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鲁迅物质遗产

中国吃鲁迅饭的至少有两万人,而且近来这个数字仍不断攀升。$$    2005年,一个全球品牌价值评估报告:咸亨酒店的品牌估价为34.8亿元。112年前,时任掌柜的鲁迅的堂叔周仲翔怎么也没料到,由几位本家出资合办的一个小酒滩,竟成了“中华老字号”、“中国驰名品牌”,并被估出此等高价。$$    “咸亨酒店是鲁迅的精神财富和文化资源。重新开张后,这种特质尤为显著。”浙江绍兴咸亨集团办公室主任陈安定兴奋地告诉记者,自纪念鲁迅诞辰100周年的再次开业以来,咸亨酒店的营业额直线上升,年营业额达到了7000多万元。$$    与绍兴咸亨酒店一样,北京孔乙己酒店也得益于鲁迅,自创办12年来,没花一分钱广告费,就门庭若市,有时排号等餐的多达几十上百号人。$$    “孔乙己酒店在全国已有9家分店,除北京的6家外,包头、上海、兰州各有一家。目前它们每家营业额都很好。”在北京天坛分店负责人任瑛向记者介绍,这9家孔乙己酒店在装修风格上都几乎一样,每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财经时报2007-01-08
《鲁迅研究月刊》2004年11期
鲁迅研究月刊

当代越文化下的鲁迅品牌传播

1  一种文化模式历史个性的嗣续 ,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能否适应传播的语境 ,主动的抑或被动的、入乡随俗或者与时俱进……因而 ,文化的发展常常须通过不断更新形态来传播精要、抢夺眼球。比如 ,印度的佛教传到中国变成了禅宗 ;古代的作揖延续到今天演化成了握手 ;想来 ,这应当是文化扩张与传承的基本趋势。鲁迅的传播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流 ,它在互动与共享的过程中 ,同样无不受着语境的影响。从时间上讲 ,鲁迅作为文化精英 ,在上个世纪的计划经济背景下 ,其传播方式更多的是凭借政治权力话语从上到下灌输的 ,在上世纪 6 0至 70年代相当长的时间里 ,新华书店里除了马恩列斯毛的著作 ,就只剩下鲁迅的了 ,其内容自然是以先生的思想和精神为主 ;而在今天市场经济的语境之下 ,它的传播则大多是根据其价值人们自发的由下而上发散的 ,其目的则更在于先生的知名度和品牌效益 :不光“鲁迅”二字深刻的文化内涵和巨大的无形资产被做了商品化方面的开掘 ,就是鲁迅...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校园文学》2017年23期
中国校园文学

回忆鲁迅先生

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明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鲁迅先生走路很轻捷,尤其他人记得清楚的,是他刚抓起帽子来往头上一扣,同时左腿就伸出去了,仿佛不顾一切地走去。鲁迅先生很喜欢北方饭,还喜欢吃油炸的东西,喜欢吃硬的东西,就是后来生病的时候,也不大吃牛奶。鸡汤端到旁边用调羹舀了一二下就算了事。有一天约好我去包饺子吃,那还是住在法租界,所以带了外国酸菜和用绞肉机绞成的牛肉,就和许先生站在客厅后边的方桌边包起来。海婴公子围着闹得起劲,一会儿按成圆饼的面拿去了,他说做了一只船来,送在我们的眼前,我们不看他,转身他又做了一只小鸡。许先生和我都不去看他,对他竭力避免赞美,若一赞美起来,怕他更做得起劲。客厅后边没到黄昏就先黑了,背上感到些微微的寒凉,知道衣裳不够了,但为着忙,没有加衣裳去。等把饺子包完了看看那数目并不多,这才知道许先生我们谈话谈得太多,误了工作。许先生怎样离开家的,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书屋》2016年12期
书屋

蔡元培与鲁迅

郭沫若在谈到鲁迅时说得好:“影响到鲁迅生活颇深的人应该推数蔡元培吧!这位精神博大的自由主义者,对于中国的文化教育界贡献十分宏大,而他对于鲁迅先生始终是刮目相看的。鲁迅的进教育部乃至进入北京教育界都是由于蔡先生的援引,一直到鲁迅的病殁,蔡元培是尽了他没世不渝的友谊。”蔡元培长鲁迅十三岁。1904年11月,蔡元培和章太炎等创立光复会,蔡元培为会长。光复会成立后,蔡元培便邀他的朋友、浙江会党首领陶成章入会,陶成章也是鲁迅的朋友,他们无话不谈。通过与陶成章的多次接触,鲁迅认识了蔡元培。1912年1月,蔡元培担任中华民国教育总长。蔡元培长教育部后,鲁迅的朋友许寿裳参与此事,并向蔡推荐了鲁迅。蔡元培对许寿裳说:“我久慕其名,正拟驰函延请,现在就托先生代函敦劝,早日来京。”此时,鲁迅正对辛亥革命后的绍兴失望至极,深感“越中地棘不可居”。接到许寿裳的两封信后,便立即来到南京。蔡元培着手教育改革,他以身作则,每天上午九时上班,下午五时下班,照学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16年12期
《鲁迅研究月刊》2016年12期
鲁迅研究月刊

民国时期的鲁迅传播与青少年中的鲁迅宣传

1920年代初,鲁迅从事新文学创作仅仅三四个年头,却已为许多青少年所知晓,因为他的作品被选入当时多种白话文教科书中。但其影响力在全国千百万青少年中出现质的变化是在他逝世以后,因为,政治力量和新闻出版的鲁迅传播,大大促进了青少年中的鲁迅宣传。一、鲁迅逝世:青少年中鲁迅传播的第一次高潮1936年10月19日凌晨5时25分,鲁迅先生在上海北四川路大陆新村内九号寓所逝世。消息传出,如惊雷响起。当日下午,上海《大沪晚报》即刊出题为“中国文坛巨星殒落鲁迅先生逝世”的重要消息。上海《华美晚报》《大美晚报》的消息,标题分别是“中国文坛失巨星鲁迅今晨在沪逝世”“文坛巨星殒落鲁迅今晨逝世”。第二天,《世界日报》《北平晨报》《北平新报》《华北日报》《京报》《益世报》等北平和全国各地报刊对鲁迅逝世的报道铺天盖地。境外反响也十分强烈。香港《珠江日报》刊出“中国新文化运动领导者鲁迅先生在沪逝世”的消息,香港《港报》的报道中有“高尔基逝世后又一震惊世界的噩耗...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2016年06期
文学评论

鲁迅去世后的“竞卖潮”及其意义

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打上了商业化的烙印,在二三十年代的文化市场颇具商业价值,“在杂志政治、文化等领域的轰动事件很容易成为文化市上,只要登着鲁迅先生的文章,销路就可以保险。场的卖点(1),围绕事件的文章、书籍大量问世,满只要有两种鲁迅先生的书,开起书店来就总可以足了读者的需求,出版商也借此谋利。读者(消发达”(5)。因此,鲁迅逝世作为一个社会事件迅速费者)、出版商、作者三方的密切互动成为出版市波及出版界,成为不少出版商谋取经济利益的契场新动态机制。正是在这样的商业背景下,作为机。北新书局、良友图书公司等举行了鲁迅作品“中国文学革命的导师、思想界的权威、文坛上最特价活动,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店、天马书店、伟大的巨星”(2)的鲁迅的去世很快被文化市场作为联华书局等迅速再版了一大批关于鲁迅及其作品“生意眼”加以利用。为了满足广大读者认识、阅的书籍。各家书店还不断地在报刊刊载鲁迅作品读鲁迅的需要,与鲁迅相关的作品迅速得到了大的促销广告。在...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