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霍家沟,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典范(上)

霍家沟是山西省长治市郊区西北部的一个小山村,总面积不足5平方公里,全村168户,708人,耕地面积1040亩。上世纪80年代,霍家沟曾是一个“西山夹一沟,种啥也不收,一溜土窑洞,穷的出了名”的贫困村,集体经济无积累,村民就业无门路,家庭收入无保障,人心涣散。1993年霍松勤同志担任村党支部(总支)书记以来,立足村情,确立了以工兴农、以工补农,发展集体经济,实现共同富裕的发展思路,通过十多年的发展,霍家沟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06年,全村固定资产达到8亿元,工业总产值达到10亿元,上缴税金5700万元,人均纳税8万元,村民就业率100%,人均纯收入1.5万元,成为上党地区人均纳税第一村,第一个户均实有资产超百万元村,第一个山区别墅村,在长治市率先走出了一条“农村工业化、农民市民化、居住别墅化、村庄园林化、生活现代化”的路子。$$今天的霍家沟,对照新农村建设“二十字方针”(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长治日报2007-04-12
《人民论坛》2019年14期
人民论坛

农村基层民主需要法治护航

民主与法治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互为条件,不可分离。不论是民主决策,还是民主选举,都需要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因此,我们要发展农村基层民主,保证农村群众充分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就要倡导法治,将农村基层民主与法治有机结合起来,以法治保障农村基层民主的实现。以法治推动农村基层民主建设意义重大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农村人口占比明显下降,但农村人口规模依旧庞大。不加快农村法治建设就会阻碍国家的建设步伐,以法治保障农村基层民主建设意义重大。以法治推动农村基层民主建设有利于保障农村群众的民主权利。保障农村群众的民主权利,确保农村群众真正当家作主,是发展农村基层民主的重要价值指向,也是在农村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的重要目标。在农村基层民主发展过程中,通过贯彻落实法律法规,使得农村群众更加了解基层民主,才能让他们更好地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民主权利,才能更加充分地参与民主决策。同时,以法治保障农村基层民主,有助于加强农村基层自治组织的管理能力,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今日财富(中国知识产权)》2019年02期
今日财富(中国知识产权)

农村基层民主选举中的贿选问题研究

一、村两委选举出现贿选的原因(一)村民民主素质和文化水平偏低,政治参与意识不强在大部分的农村,由于村民政治文化素养低,导致政治冷漠现象发生。罗伯特·达尔将政治社会中的人分为四类:非政治阶层、政治阶层、权力寻求者和权力持有者,在现代政治社会中,大部分的人不关心政治。很多人都不重视村委会的选举,认为村委会选举只是一张选票的问题,他们没有正确认识自己的权利和义务,没有通过政治参与来影响乡村公共事务的决策和执行。(二)贿选处罚规定缺乏刚性对贿赂村委会直接选举的处罚较轻,没有威慑作用。《村委会组织法》仅将村级民主权利省级纠正机制界定为县、乡政府、人民代表大会及有关部门的公开报告、调查处理、批评教育、自愿纠正。村级民主权利不受刑法、民事诉讼法和行政复议法的保护和规范,即使情节严重,也只是“违法”而不是“犯罪”,这就滋生了贿选的“漏洞”。(三)经济利益驱使利益是人们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农村基层民主选举中贿选问题出现的原因就是候选人企图通过贿赂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党政论坛》2018年10期
党政论坛

完善农村基层民主选举的几点思考

近年来,农村基层民主选举在组织指导上越来越科学,在程序操作上越来越规范,在选举结果上也越来越符合民意。但是,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农村基层民主选举实践的不断深入,选举中出现的问题也日渐增多,尤其是近两年的镇村合并导致农村的选举情势更加复杂、派性斗争愈发严重。如果处理不当,将会进一步影响到农村的政治稳定和基层民主的发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完善农村基层民主选举,推进基层民主建设,不仅是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构建“三治合一”乡村治理体系的题中之义,也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关键环节。农村基层民主是中国民主政治的试验田,我们要在民主进程中不断总结经验教训,进一步推进农村基层民主选举的完善与创新,促进基层民主政治的深入发展。一、教育引导群众正确行使民主权利1.加大宣传教育力度,提高村民的文化水平和民主素质列宁指出,“文盲是站在政治之外的。”现行各种制...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福建农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福建农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农村基层民主选举背景下“两委”关系问题研究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乡村是我们党执政大厦的地基,乡村干部是这个地基中的钢筋”[1]。村民自治的实行,是改善乡村传统治理模式的重要举措。村党支部与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两委”)是农村基层民主能否顺利实现的保障。选谁、如何选,便成了“两委”关系能否和谐的前提。村党支部与村委会两个权力主体的二元权力结构在农村有限的资源、权力、利益的分配上出现矛盾冲突,将对农村基层民主选举中的“两委”关系产生消极作用,制约农村基层民主的有序化推进,影响农村基层自治组织的正常运转。为夯实我党执政的基层环节,筑牢党的执政根基,探讨影响“两委”关系的原因与对策十分必要。一、农村民主选举与农村“两委”概况村民自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治制度中的一项重要内容,村党支部与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治中的重要组织。村民切身利益和意见的直接表达能否得到可靠保证,农村民主选举是其中的关键环节。(一)农村民主选举概况农村民主选举,即居住地在农村的、具备选民资格的村民,通过法律赋予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甘肃农业》2017年01期
甘肃农业

提高农民政治素质对发展农村基层民主的意义

农民是我国社会的主体,这决定农民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农村基层民主是我国民主政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我国农民的整体素质与农村基层民主发展之间不相适应。提高农民政治素质是促进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发展的重要途径和重要内容。一、农民政治素质偏低是制约我国农村基层民主发展(一)农民政治素质总体上是偏低的由于经济文化等发展程度低等原因,我国农村的民主政治建设相对薄弱,农民的民主意识和法制观念不强,对社会政治生活的参与度低,是制约我国民主发展和农村现代化的重要因素。列宁曾深刻地指出:“文盲是处在政治之外的”[1],当然现在的文盲已不再是传统型性的而主要表现为“功能性文盲”如科盲、法盲、网络忙等。从总体来看,我国农民能够有效的参与政治的程度和范围不大,能够自觉、有序地地参与重要政治性活动和事务的极少。农民参加的政治活动主要是在村范围内以维护村民的物质经济利益为主,一般性的参与政治活动或民主本身远未成为农民自觉的主要目标。(二)农民政治素质发展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