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吴宏鑫:掌控无限 研究无涯

■他青春年少时,正值前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这件事点燃了他学习航天技术,报考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的激情,并如愿以偿。从此他与航天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文化大革命”期间,他受到冲击,与著名科学家杨嘉墀关在一起。这段经历,让他从杨先生身上学到了很多,让他受益终身。$$  ■虽然在航天工程部门工作,但他的研究内容却具有不少纯理论色彩,而搞数学理论的人又认为他是搞工程应用的。这个特点让他成为一位独特的行走于理论与工程应用中间的“预研”院士。$$  2003年,中国科学院新当选了58名院士。其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有3人当选,63岁的吴宏鑫研究员名列其中。航天系统的院士,大多是火箭、卫星的设计师,令世人瞩目的航天型号让他们的名字为人熟知。相对而言,吴宏鑫院士却显得默默无闻、鲜为人知。几十年来,为了航天控制技术的发展,他埋头自适应控制和智能控制理论与应用研究,是个对理论与实际工程均有涉足的预研学者。例如他创立的“全系数自适应控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6期
艺术品鉴

吴宏山水画中的村虚表现探析

■文/吴宏,又名吴弘,字远度,号“江西外史”、“竹史”,尤擅山水。明代江西金溪人,明亡后举家搬迁,长期客居江宁(今南京)。与龚贤、樊圻、高岑、邹喆、叶欣、胡慥、谢荪合称为“金陵八家”,主要活动于顺治康熙年间。其与著名篆刻家、鉴藏家周亮工多有交往,且与周亮工于南京茅山附近的云林、白马间毗邻居住,故题款常为:“西江竹史吴宏写于云林白马三十六峰之下”。周亮工《读画录》中有对吴宏生平及画作的翔实地记载,曰:“幕外青霞自卷舒,依君只似住村虚,枯桐已碎犹为客,妙画通神独亦予”。周亮工既给予了吴宏画作相当高的评价,又点明了吴宏的生活状况。上述记载中的“虚”[1]字(“墟”的古字)有多种解释,与上述记载相关的释义有两种,一、集市、村落;二、废墟。根据对吴宏现有资料的分析研究,这两种释义在吴宏绘画作品中皆有体现。吴宏的画作之中,多有描写村落,既有桃园般的村落,又有废墟般的村屋。总结为两点:一是画家吴宏身处乱境,却心向桃园的心境的体现。二为画家吴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1期
艺术品鉴

《仿吴宏山水图》

》闫洁齐纸本水墨69横cm 13纵8...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7年07期
长江丛刊

畸形的“消费者”与社会的顿挫——读刘太白小说《尊敬的吴宏谋先生》

吴宏谋被人打了。这个以为民请命为己任、专为弱势者维权的吴宏谋先生被人给打了。打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帮忙维权的对象,这有点匪夷所思,也完全是逻辑悖论。吴宏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着怎样的价值理念?他是怎么走上替人维权这条路的?他又为什么会被打,而且是被最不应该打他的人所打?这是他的偶然还是他的宿命?这,就是刘太白中篇小说《尊敬的吴宏谋先生》所讲述的故事和由此引发的思考和追问。吴宏谋是从弱者起步的,他的家庭出身似乎注定了他的宿命。吴家祖上是地主,有“一幢带有后花园的五重进深的老宅”,土改时被人民政府分了家产。这在阶级斗争为主旋律的岁月,他家是无论如何也抬不起头来的,不仅他父亲时常挨斗,他自己也有时替他父亲挨斗或者陪斗。在那个年代,“黑五类”是一顶他们家永远无法挣脱的“紧箍咒”。所以不管“是跟在大人后面挑粪,”还是“扶着犁头歪歪斜斜地耕田”,“他老是受到大人们的责怪和斥骂。”出身不好的他,似乎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转机是在高考制度恢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术大观》2006年06期
美术大观

吴宏敏 田辉龙设计作品

~~吴宏敏 田辉龙设计作品@吴宏敏$赣南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清明》2014年04期
清明

尊敬的吴宏谋先生

吴纖肌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市里出席一个小规模的文化建设方面的会议。除了我这个襄南师院的老师是以所谓的专家名义 到场外,其他与会者大都是方方丽的头头議。传播这条消息的是我的邻座,-位拿着-份《襄it晨报》的先生。那时正当会间休息。这傾雖各難合贼见舰却别不出名字来的先生,掏出烟盒来客气地递给我一支香烟,自己也叼上一支。我们相对点燃吸了-口,那先生就说出了这个消息。 是吗?吴宏職人打了?我有些惊讶,声lh那位先生还没来得及回应我,周边所有 的身影到处飘荡。的人都把头伸过来偏向我们俩,好像有谁在身后拧住了他们的耳朵,使他们的脖项不得 若说所有的人都认识吴宏谋、熟悉吴宏不发生扭转。怎么啦,吴宏谋在哪里被人打 谋,未免夸大其词。襄南虽不算名城,但也有了?为什么?什么人干的?看来,所有人都认 百十来万人口,连市长、市委书记是谁,尚且识吴宏谋先生,所有人都和我一样关心着吴 还不能说人人知道呢。但吴宏谋在襄南又确宏谋先生。面对众人的疑问...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清明》2014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