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告别2009 期待送走“被时代”

2009年已经过去,回望2009,不由想起告别2008年的时候,那个叫做“不折腾”的流行语。曾经有太多关于“不折腾”的解读,不过,我一直坚信最朴素的判断,那就是如果权力做到不折腾,每一个普通公民就一定不会有“被折腾”的苦楚。$$    2009年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被时代”,就连“被”字也成为公认的年度汉字。一个“被”字,一句“被时代”,其实就道尽了民生权利无奈,折射出太多人内心充斥着“被折腾”的疲惫与伤痛。“生在今世,便已足尝悲欢”,我曾用茨维塔耶娃这句诗概括2008年人们的命运遭际。那一年,诸如冰雪灾害、汶川地震、奥运盛会之类的情境,演绎过太多的大悲大喜大爱大恨。原本以为,“不折腾”会成为一盏明灯,让未来生活能多一份明亮与温暖,权力能多一些品质与责任。$$    遗憾的是,2009年仍有太多悲情的公共事件,增加了公民权利“被折腾”的痛楚——“躲猫猫”、“欺实码”、“钓鱼执法”、“邓玉娇事件”、“罗彩霞事件”、“灵宝诽谤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潮州日报2010-01-03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年04期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被”字新用法探究

从2008年年初一个“囧”字横行各大论坛、社交网络开始,网络词汇层出不穷。最近,又有一个单字在网络上出足了风头———“被”。“被”作为用在句子中表示主语是动作的承受者的介词,在汉语中的使用频率非常高。然而这次,“被”字却以不同于传统的新面孔出现在大众面前。一、“被”字的传统用法(1)我被评为三好学生了。(2)小王被打了。(3)树叶被风吹跑了。这三例代表了“被”字的两种传统用法,即:用在谓语动词前面引出施事或单用“被”字;直接附于动词前,表示被动。[1]二、“被”字的新用法“被”字在古代汉语中一般用于表示不幸或者不愉快的事情;到五四以后,汉语受西洋语法的影响,被动式的使用范围扩大了,不一定限于不幸或者不愉快的事情;[2]而今,“被”字又发展出了新的用法。这种新兴的“被×”结构与一般的“被”字被动句不同的是:一般的“被”字被动句中的主语可以处于自愿状态、非自愿状态或中性的无自愿与否的状态,如上文的例(1)(2)(3),谓语动词是及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10年07期
语文学刊

《醒世姻缘传》“被”字结构研究

《醒世姻缘传》[1](以下简称为《醒》)成书于明末清初,是研究近代汉语后期语言的重要语料,其语言句式较有特色。对该书中“被”字结构加以研究,不但对于研究“被”的源流演变历史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于研究作者的语言风格也有很大帮助。本文重点研究《醒》中的“被”字结构即它们不能独立成句,只充当句子的一个成分。陆俭明曾指出:“按语言结构的层次性来分析句法结构,这是句法分析必须坚持的原则。”[2]57“被”字结构一般在句中作谓语形成通常所谓的“被”字句,而其不作谓语的情况常被人们忽略,据统计,《醒》中共有“被”字结构108例,为清晰认识《醒》中“被”字结构的特色,我们对该书中不作句子主要谓语的“被”字结构作了定量统计分析。一、“被”字结构的句法功能《醒》中的“被”字结构除了主要作谓语形成“被”字句外,还可以作宾语、定语、状语、补语、主语等句法成分,有108例。(一)作宾语该类型出现在“被”字结构形成被字小句后,被字小句又处于被包含状态,它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13年20期
语文学刊

新型“被”字结构的隐喻认知

一、引言自2008年以来,一大批引人注目的消极社会现象衍生了“被自杀”、“被就业”、“被自愿”、“被捐款”等新型的“被”字结构。这组“被”字开头的新词迅速在网络上流行起来。这种搭配虽然不合常规,但是简单明了,便于记忆,引起了媒体和大众的广泛关注,同时也引起了社会学家和语言学家的研究兴趣。陈文博(2010)从概念整合角度对“被XX”产生的认知机制进行研究。申屠春春以构式语法和概念转喻理论为基础,对当下流行语“被XX”的语义特征与构式特点进行分析。李卫荣(2011)从认知角度分析“被XX”中的黑色幽默,认为这类结构从本质上说明了一种无奈和讽刺意味的语用表达。申智奇(2011)从认知语用角度探讨了新型“被”字结构的特点,认为是理想化认知模式下“被”字结构原型的偏离,等等。本文将在上述研究的基础上,着重从隐喻方面解读“被XX”结构。二、认知隐喻和语法隐喻隐喻是从一个概念域或认知域向另一个概念域或认知域的映射,即从始发域向目标域的映射。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现代语文》2003年19期
现代语文

与“被”字有关的语病

“被”是个兼类词,一般兼“动、介、名”三类。但用得最多的是介词,其作用是在被动句中引出动作行为的施事:如“那只狗被王二蛋打死了”。别看它的用法简单,稍有不慎,还就出问题。不信请看下面几例。①他的一件书法作品被一个香港人办的全球华人书画展入选了,小香给他带来的信件里,有一件就是入选通知和参展证。(王新军《民教小香》,原载《小说界》2001年第3期,转引自《中篇小说选刊》2001年第4期)———按,这里的“被……入选”十分别扭,问题在哪儿呢?原来,”入选”是“中选”之意,其施事应当是“被选者”,而不可能是“选择者”。因此,第一个逗号前的句子有两种改法:(一)他的一件书法作品被一个香港人办的全球华人书画展选中了,……(二)他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17年03期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新“被”字结构之功能视角研究

1.引言近几年,网络媒体上经常出现“被自杀”、“被精神病”、“被幸福”等新型“被”字结构,“被”字之后不但可以跟及物动词,还可以跟不及物动词、名词、形容词等等。关于这种新型“被”字结构,学者们主要从认知语言学的不同角度进行了分析。比如,不及物动词在“被”字构式的压制下,从不及物转化为及物(如王寅2011);新“被”字结构嫁接了原被字句的构式义,增加了批判义(如池昌海、周晓君2012);新“被”字结构“被”将不受外力影响的自主性行为表达为受影响而产生的状态,形成一种在原“被”字构式上的“构式偏离”(如申智奇2011);“被”字结构是仿造传统“被”字句而复制的,表达被要求、被强迫等意义(如郑庆君2010);“被”的语义特征和后面的词语所包含的信息进入一个共同的心理认知空间,通过一系列的组合和推理形成一个复合概念,表达遭受、被强迫等语义(如陈文博2010)。新“被”字结构看似是基于传统“被”字句之上的一种原形嫁接、借壳上市,但一个构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