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乘势扬帆 蓝海远航

2007年1月17日下午,四川西南部的“雨城”雅安沐浴着冬日少有的阳光,中航二集团川西机器厂门前道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停止了行进,排起了长长的等候队伍;道路两旁的人行道上也挤满了驻足观望的市民。四辆装载着超大型压机部件的大型全挂式液压板拖车在交警引导车的护送下缓缓驶出厂门,载着全厂职工的劳动和创新成果驶向远方,川西机器厂干部职工用智慧和辛勤的劳动迎来了新年的开门红。$$据悉,“十一五”期间,我国将继续加大基础建设、重点改造项目及高科技项目的投资,国家提出了“强化政策支持,提高重大技术装备国产化水平”的号召。可以预见,随着国民经济建设和国防工业对高温粉末合金、工程陶瓷、高强耐火材料等高新材料制品规模性投资建设力度的加大,大型冷等、热等静压机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将为大型等静压机的生产搭建一个更宽广的舞台,为川西机器厂的发展提供更为难得的历史机遇。$$一是国内继续扩大基础建设、重点技改和高技术产业投入,耐火材料、陶瓷、电瓷、石墨、钨钼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晚晴》2018年02期
晚晴

1967-1979年中国取消过年始末

温故1 9 6 7年,文革开始后的第一个春节,国务院宣布全国不放假,“革命化春节”一直持续到1979年。图为1967年春节。上海玻璃机器厂的倡议书“潘司令”,不知道有“王(洪文)司1967年伊始,18岁的青年工人章令”。作为“老造反”,潘国平文革时红仁兴所在的上海玻璃机器厂动员人们不极一时,曾任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常委。回家,就地“抓革命,促生产”。上海“工总司”成立那天,章仁兴跟玻璃机器厂总是得风气之先:第一个成厂里的人去看热闹,当场参加了造反立工人造反队、第一个夺了厂里的权。队,而且当即扔下自行车,跟着队伍爬这一切,皆因出了个潘国平。潘国平曾上火车进京讨说法,见证了炮打中共上与“四人帮”主犯王洪文共同发起成立海市委的“安亭事件”。对于春节不回了“工总司”,即上海工人革命造反乡的动员,作为造反派成员,章仁兴理总司令部。“工总司”是全国第一个工所当然积极表了态。人造反派组织,控制上海局面达10年之不久,他就被厂里管宣传和政工久,而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晴》2018年02期
《人生十六七》2017年13期
人生十六七

精湛的技艺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工人们翻身做了主人,挑起恢复发展生产的担子。其中,也涌现出很多劳动模范。沈阳第三机器厂以往加工一个塔轮需要八九个小时,而在赵国有钻研创新的工作信条下,硬是将时间缩到了50分钟。1950年9月,赵国有参加了全国工农兵劳动模范代表大会,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赵国有出身贫寒,1946年进沈阳第三机器厂做工人。解放后,沈阳工业开始复兴。赵国有和工友们听说沈阳第四机器厂加工一个塔轮只需四个小时,于是前去拜访学习。他回来后加班干,最快用6小时车出了一个塔轮,后来经研究改进,又将时间缩短到5小时。不久,同厂工友向他发起挑战,看谁能创新纪录。赵国有毫不犹豫地迎战,下班了还继续干,最后索性把铺盖卷搬到厂里。角逐之间,赵国有的干劲越来越大。后来,有一位老工人对他说:“小赵,你年轻,身强力壮,可以拼体力。我老了拼不过,咱们要凭手艺创造新纪录,才是真本事!”老工人的这番话,给赵国有很大的启发。从此,他开始转变思维,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画报》2017年08期
山东画报

历史风雨中 开启百年寻梦——走进近代民族军工发源地山东机器局旧址

泰山脚下、黄河之畔,矗立着一座具有140多年历史的现代化大型军工企业——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山东北方现代化学工业有限公司。这里曾是清代山东机器局旧址所在地。清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清政府批准在山东济南创设山东机器局。这里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以蒸汽动力进行机械化生产的军工机构,被誉为“中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先驱”“山东近代国防军工的发端”。6月21日,《山东画报》编辑、记者来到了这个百年军工老厂,探寻山东军工逐梦起点。百余年前建立的山东机器局公务堂,碾药器的硕大碾盘被人们重新安置,如同神圣的日晷,将时光回溯到了近一百五十年前山东军工开启寻梦之旅的峥嵘岁月。风雨寻梦卫我河山走进工厂的历史陈列室,在工厂党群工作处处长王勇的介绍中,一幅历史的画卷逐渐展现在我们眼前。鸦片战争中,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开了清王朝封建帝国的大门,中国社会从此陷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苦难深渊。在国家危难、民族危亡之时,近代中国的有识之士开始觉醒,积极探寻实现“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连环画报》2017年06期
连环画报

小平,您好

赴法国勤工俭学邓政委视察黑龙江富拉尔基机器厂进行全面整顿与夫人卓琳在江西参加植树活动读书爱雪在建军五十周年庆祝大会上听取上海改革开放的汇报关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兰州学刊》2012年03期
兰州学刊

抗战工业史上的奇葩——资源委员会中央机器厂研究

中央机器厂是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创办的第一个大型机械工厂,是资源委员会在机械工业领域的代表性企业。该厂筹建于1936年11月,选址于湖南湘潭下摄司,抗战爆发后,被迫西迁云南昆明。整个抗战期间,中央机器厂对大后方经济建设作出了一定贡献。文章试图对该厂的筹备、建厂、西迁作一表述,以及对其战时经营状况作一简单分析,使读者对中央机器厂和我国战时机械工业有一定了解。一、中央机器厂的筹建20世纪30年代中期以前,我国机械工业极端落后,国内机器制造厂虽遍及各地,但规模和固定资本都比较小,据有关统计,到1937年,我国有机器工厂数340家,资本仅3,688千元,工人数也只有10,205人。机器工业虽占当时总厂数的8.6%,但资本总额不足1%。[1]其技术水准仅停留在制造锅炉、纺织机器和农具等方面,至于技术较为复杂的车床、发动机和变压器等,均不能制造,必须从国外购买。但机械工业又为一切工业之母,机械工业的落后严重制约其他轻重工业的发展。九·一八事变...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