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术无能不是企业无为的借口

$F内容摘要$E$T关于竞争力的含义和性质研究,起始于上个世纪的50年代,但长期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导致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在现实操作中很难界定并把握竞争力或核心竞争能力的含义。$$在经过20年的发展与成长之后,我国企业已经不能再通过简单地把握机会来经营业务,并获得竞争优势,它们必须要注意培养独特的资源和能力,在企业内外部培养和整合那些有价值的、稀缺的、模仿成本高的资源,然后通过独特的组织和运行规则激发这些资源内部所蕴涵的潜能,来获得持续竞争力。$$在作者跟踪研究的一些企业里面,比较成功的组织形式还是事业部制,并且事业部的规模还不能太大,矩阵式的组织不是因为利益冲突、就是因为协调效率过低而无法在企业有效存在。在个别企业里面,一项有益的做法甚至无法在企业内部首先得到有效的传播,而首先被竞争对手学习。$E$$在一批中国企业逐渐做大做强的过程中,如何保持企业的持续竞争力,如何让中国的大型企业尽快成为在国际市场上有影响力的企业,是引人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7年01期
青春岁月

论民主的内在价值

一、应然民主的现实意义卢梭宣称着“人是生而自由的”,也感慨着人“无往不在枷锁中”。绝对的自由本不存在,而最大限度保障自由的就是民主。对于不同时空条件下的国家和人民来说,“民主”可能意味着不同的事物,各式各样围绕民主的基本问题所形成的民主理念也不尽相同,但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民主对人类社会而言意义重大!1、民主让人平等地获得政治上的公民身份西方历史上最早对公民进行定义的是亚里士多德,他在《政治学》中指出,凡有权参加仪式和审判职能的人,我们就可说他是那一城邦的公民。按照这一界定,即无政治参与则非公民,显而易见,无论是经济层面还是文化层面,人人都不证自明地拥有自主地进入和退出权,这两大领域都包含了在个人的私人事务中,而唯独政治与生俱来的排他属性,决定了权利只能由一个国家中的少部分人来代替绝对多数来最终执行,因此,为了避免那大多数人被排斥在国家治理和社会管理的边界之外,为了避免政治狂人大张旗鼓的专制或独裁,为了实践人人生而平等的人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乡村发现》2011年01期
中国乡村发现

别让“村民自治”变得可操控

我是一名“村民自治”的践行者,一次次的挫折与失败使我深刻体悟到,实现真正的“村民自治”的突破口,或许就在于改变以往村民代表的推选方式。现实操作中推选村民代表的方式有两种,这两种方式都存在一定的问题。第一种推选方式是在一个小组内由村民推选出若干名村民代表。这种推选方式不但极易被别有用心者操控,而且选出的村民代表,都不可能代表全组村民。第二种推选方式是在主持者划分的区域内推选一名村民代表。这种推选方式也很容易被操控,而且这种硬性划分选区的方式本身就很不民主,又存在着“拉郎配”的问题,这样选出来的村民代表可能处于对立的双方中,自己都无所适从,又如何有动力去有效行使好村民代表的职权?笔者认为,推选村民代表最民主的方式是由小组内的村民自由组合进行推选,自由组合的农户可在5—15户之间。现在农村中大量的农民外出打工,而且很多是举家外出,如果以现行的两种方式推选村民代表,他们的权利和利益都无法得到保障;如果自由组合推选村民代表,这些外出打工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杂文月刊(文摘版)》2014年03期
杂文月刊(文摘版)

“唯GDP”与“吃子孙饭”

我国早已驶人经济建设的快车道,它的快速发展给国家带来了繁荣,也给民众带来了福祉,这是一个毋腐置疑、不可争辩的事实。经济建设迅猛发展,其显性标志便是GDP的连年提升,因此,地区的考最和官员的考核全然以GDP为准:哪个地区GDP上升得快,哪个地区就光耀,哪个地区的长官就荣升,于是乎,gdp业已成为某拽地区官员热衷于追求的“雜馍”,以此为尊,唯此为大。近年来,关于“考核要不要唯GD丨广一前讨论,侃在现实操作时还是以GDP为标准。何以故?一是其可以因地区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而官员直接升迁,二是便于操作,见效快,不像教育、环保,“下种收割周期长”,GDP则不然,拉来一个丨00亿元的项目,效果立竿见影。由此,某些官员内心的GDP情结真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只不过是由原先的“香馍馍”变成了现今的“臭豆腐”——闻闻臭吃吃香。 2013年年底,中共中央组织部授权新华社发布《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我党首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金融教学与研究》1980年10期
金融教学与研究

论当前中国经济实施资本运营的现实操作性

论当前中国经济实施资本运营的现实操作性*阎江(陕西财经学院西安710061)当前无论从进一步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紧迫性,还是从国家政策的方向性,都要求大力推进我国的资本运营的实施,改变国有企业的生存方式,加紧发展国有资产产权交易市场,通过企业产权外部交易型战略的运用,实施企业的兼并、收购和重组,盘活国有资产存量,优化配置国有资产增量,形成国有企业“内有动力,外有压力”的生存环境。我国理论界的许多同志也认为:为了我国经济改革进程的深入推进,存量资本的高效率运营,目前应立即着手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在此,我们认为:当前中国的渐进式改革进程中,资本市场的进一步培育和发展也应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为确保我国经济市场化进程中的非通货膨胀型的金融均衡能顺利实现,商品市场和资本市场市场化的相对速度,以及干预主义政策和内外贸易计划控制退出舞台的速度,都要受到一定的限制。进而,在经济由计划模式向市场模式过渡的过程中,依照麦金农的观点: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重庆社会科学》2016年12期
重庆社会科学

贫困退出机制的现实操作:冀黔甘三省实践与启示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扶贫研究中心北京100875Zhang Qi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提出要“设定时间表,实现有序退出”,实行严格评估,按照摘帽标准验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要抓紧制定严格、规范、透明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退出标准、程序、核查办法。构建贫困退出机制,对于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十三五”脱贫目标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一、贫困退出机制的理论阐释在具体研究退出机制之前,首先对涉及的核心概念进行界定,主要包括精准扶贫、退出与退出机制等。(一)精准扶贫的界定根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创新机制扎实推进农村扶贫开发工作的意见》,精准扶贫可以概括为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管理和精准考核。2015年6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召开部分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上首次提出“六个精准”,即“对象要精准、项目安排要精准、资金使用要精准、...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