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司法二审稿的11个看点

8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对公司法(修订草案)进行了第二次审议。据悉,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委员会提交的二审稿,对修订草案初审稿又做了多处修改。$$  看点1:总则以一条界定各类公司法定代表人$$  修订草案第四十八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分别规定,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一人,由公司章程规定。有些常委委员和地方、部门、企业提出,从我国公司的实际情况看,法定代表人应由作为公司主要负责人的董事长、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公司的执行董事或者公司经理担任,建议将上述规定合并为一条,写入本法“总则”,二审稿修改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经理担任。(修订草案二次审议稿第十三条)$$  看点2:公司为关联企业担保、股东恶意逃债限制增加$$  有些常委委员和地方、部门、企业提出,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可能给公司财产带来较大风险,需要慎重。实际生活中这方面发生的问题较多,公司法对此需要加以规范。故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证券日报2005-08-29
《现代法学》2019年03期
现代法学

《公司法》第16条的规范目的:如何解读、如何适用?

一、《公司法》第16条的误读我国《公司法》第16条①自其实施以来就引发了对它的认识和适用的歧义,理论上的看法②各不相同,且纠缠不清;司法上的裁判也是各行其是,大相径庭。虽然理论上围绕《公司法》第16条进行了许许多多的不同解读,但却不谋而合地存在一个共同点,即迄今为止的讨论均是将《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作为“公司担保”来理解的,至少这种理解占有压倒性倾向①。然而,这种理解是错误的,因为《公司法》第16条出现的“担保”障蔽了人们的认识视角,并因此引起了认识上的误读。这种误读曲解了《公司法》的立法目的,进而将该条的法律适用引向了错误的方向和错误的裁判②。例如,“法律规范属性”说直接引入《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释上关于效力性强制规范和管理性强制规范之区分方法③,并以此路径直接判定违反《公司法》第16条之担保合同的效力。如属前者,担保合同无效;若属后者,担保合同有效。然而,这种方法也受到了质疑。批评意见认为,效力性强制规范与管理性强制规范难以...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商事法论集》2014年01期
商事法论集

《公司法》与《证券法》修改应该联动进行

一、公司法修改与证券法修改同步、协调进行是证券法与公司法关系的必然反映《公司法》与《证券法》的互动与立法协调,是公司法与证券法关系的必然反映。因此,在把握《公司法》与《证券法》修改的同步与协调进行(以下简称“联动进行”)时,必须立足于对公司法与证券法关系的正确认识上。如何认识《公司法》与《证券法》的关系?有的主张证券法与公司法是特别法与普通法的关系。持此主张者认为:“证券交易法与公司法乃同质之法律,而立于特别法与普通法之地位。”?或认为,公司法与证券交易法“对同一规范事项具有普通法与特别法之关系”。?有的不赞成证券法与公司法是特别法与普通法的关系。持此主张者认为,“说证券交易法是商法、特别是公司法的特别法,这种说法并不全面”在商法特别是公司法所规定的股份、公司债以外,证券交易法还扩大到了金融衍生商品。有的主张证券法是公司法的关系法,而非公司法的特别法。持此主张者认为,《证券法》和《公司法》在调整范围上存在交叉,不宜将证券法简单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西青年》2019年13期
山西青年

《公司法》对我国公司运行的影响的问题研究

在我国现阶段的社会当中,有关公司法的基础性的观点是很难获得统一的。对于传统的公司法股东中心主义当中,需要对其利益相关者的治理模型进行取代。在我国的公司运行过程当中,需要对公司法在公司当中实际的运行状况进行分析,最终提升公司的运行效率,保证其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一、公司运行的司法程序机制的法理在公司法当中,其中的纠纷主要属于民事纠纷的亚类型,其中的民事纠纷可以利用一般的公司法纠纷进行解决。一般来说,在公司法上的司法程序制度方面,可以分为诉讼型和非诉讼型两种类别。在诉讼型公司案件当中,需要保证其股东资格的确认、股东权的转让、设立瑕疵诉讼、公司解散的诉讼以及关联交易等多种方式。在公司当中,属于组织法、团体法,在公司运行的过程当中,需要涉及到很多方面的关系和内容,其中包括财产、人员、分布以及影响等。在此种情况下,对于公司诉讼型的案件当中,具备了多个方面的特点,其一为子类身份性,公司类型的案件和一般的财产纠纷是不一样,主要是由于股东以及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理财》2018年12期
新理财

新《公司法》正式实施

10月26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的决定》已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并于当天正式执行。123456公司法修改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此次修改,对公司回购方面有新的改变,修改后的《公司法》明确,6种情形下,公司可收购本公司股份,包括:减少公司注册资本;与持有限公司股份的其他公司合并;将股份用于员工持股计划或者股权激励;股东因对股东大会作出的公司合并、分立决议持异议,要求公司收购其股份;将股份用于转换上市公司发行的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上市公司为维护公司价值及股东权益所必需。修改的主要内容针对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二条在实践中存在的问题,草案从3个方面对该条规定作了修改完善:一是补充完善允许股份回购的情形。二是适当简化股份回购的决策程序,提高公司持有本公司股份的数额上限,延长公司持有所回购股份的期限。三是补充上市公司股份回购的规范要求。《公司法》修改条款新旧对照表原文修正后第一百四十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9年05期
法制博览

公司章程对《公司法》关于中小股东保护的弥补

市场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公司这块基石,中小股东股权分散但数量庞大,《公司法》的历年修订逐渐增加了对这一群体的关注,但是不足以抵消资本多数决原则下带来的大股东侵害,对这一群体的保护是必要且势在必行的。相比于耗时长且不完善的立法保护,公司章程更具灵活性和全面性,能够有效弥补《公司法》中对中小股东保护的不足之处。一、相关概念公司由股东出资组建,出资额的不同使股东分为了大股东和中小股东,在公司法中并没有明确中小股东的概念,但是《公司法》216条中给出了控股股东的定义,“是指其出资额占有限责任公司资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或者其持有的股份占股份有限公司股本总额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东;出资额或者持有股份的比例虽然不足百分之五十,但依其出资额或者持有的股份所享有的表决权已足以对股东会、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的股东。(1)”对照该概念,我们可以将中小股东定义为出资额或者持股比例在百分之五十以下,或者对公司表决没有重大影响的股东。对于公司章程的概念学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