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疆 河流总体水质良好草地退化趋势减缓

本报见习记者 杨涛利 乌鲁木齐报道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环保厅近日公布了《2010年新疆环境状况公报》。公报显示,全区主要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总体水质保持良好,在监测的19个城市39个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中,水质达标的占87.2%。$$    公报显示,全区城市环境空气质量与2009年相比无显著变化,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占全年的80.3%;乌鲁木齐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占72.9%,全区城市环境空气污染在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草业科学》2011年03期
草业科学

青海省玛多县草地退化现状及动态变化研究

我国是世界第二草原大国,草原面积4亿hm2[1]。近年来,由于自然因素与不合理人类活动的共同影响,草地生态系统受到严重破坏,江河湖泊日渐干涸,大片沼泽湿地消失,鼠害泛滥,草地退化、土地沙化、水土流失日益严重,自然生态环境恶化形势十分严峻。目前,草地退化在全国草地生态系统中占据着主导位置[2],已成为制约全国草地畜牧业持续发展及生态环境改善的重要因素[3]。随着3S技术的不断完善,遥感监测法已成为区域大面积草地退化研究的主要手段[4]。因此,通过建立遥感信息与地理信息的关系模型,从TM影像上获得草地退化的数量、结构和空间分布,并分析对比研究区域20世纪80年代至今草地退化动态变化状况,从而为该区草地退化的综合治理和区域可持续发展提供参考。青海省玛多县,地处三江源核心区,是黄河的发祥地,素有“千湖之县”的美誉。曾经富甲一方的玛多县,在20世纪60、70年代以水草丰美、牛羊遍野而闻名全国,在80年代初是全国三年连冠的首富县,然而到90...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经济与管理》2011年05期
经济与管理

经济学视角下西藏草地退化的成因探讨

近年来,国内很多专家、学者和相关部门致力于西藏草地退化原因的探索,一般认为其成因不外乎自然因素、人为因素和制度因素三个方面的内容。笔者结合有关草地退化研究的各种资料,从一个全新的经济学视角来分析西藏草地退化的原因。一、“公共品”特性决定的草地资源配置与使用的市场失灵公共品(public goods)是相对于私人物品而提出的概念,是指具有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的物品,一经产生全体社会成员便可以无偿共享。天然草地是一种典型的公共品,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并且不能排除他人对草地资源的消费,但如果一个人消费了,就会减少他人的使用。从经济学角度来看,草地既是一种能给个人带来直接经济利益的经济资源,又是一种可供全社会共享其生态服务功能的公共环境资源。草地作为牧区畜牧业的基础生产要素,能给生产者带来私人经济收益。在这个意义上,天然草地是具有竞争性、排他性的私人经济资源。同时,草地又具有重要的生态功能,可以为全社会提供防风固沙、蓄水保土、提供野生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畜牧与饲料科学》2010年Z1期
畜牧与饲料科学

内蒙古草地退化与治理对策

1草地退化的概念及特征草地是可更新的动态资源,能够自然恢复其生产力。草地退化是草地自然更新能力降低丧失的表现,是自然的、人为的因素长期作用的结果。就目前来说,主要的还是放牧利用过度所致。当天然草地利用不足时造成草地资源的浪费;利用适当时我们称之畜草平衡,即放牧或打草在不使草地自然更新受阻、草地生产力保持正常水平,草地未发生实质性的变化。而量的变化依靠自然更新得到恢复;当草地利用过度时则影响牧草的自然更新,致使牧草产量下降,草群结构趋于简单化,植物种类贫乏,生境条件旱化,即草地发生退化。所谓草地退化:是指在一定的自然背景下,主要由于过度放牧或不合理的经济利用造成的草群高度降低,牧草数量减少,产量下降、质量变低,生境条件变劣,生态平衡失去相对稳定的草地叫退化草地。一般来说内蒙古草地退化主要有以下特征:①草地植被种群结构简单化,草群变得低矮,种类成分发生改变。原来的一些建群种或优势种失去建群或优势作用,逐渐衰退或消失。而更适应恶劣环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地球科学进展》2007年04期
地球科学进展

藏北地区草地退化空间特征及其趋势分析

藏北(那曲)地区是我国长江、怒江、澜沧江等主要江河的发源地[1]。全地区土地面积约为44.6×104km2,占西藏自治区总面积的37.1%,其中草地总面积约为42.1×104km2,占那曲地区土地总面积的94.4%,是西藏自治区天然草地面积最大、牧业产值最高的地区之一[2]。草地畜牧业是那曲国民经济的基础,牧业产值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70%以上,牧业收入占那曲农牧民总收入的80%以上[2~4]。然而由于该地区生态环境极其脆弱,是气候变化的敏感地带,自然条件恶劣,草地破坏后其恢复难度很大。再加之长期以来,对草地资源的不合理利用,载畜量的不断增加,导致草地环境急剧恶化,草地退化严重,生产力日趋下降[5]。目前,对于造成藏北地区草地退化原因的认识尚有分歧,多数学者认为过度放牧是导致该地区草地退化的主要原因,而气候因素是引起该地区草地退化的另一个重要原因[5~7]。因此,精确监测和全面分析藏北地区草地退化的空间特征及其退化趋势,积累藏北地...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草原与草坪》2005年06期
草原与草坪

西部草地退化的原因分析与生态恢复措施探讨

我国草地总面积约4×108hm2,占国土总面积的41%。其中西部六省区(西藏、青海、新疆、甘肃、宁夏、内蒙)的草地面积约为2.7×108hm2,占全国草地总面积的70%,是我国天然草地的主体[1]。西部广阔的草地从青藏高原向北、向东沿祁连山、天山、阿尔泰山、贺兰山、阴山、大兴安岭延伸,形成了一条绿色草地植被带(草甸,草原和荒漠),在饲养牲畜、防风固沙、保持水土、净化空气、调节气候等方面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它不仅是我国草地畜牧业的物质基础,而且是我国内陆腹地的生态屏障。内蒙古高原,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植被状况的优劣,对华北平原、黄淮海平原、长江中下游平原及黄河、长江流域地下水、地表水的丰欠,以及风、旱、涝、沙尘暴、水土流失等自然灾害的发生及危害程度有极为重大的影响。然而,西部草地逐年退化、面积日益缩小、生境不断恶化、植被急剧减少。退化草地面积约为1.4×108hm2,占西部草地总面积的1/2[2]。而且,退化速度空前,每年正以66....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