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就地城镇化有利于加快提高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总体安排和要求,其中就明确提出了“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加快提高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将是我国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发展方向转向“以人为本”的重要标志。$$提高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是我国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要标准$$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预测,2020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45%左右。按照常住人口计算,我国城镇化率现在已经接近55%,城镇常住人口达到7.5亿,这其中包括2.5亿的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外来常住人口,他们在城镇还不能平等享受教育、就业服务、社会保障、医疗、保障性住房等方面的公共服务,带来一系列的经济社会问题。$$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明确了我国新型城镇化健康发展的重要衡量标准。健全财政转移支付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机制,为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提供了更多的财力保障。$$提高户籍城镇化率,体现了新型城镇化“以人为本”的本质特征。新型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木工机床》2019年02期
木工机床

金融支持福州新区人口城镇化的实证研究

The empirical study of financial support of Fuzhou district population urbanization张彬(福州职业技术学院,福建福州350108)2015年,福州新区由国务院正式批复设立,作为实施国家区域发展总体战略的重要载体,福州新区的发展建设包括城镇化建设成为学者们研究的对象。面对这样一个契机,如何通过金融的发展支持福州新区人口城镇化建设已经成为迫切需要研究的问题。1有关金融对人口城镇化影响的文献综述国际上有关城镇化、金融深化方面的研究始终伴随着农村的城镇化发展史,在西方发达国家完成农村及农业现代化后,城镇化与农村金融深化也相应地逐步建立起来了,健全的城镇化与农村金融深化又不断地反过来支持农村的经济发展,基本与城市发展达到了一致水平。著名学者戈德·史密斯在1969年出版著作《金融结构与金融发展》,其中的研究开创了研究金融结构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先河,将金融工具的概...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当代贵州》2019年18期
当代贵州

数说贵州城镇化

【新变化】385.83万人自国家实施“三个1亿人”城镇化行动计划以来,贵州5年新增城镇人口385.83万人,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进程加快。2013年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与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差值缩小到16.4个百分点,2018年这一差值降到8.3个百分点左右。15个建制市123贵州建制市增加到1 5个,城市人均道路面全省小城镇在基础设建成了427个小城镇积、供水普及率、燃气普施民生项目、产业发展、生活污水处理设施、429及率、生活污水处理率、项目建设等方面得到发个小城镇生活垃圾处理设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人均展,建成了一大批“8+X”施。公园绿地面积均有较大提项目。升。1000万人贵阳市中心城市迈入Ⅰ型大城市、遵义市中心城市迈入Ⅱ型大城市,市(州)所在地城市陆续进入中等城市行列,100个示范小城镇引领全省小城镇加快发展。黔中城市群城镇人口突破1000万人,“山水城市、特色小镇、和谐社区、美城镇化主体形态作用不断增强。丽乡村、多彩贵州”山地特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环渤海经济瞭望》2019年06期
环渤海经济瞭望

贵阳市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协调发展研究

一、前言城镇化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发展程度的有效指标。中国的城镇化目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城镇化发展效果显著,城镇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主体。根据新型城镇化内涵,将城镇化细分为人口城镇化、经济城镇化、社会城镇化以及土地城镇化4个子系统[1]。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是城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土地城镇化是城镇化的空间载体,人口城镇化是城镇化的核心,二者协调发展才能使城镇化向着有质量、有速度的方向发展[2-4]。随着中国城镇化速度的不断加快,要贯彻“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理念,就必须强调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协调发展。截止到目前,许多专家学者针对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的协调发展进行了一系列研究,并取得了较多成果。如陈凤桂等运用主成分研究我国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相互关系[5],尹宏玲等以全国所有建制市为对象,通过测度人口城镇化与土地城镇化离差系数,揭示我国人口-土地城镇化失调的时空特征[6],刘娟等[7]、胡晴等[8]、李纪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地理》2019年07期
经济地理

环渤海地区县域土地——人口城镇化水平时空演化与失调发展特征

协调推进城镇化是实现现代化的重大战略选择[1]。然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逐渐脱离了循序渐进的原则,出现了“大跃进”和“冒进”的现象,水土资源过度消耗,大规模占地、毁地事件时有发生[2-3]。1982—2005年,我国人口城镇化水平变年,我国人口城镇化水平变为原来的两倍,而城镇建设用地面积却扩大了四倍,城镇化发展陷入不协调状态[4]。党的十八大指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的颁布实施标志着中国城镇化发展的重大转型[5]。覆盖了京津冀、山东半岛和辽中南三大城市群的环渤海地区,是我国主体功能区划中进行城市化开发的国家级重点地区以及优化发展战略布局的密集区,其城镇化发展极为迅速,已经进入了城镇化发展转型的关键时期[6]。在此背景之下,揭示环渤海地区土地—人口城镇化水平时空演化与失调发展特征对于该区域实施新型城镇化尤为重要。目前,测度土地城镇化与人口城镇化的方法主要可分为单指标法...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2008年04期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学报

试论近代江南市镇的人口城镇化

江南地区是指上海在经济文化上对周边地区辐射所及的范围,包括清末江苏省的江宁、镇江、松江、常州、苏州、太仓直隶州和浙江省的杭州、嘉兴、湖州、宁波、绍兴,这一地区历史悠久。在唐宋以后商品经济快速发展,城镇大量兴起,成为中国城市化的重点区。近代以来,在工业主义的影响下,江南地区人口迁移增长(区别于人口的自然增长),使得江南市镇传统经济和近代工业主义很好地结合起来,城镇化独具特色。改革开放以后,以乡镇企业为依托,长三角的小城镇发展推动了该地区的人口城镇化,开辟了有中国特色的城镇化新道路。对江南市镇人口城镇化的研究有助于为新时期长三角乃至于全国的城镇化研究提供经验借鉴。一、近代江南市镇人口城镇化的历史背景江南地区地处长江三角洲的核心部位,自然条件和经济交通区位优越,拥有悠久的开发历史,发达的商品经济,为此后本地区商品性农业和商品经济的长足发展奠定了基础。明代中期以后,本地区市镇得到蓬勃发展,数量增多,规模扩大,并且由于地域分工,产生了一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