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生态用地比建设用地多一倍

本报讯(记者车莉 瞿凌云)我市已编制《武汉都市发展区(“1+6”)生态框架实施规划》,以划定主城和新城组群生态隔离带,界定城市增长边界,防止城市无序蔓延。昨日,市政府召开生态框架规划工作会议,市长唐良智听取专题汇报。$$   此规划将我市市域范围划分为主城区、新城组群地区、农业生态区三个圈层。其中,主城区与新城组群地区共同构成都市发展区,总用地面积为3261平方公里,是未来武汉城市功能的主要集聚区和城市空间的重点拓展区。外围农业生态区强调都市农业发展。$$   根据规划,都市发展区要总体形成“以主城为核,六轴六楔”的开放式空间结构,其中,主城区以三环线以内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长江日报2011-05-19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9年05期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

城市滨江地区生态用地演变及驱动因素分析——以长江南京段为例

生态用地对维持区域生态系统健康与安全,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1,2]。近年来,随着生态环境问题日益突出,我国在自然资源管理中对生态用地的保护愈加重视,颁布诸多政策条例[3~6]均明确指出“要严格保护各类重要生态用地”。学界关于生态用地的研究也显著增加,多集中于生态用地的内涵[7,8]、分类[9,10]、时空演变[11~13]、生态系统服务[14,15]和安全格局构建[16~18]等,研究尺度主要基于城市或城市群。随着研究的深入,增强中微尺度空间范围的典型生态用地变化过程研究,对深入探析生态用地的演变规律具有重要意义[19]。在生态用地演变的驱动机制研究方面,定量研究少于定性分析,采用回归模型研究人口、经济、社会、自然等因子的定量作用较多[19,20],而对政策等因素的量化研究有所欠缺,仅有少量学者通过比较土地利用变化过程与政府规划的空间重合性,分析规划对土地利用的调控效果[21,22]。因此,基于地块尺度,将政策规划量化到空间可...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2017年06期
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

城市生态用地差别化管理的探索与实践

蓝天白云、青山秀水是我们对生态环境的期盼和美好生活的向往,党的十八大报告顺应时代的要求和人民群众的迫切愿望,将生态文明建设正式列入总部署中,确立了“五位一体”的总布局,生态文明制度建设进入快轨道。2014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单独成章,强调生态保护制度,要求把生态文明理念全面融入城镇化进程。时隔一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提出“协同推进新型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和绿色化”,其中首次提出“绿色化”,赋予了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内涵。生态文明建设既需要有制度保障,又需要有坚实的空间基础。对于全国7.3亿城镇人口来说,足够的城市生态用地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空间支撑是必要的,也是必需的。然而,受现行土地管理制度的影响,城市生态用地处于被蚕食、难落地的困境,创新城市生态用地管理思路,探索城市生态用地实行差别化管理的途径,乃是促进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济地理》2017年12期
经济地理

基于地理探测器的天津市生态用地格局演变

生态用地是维持区域生态系统健康与安全的重要载体,为人类生存提供必需的生态服务空间[1-3]。城市生态用地与非生态用地供需存在空间结构的博弈[4],长期以来,具有生态系统服务价值的生态空间单元得不到切实可行的保护,生态环境问题随之而来。21世纪以来,城镇化、工业化与资源开发导致的流域生态破坏、城镇人居环境恶化、自然海岸线丧失等问题加剧,极大地改变了生态用地的时空分布格局,破坏了自然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加剧了区域生态系统脆弱性,进而威胁区域生态平衡和城市可持续发展[5-9],因此,生态用地成为城市发展过程中社会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矛盾的焦点。生态用地一词首先由我国学者董雅文提出,近些年来,众多学者着眼于生态用地的分类,也有学者基于景观安全格局定量识别区域生态用地,继而保护和管理生态用地。周锐等基于安全格局,通过构建“生态廊道”识别平顶山新区生态用地[10]。此外,岳健等认为生态用地是区域土地中的主导功能,是为提供生态系统服务的土地利...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自然科学学报》2017年05期
哈尔滨师范大学自然科学学报

生态用地与人口的耦合研究——以双鸭山市为例

0引言生态用地与人口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关系.生态用地具有净化空气和保持水土的作用,可以促使经济和人口的可持续发展,并逐渐成为国内外研究的主要议题.经济的发展也为生态用地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促使林地、草地、水域及湿地的产生,并进一步促进生态用地的合理优化.生态用地与人口的关系也是国内外的热点之一.国外学者主要研究生态用地的环境影响和生态用地的战略环境评价,在这些方面研究的比较深入.然而国外学者对于生态用地的自身质量和生态用地的演变评价研究的还不够深入,但是生态用地影响评价和生态用地的战略环境评价的研究在对生态用地自身研究的某些方面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在西方国家,对于生态用地的评价并没有规范的体系,他们大多是从某一个角度去评价生态用地.以上研究均是从生态用地的某一个方面进行研究,但对于生态用地与人口的研究还欠缺.该文主要基于双鸭山市的生态用地与人口的数据利用耦合模型的方法对生态用地与人口的关系进行分析,期望对二者的协调发展提供建议.1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土地科学》2018年02期
中国土地科学

中国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用地时空格局变化研究

1引言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National Key EcologicalFunction Region,NKEFR)是指《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划定的生态系统脆弱或生态功能重要、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低的区域[1],这些区域承担水源涵养、水土保持、防风固沙和生物多样性维护等重要生态功能,关系全国或较大范围区域的生态安全[2-3]。在这类区域内“严禁改变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用地用途”,“对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范围内各类开发活动进行严格管制,使人类活动占用的空间控制在目前水平并逐步缩小,以腾出更多的空间用于维系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而林地、草地、水域等生态用地作为提供涵养水源、保护土壤、防风固沙、调节气候、净化环境等生态服务功能的主体,能够直接反映区域生态产品生产能力和国土生态环境质量[3-4],因此是重点生态功能区的核心保护区域,生态用地面积和质量变化情况也是这类区域内生态环境保护力度的最直接体现。而从中国过去的普遍情况看,在保障国家粮食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