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二点欣喜 一大隐忧

本周二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关于首次发行股票试行询价制度若干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及暂停新股发行的消息,促使沪深股市一扫长期阴霾,展开了幅度较大的反弹:深成指和上证综指当日均上涨1.72%,深综指则劲升1.99%,两市合计成交102亿元,较上一交易日放大八成多。但此后,大盘的强势并未延续,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对该项政策的影响,市场上的看法分歧较明显。$$二点欣喜$$作为一个新兴加转轨的市场,我国证券市场诞生于一个特殊的环境,曾经承担了许多非市场本身所应承担的功能,新股发行制度也相应地经历了从审批制、核准制到保荐人制的演变过程。但在该过程中,一级市场的定价却始终伴随着非市场的行政干预。遵循上述过程,可以把我国新股发行定价机制分为四个阶段:$$一、证券法实施以前。这一时期,基本上属于行政定价,新股发行基本上采取13到16倍市盈率(平均14.83倍)方式定价,新股发行在进入市场以前实际上发行价格已经确认。该时期,有上网定价方式;全额预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日报2004/09/04
《中国经济信息》2017年02期
中国经济信息

垫底的A股何以融资史上最高

A股又一次熊冠全球。其中,深成指以19.64%的跌幅位居全球主要股指跌幅之首,沪指跌幅位居第二。2016年中国股市再度垫底全球股市涨幅,引发市场巨大质疑和一些解读,但《中国经济信息》记者采访多位专家认为2016年中国股市之所以垫底全球,但不同以往,2016年暴跌不是简单的IPO扩容和再融资疯狂,更加理性和客观的解读更为重要。最差的20162016年,除富时意大利、富时马来西亚等个别指数略有下跌外,全球主要市场呈现不同程度上涨。其中,俄罗斯RTS指数涨幅超过50%,夺得全年的涨幅冠军宝座;印度则是2016年的大黑马,NIF T Y指数以本币计上涨已逾新股发行需兼顾直接融资与市场的承关系,持续扩容使市场上涨面临比较大的压力。”市场由核准制向注册制过渡中发行了大批量的新股,市场供给大增,而很多新上市的股票估值一步到位,并在解禁期满后原始股东套现压力加大,场内存量资金难以向上推动。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全年,40家上市公司股票遭“腰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股市动态分析》2012年30期
股市动态分析

2011年以来新股统计数据显示:发行市盈率与后市涨跌关联度低

新股的发行市盈率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三高”发行也长期被市场诟病。一个看似“常理”的逻辑是:发行市盈率如果过高,则后市涨升的可能性和涨升空间都会较低;而如果发行市盈率足够低,后市涨升可能性和涨升空间都会较高。亦即发行市盈率是衡量一级市场是否向二级市场“让利”的指标。不过,这一“常理”却难以得到实证的支持——数据统计显示,2011年以来的新股发行市盈率高低与其后市涨跌的关联度极低。二级市场股价的走势并不因为发行市盈率高而更易走低,也不因为发行市盈率低而更易走高。如何理解这一与“常理”相悖的现象,业界则有不同的观点。发行市盈率(摊薄后)上市以来涨跌幅(%)53.47-69.7348.83-66.9831.37-66.0088.89-62.6649.77-61.3744.97-61.3344.87-60.7429.63-59.7120.43-59.0969.63-58.9432.61-58.6451.46-58.3546.63-57...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商》2014年02期

吴黎华:遏制新股博傻须进一步去行政化

尽管在制度设计上绞尽脑汁,本次IPO重启以来的新股发行,在二级市场上仍然遭遇到集体爆炒,“新股不败”神话也再度上演。在笔者看来,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本质上是由于新股供给端的行政控制与二级市场博傻行为引发的投机怪圈所致,要打破这种局面,需要进一步实现从新股发行节奏到发行价格的去行政化。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月28日,本轮IPO重启以来两市共有48家企业完成了新股发行,平均发行价格为23.26元,平均发行市盈率为29.02倍,实际募集资金221.55亿元。本次发行基本上消灭了市场诟病已久的“三高”(高发行价、高市盈率和高超募)问题。然而,令监管机构未曾预料到的是,尽管沪深交易所均出台了史上最为严厉的“限炒令”,新上市的股票仍然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爆炒。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月28日,今年以来已经登陆交易所的股票共计36只,36只新股的平均首日涨幅高达42.73%,上市首日开盘涨幅则均达到了20%。实际上,除了陕煤股份、炬华科技和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4年02期
《商》2014年03期

吴黎华:遏制新股博傻须进一步去行政化

尽管在制度设计上绞尽脑汁,本次IPO重启以来的新股发行,在二级市场上仍然遭遇到集体爆炒,“新股不败”神话也再度上演。在笔者看来,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本质上是由于新股供给端的行政控制与二级市场博傻行为引发的投机怪圈所致,要打破这种局面,需要进一步实现从新股发行节奏到发行价格的去行政化。WIN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月28日,本轮IPO重启以来两市共有48家企业完成了新股发行,平均发行价格为23.26元,平均发行市盈率为29.02倍,实际募集资金221.55亿元。本次发行基本上消灭了市场诟病已久的“三高”(高发行价、高市盈率和高超募)问题。然而,令监管机构未曾预料到的是,尽管沪深交易所均出台了史上最为严厉的“限炒令”,新上市的股票仍然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爆炒。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月28日,今年以来已经登陆交易所的股票共计36只,36只新股的平均首日涨幅高达42.73%,上市首日开盘涨幅则均达到了20%。实际上,除了陕煤股份、炬华科技和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4年03期
《中国商界(下半月)》2010年10期
中国商界(下半月)

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发行市盈率的实证分析

自2009年9月25日创业板首批11家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以下简称“IPO”)A股,至2010年9月30日,128家公司获准在创业板发行,除苏州恒久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00060)因公开发行股票期间,发现影响发行条件的重大事项,被中国证监会依法作出《关于撤销苏州恒久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行政许可的决定》(证监许可[2010]806号8)外,其余127家公司均顺利发行,其中已有123家公司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前3批28家创业板公司曾因IPO平均市盈率达到56.7倍而备受质疑,至今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里,总体来看,整个创业板公司IPO市盈率状况如何?是发高了还是发低了还是适中呢?IPO市盈率的变化与市场指数有没有关联性?公司上市首日溢价率和发行市盈率之间关系如何?上市首日溢价率与指数关系如何?诸如此类的问题都是管理层和投资者关心的,本文试图根据已经公开披露的数据来作一些处理并加以分析,以供便有关方面参考。一、样本的选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