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市化:大块头不如大智慧

城市化是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必然选择。近年来,它却成为一个颇为热闹的施政舞台。一些地方不考虑实际情况,一窝蜂地进行圈农田、转户口的造城运动,对许多尚很脆弱的城市而言,不但毫无益处,反而可能造成致命的内伤。$$首先,可能会对地方政府产生误导,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由于城市化已被看作政绩指标之一,目前已经出现地方政府追求城市化的攀比现象,为了城市化而城市化,而不是根据国家和当地的经济发展的实际来推进城市化。$$其次,居民身份与生活质量无关,“逆城市化”现象不容忽视。按照目前我国城市化发展速度,每年有2000万乡村人口变成城镇人口。而实际上,城市每年新增就业岗位只有850万左右,城市本身还有4%左右的失业劳动力。不实用的居民身份,换来生活质量的下降,可能导致人口向农村回流的“逆城市化”现象。而“逆城市化”后如何进行资源的重新分配,我们尚缺乏妥善的解决措施。$$第三,用城市规模来决定一个城市要不要发展,会导致错误的“规模政策”。城市不在于...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军事交通学院学报》2013年12期
军事交通学院学报

“逆城市化”现象探析

近年来,我国一些地区出现了“逃离北上广”当城市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其功能结构和空间“非转农”“城转农”等城市人口向农村或者远郊转结构就需要进行优化与再布局,城市的各种功能移的奇特现象。于是,有人以此为依据,认为我国巳(如政治中心、经济中心、文化中心以及居住、休闲、经进人“逆城市化”阶段;也有人把我国个别地区出娱乐等功能)就要向有条件的中小城镇及乡村分现的城市人口逆流现象与理论上的“逆城市化”对解。而这一功能分解过程就是“逆城市化”。比后发现,我国的城市化水平离真正意义上的“逆1.1"逆城市化"概念的提出城市化”还有一段距离。如何客观认识我国城市化 “逆城市化”最早是英国人霍华德提出的。在其发展的现状,科学判断我国城市化的发展水平,对1902年出版的专著《明天的田园城市》中,霍华德竭尽于加速我国城市化进程,促进城市化良性发展,具全力想创建一个人类理想的田园城市,在不影响英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国社会既得利益集团的情况下,创建一个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多重视角下的“逆城市化”概念

一、“逆城市化”:“被混乱使用”的概念中国学者 20世纪80 年代末开始关注“逆城市化”问题,主要是介绍西方“逆城市化”现象和理论,以期对中国城市化进程起到借鉴和警示作用;[1](P57~62)直到2003 年,“民工荒”“逃离北上广”“非转农”陆续出现,中国自身的“逆城市化”现象才开始引起学界关注。[2]近几年,在乡村振兴背景下,逆城市化研究不断升温,渐成学界新热点。但是,不少学者开始反思中国学界对“逆城市化”概念的理解、界定和运用,提出了大量批评意见。陈伯君[3]、蔡瑞林、陈万明、王全领等[4]发现中国学界对“逆城市化”的基本认识仍停留在“对现象的陈述和评议上”,没有对其内涵及外延予以深入研讨。段学慧也认为,中国学界对“逆城市化”概念的论证过于简单,只是观点表达,缺乏系统、深入的理论论证。[2]所以,“逆城市化”概念在中国出现“混淆与名实之间的任意性”“能指与所指发生了变化”;[5]虽然“逆城市化”已经成为一个被广泛使用的概...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09年05期
财经政法资讯

“逆城市化”助推村镇发展

村镇发展的基本思路:一是对接中心城市,接应“逆城市化”潮流;二是强化特有的天然优势、历史优势,创造新优势,为吸留“逆城市化”潮流创造条件。“逆城市化”潮流流到哪里,哪里的村镇发展就加快。2005年,中国城市化率达到43%的水平,总体上进入“城市化”后期,“逆城市化”趋势明显增大。尤其是国家把“城镇化”纳入“十一五”发展规划,把“新农村建设”确定为事关全局发展的一项重大历史任务,这意味着城市建设要加速,村镇建设也要加速。“城市化”水平低的地方,重点仍然是强化中心城市的聚集效应;“城市化”水平高的地方,则应该关注“逆城市化”现象和趋势,利用“逆城市化”的能量发展村镇。1.“逆城市化”趋势是促使村镇跨越式发展的巨大力量。在城市化水平高的地方,村镇自身的力量并非是促使村城镇跨越式发展的主导力量,发挥主导作用的是中心城市的一些功能分解、产业转移和人口的分流。城市化水平越高,“逆城市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07年02期
南方论丛

“逆城市化”趋势下中国村镇发展的机遇——兼论城市化的可持续发展

在中国,“逆城市化”问题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受到理论界关注,一度成为理论热点。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90年代中国出现“大城市化”高潮,随之而来“大城市病”[1]也刺目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主张“逆城市化”的声音骤起。由于中国的“城市化”水平(2005年,城市化率43%)还远远低于发达国家(2005年,城市化率75%),“城市化”依然是各地发展的基本主题,主张“城市化”的声音很快就压过“逆城市化”的声音。[2]两种主张此起彼伏,各执一词,分歧的原因主要是对“逆城市化”的基本认识仍停留在对现象的陈述和评议上,没有对“逆城市化”的内涵及外延予以深入的研讨。一、“逆城市化”:问题、理论与实践“城市化”既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牵动全局的、最基本的经济增长方式,也是这个国家、这个地区影响经济与社会、城市与农村是否健康发展的关节点。中国这些年经济社会发展很快,经验之一就是“大城市化”。通过“大城市化”,迅速形成强大的聚集效应,迅速提升这个区域的综...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科技经济导刊》2019年03期
科技经济导刊

城市化进程中的逆城市化现象分析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社会生产力及产业结构的不断调整,以农业为主的传统社会向以工业、服务业为主的非农业社会的转变,这个过程就叫做城市化,又称为城镇化。城市化的标志有两点,一是人口的迁移,主要是从农村的农业人口向城市的非农业人口迁移过程,这一过程,体现了城市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向农村的扩展。二是由农业为主的社会向以工业、服务业为主的社会过渡,产业结构上进行的调整。逆城市化从字面不难看出,它就是指人口从大城市或大都市向非城市和小城镇迁移的过程。逆城市化并不是城市人口的农村化。逆城市化又叫反城市化,形成逆城市化的主要原因就是由于城市中心人口过密,城市的发展迫使环境的大量污染等,使居民对郊区、小城镇纯天然生活环境的倾向。下面对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逆城市化现象加以分析。1 中国城市化发展阶段中国城市化的开端:我国城市化开端的显著特点是:一是城市化发展速度的极不平衡性。例如我国的东南沿海城市,城市化进程发展就比较快,而我国中西部地区城市化发展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