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景德镇开创陶瓷产业发展新格局

瓷都景德镇,是座有着千年历史、传统文化积淀浓厚的城市,而景德镇陶瓷是我国民族工业和文化的结晶,其工艺水平在世界享有盛名。当代瓷都人,利用现代科学技术,站在了新的起点上。做大做强景德镇陶瓷产业、巩固和发展千年瓷都地位、传承和提升民族陶瓷文化,经过近5年的高标准建设,景德镇逐渐形成了陶瓷产业、研发、教育和交流4个基地。$$产业基地:吸引投资的热土$$2007年,佛山金意陶陶瓷有限公司投资8亿元人民币的高档墙地砖项目、乐华陶瓷有限公司投资16亿元的墙地砖项目和高档卫生洁具等3个重点项目签约落户到浮梁县三龙乡;佛山欧瑞特投资8亿元建设12条墙地砖生产线的项目签约落户陶瓷工业园区桃源里;中外合资鸿强陶瓷有限公司投资1亿元的墙地砖及琉璃瓦项目落户陶瓷工业园区。这些建陶项目的落户标志着景德镇市建筑陶瓷招商引资工作取得了重大突破。同时,广东客商投资的和川粉体项目、港资景德镇戴娜丝缇陶瓷项目也落户陶瓷工业园区。2003年以来,先后有近百家陶瓷企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百花洲》2013年05期
百花洲

景德镇时间(外一篇)

去景德镇的路是对往事一页又一页的温习,它盛起过我们的口味,湿润过我们干渴的喉咙,如同喜庆的日子里朴素家庭的厚礼,景德镇渐渐从平常中隐身而去,它极力想登上的是一座叫大雅的殿堂。两个小时,我就可以从南昌的居所楼下直抵景德镇的某个窑前论胚说瓷。景德镇让我始终挥抹不去的还有那个传说。一种名贵瓷因火焰烧不上去,屡屡失败,一位窑工的女儿纵身跃人火中,终于烧制成功,人们把这种出现于明朝宣德年间的瓷器取名:祭红。我们不去考究故事的真实性,只是一段悲壮的传说让景德镇的瓷有了血液、眼泪和生命的力量。其实这也是艺术的代价。遥远的东方不可思议的制造使世界评然心动。植物中的茶清洗他们油腻的肠胃,叫蚕的昆虫吐出丝绸让凡体裹出了高贵,天然的高岭土和火结合成瓷领着他们进人东方民族奇妙的精神空间,在外界人的意识里,其中深藏神秘的独到技术。都在羡慕c“hina”,放大了是人文厚重的泱泱大国,缩小了是把玩在掌心的瓷制器皿。景德镇是中国再普通不过的弹丸小城,没有秀丽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西教育》2011年Z2期
江西教育

江西省高校第一个“青马”社在景德镇高专成立

江西省高校第一个青年马克思主义学社在景德镇高专成立。景德镇高专青马社的成立是响应团中央提出的“青年马克思主义者培养工程”建设的一个具体举措。它将致力于宣传和实践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学习和运用,采取读原著、听导读、搞调查、写报告、开沙龙、办简报等学习方式,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陶瓷学报》2016年06期
陶瓷学报

历史的必然:明代陶瓷御器厂在景德镇的设置

明代初期,皇家陶瓷御窑不止景德镇一处,“根据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在明代为宫廷烧造瓷器的窑厂至少有饶州景德镇窑、处州龙泉窑、彭城磁州窑、钧州钧台窑、真定曲阳窑五处。”[1]但是景德镇依靠自身得天独厚的条件,同时顺应了社会发展的潮流,最终在明代中叶彻底地奠定了唯一御窑的身份。景德镇制陶,相传开始于汉代,《江西通志》载“新平冶陶,始于汉世”。唐代的景德镇,已经出现了很多名窑,“因为在唐代景德镇的名窑辈出,当时政府才有陶政之设”[2],陶政的设置说明政府有税收,同时因为有进御,于是昌南镇开始扬名天下。至宋代,因为“所产瓷器,质薄而色润,真宗命进御之瓷,底书‘景德年制’四字,其器光致茂美。当时崇尚,著行国中,于是天下咸称景德镇瓷器,而昌南之名遂微”[3],元代,更在景德镇设置瓷局,景德镇从此名声鹊起。明代景德镇已经从农村手工业经济发展过渡到城市经济,跻身于全国著名的都会之列,成为手工业城市。这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中是一个重要的节点,景德镇在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景德镇陶瓷》2017年01期
景德镇陶瓷

陶瓷对于景德镇的影响和意义

闻名中外的景德镇以瓷器行业支撑城市千年的发展。瓷器与景德镇相伴相行,如同灵魂和生命一般,使景德镇亦无愧于“瓷都”的称号。下文将详细阐述陶瓷对景德镇的影响和意义。一、陶瓷带来了景德镇名气地位的提升唐宋以前,景德镇还只是江南的一个小镇,名不见经传。虽然有“新平冶陶,始于汉世”的记载,但也只是众多以生产瓷器为主的地方之一。在唐代时有景德镇出产的瓷器传到京城,史书记载:“武德四年,有民陶玉者,载瓷入关中,称为假玉器,献于朝庭。”此时的名号上传至京城,吸引了一部分宫廷官员的注意力,景德镇的制瓷技术初露锋芒。到了宋代,由于手工业的发达,景德镇制瓷技术进一步提升,烧造的青白瓷闻名于世,名气也渐渐超过北宋五大名窑后来居上。真宗皇帝更以“景德”年号赐名,从此景德镇成为重要的瓷器产地。景德镇东郊高岭村的优质瓷土更是被人们熟知并在世界范围内命名为“高岭土”。南宋时经济重心南移以后,制瓷技术在这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而到了元朝时期,统治者的半军事化管理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艺术与设计(理论)》2017年08期
艺术与设计(理论)

传统陶瓷产区“区域性再生”新势头的启示——以景德镇老厂地区为例

景德镇作为我国以制作和销售瓷器而著名的城市,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完善的产业模式,自宋元起即为中国与世界其他地区互联互通的重要节点,推动了中国与世界的贸易交流,具有极强的代表性。时至今日,我国传统陶瓷业在机械化大生产带来的冲击和自身模式的禁锢下逐渐没落,以景德镇为典型代表的传统陶瓷产区首当其冲。更有甚者,越来越多的传统陶瓷业产区逐渐消亡殆尽,退出历史舞台。传统陶瓷业产区在新形势下如何作出积极的应对?如何打破自身模式的束缚?笔者以景德镇老厂地区为例,尝试捕捉和总结其“区域性再生”的原因、特点及前景,解析其发展新势头对我国众多的传统陶瓷业产地,传统陶瓷产业乃至传统陶瓷文化如何在新变革中找寻出路提供一些借鉴和思考。一、老厂地区的概况老厂是景德镇著名的地段,这里散布着诸多手工艺作坊,曾经是主要陶瓷产地之一。在政府还未对此地进行规范管理和科学规划之前,这里曾遍布作坊、“小高炉”、土窑等,基本上每家每户都从事陶瓷制作和销售的相关行业。彼时,老厂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