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周绍森:各自为政障碍中部崛起

《财经时报》:你认为目前中部地区工业化进程是超前还是滞后,经济结构是否合理?$$    周绍森:我觉得中部的问题首先是工业化水平不高导致的发展差距在扩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2004年,全国GDP达到13.69万亿元人民币,是1980年的30.3倍,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年均增长速度为9.5%.但与此同时,也伴随着极其明显的区域发展不平衡性,东、中、西部差距越来越大。$$    从经济总量来看,从2000年到2004年,东部地区在全国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从57.03%上升到64.61%;中部地区的份额从22.12%增加到23.44%;2004年,中部六省生产总值为32088.3亿元,占全国经济比重为23.4%;GDP总量只相当于东部地区的36.3%.反映在人均GDP水平上,2004年中部地区人均GDP为8814元,比东部地区少4795.4元。$$    从增长速度上看,在1992~2004年的1...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财经时报2006-07-24
《政策》2019年09期
政策

打造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源

省委十一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号召全省努力在中部地区崛起中走在前列,打造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源,担当好习近平总书记赋予湖北的历史使命,回答好习近平总书记对中部地区提出的“时代考题”。牢牢把握新时代湖北在中部地区崛起中的历史方位和目标定位。当前,中部地区崛起势头正劲,中部地区大有可为,中部地区越来越有机遇迈向区域发展的前沿、产业发展的前沿、要素集聚的前沿。湖北要立足“两个大局”,抢抓中部崛起重大战略机遇,把湖北打造成为更加重要的区域支撑、更加重要的产业高地、更加重要的市场枢纽,努力在中部地区崛起中走在前列,打造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源。高质量发展重要动力源,是一个地区发展的创新力、竞争力、辐射力、影响力的系统集成,是发展基础、发展态势、发展能级的综合反映,是区域实力、产业能力、创新动力、市场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政策》2019年09期
《区域经济评论》2019年05期
区域经济评论

中部地区的崛起与协调发展

协调区域发展政策是中部地区崛起的关键举措2004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2006年中部地区崛起上升为国家战略。经过10多年的发展,中部地区经济实力大幅提升,产业结构持续优化,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中部地区崛起战略取得明显成效。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的关键举措是中部地区不断协调区域发展政策。一、国家四大区域发展政策下的中部地区崛起政策定位2004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实施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促进中部地区崛起,鼓励东部地区率先发展,实现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由此,国家区域发展战略逐渐显现,从东部地区率先发展、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到中部地区崛起,国家区域发展政策逐步形成。国家对中部地区的战略定位也在“三基地、一枢纽”(即全国重要粮食生产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现代装备制造及高技术产业基地和综合交通运输枢纽)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为“一中心、四区”(即全国重要先进制造业中...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湖北政协》2019年08期
湖北政协

在中在中部地区崛起大局中推动湖北高质量发展

“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是我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把握中部地区崛起“势头正劲”的重要机遇,面向中部地区发展“大有可为”的空间,作为中部地区的重要省份之一,湖北要把自身发展放到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崛起的大局中来谋划、推动和落实。我们要在中部地区崛起大局中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必须紧紧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找准我省科技创新主攻方向和突破口,注重创新积累、加速成果转化、改善创新生态,打造“国之重器”,不断提高科技创新在经济发展中的贡献。我们要在中部地区崛起大局中加快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部地区崛起要建立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基础上。针对湖北制造业存在的设备更新换代速度缓慢、核心技术自主性不强等关键问题,我们要以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把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既打基础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贸导刊》2018年33期
中国经贸导刊

发挥优势促进中部地区高质量崛起

中部地区东接沿海,西连内陆,按自北向南、自东向西排序包括山西、河南、安徽、湖北、江西、湖南六个相邻省份,自2006年党中央、国务院颁布实施《关于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若干意见》后,中部地区不断发挥自身优势,加快崛起进程,在全国的经济比重由2006年的19.8%提升到2017年的21.7%。截至2017年底,中部地区国土面积约102.8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3.68亿,生产总值约17.94万亿元,人均生产总值约4.87万元。中部地区历史厚重,资源丰富,交通便利,经济发展潜力很大,工农业基础较好,现代服务业发展迅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第二梯队,依靠全国约10.7%的土地,承载全国约26.51%的人口,创造全国约21.69%的生产总值,是我国的人口大区、交通枢纽、经济腹地和重要市场,在中国地域分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一、支撑中部地区高质量崛起的五大优势中部具有很好的发展基础和优势,特别是区位优势、交通优势、资源优势、产业优势等。近年来,这些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城市》2019年04期
城市

基于开放视角中部地区崛起的进展、问题与对策

一、引言中部地区位于我国内陆腹地,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和湖南六省,是我国东西融合、南北对接的重要区域,是联系东西南北的重要交通枢纽和中转中心。经过四十年的发展,中部地区成为我国最大的商品粮食基地和能源原材料基地,在全国区域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改革开放以来,中部地区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大的阶段,分别是:改革开放至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正式实施前的稳步发展阶段(1978年~2005年),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作为国家战略正式付诸实施以后至全面崛起之前的崛起发展阶段(2006年~2015年),中部地区实现加速崛起、全面崛起的新一轮崛起发展阶段(2016年至今)。第一阶段为中部地区稳步发展阶段(1978年~2005年)。改革开放以来,中部地区在这一阶段处于以传统农业为主体的发展阶段,以资源密集型、劳动密集型为主体,区域内部经济差异较小,对外开放滞后,国家对中部地区缺乏倾斜政策,与东部地区发展差距较大,经济增长速度绝大部分...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城市》2019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