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意见和建议。而现实状况是,各级人大代表来自于社会各个方面,他们对自己的专业知识比较熟知,但法律知识不一定宽泛,代表的执法监督素质与其所担负的监督职责仍有差距。同时,目前一些执法检查活动的组织工作也存在缺陷,如有的执法检查活动在制定方案时就没有安排代表学法的内容,有的虽然也安排了代表学法,但也只是在检查开始前匆匆读一下法律法规的相关条文。如果人大代表对法律法规一知半解,在检查中就难以正确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