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正视“成本推动型”通胀

由商业促销带来的人身伤害事件会经常见诸报端,但重庆家乐福店庆促销活动造成的3人死亡,31人受伤的事件在当下“通胀”氛围左右下,显得尤为触目惊心——一桶原卖51.4元的菜籽油在商家打折20%后,一个人的生命代价竟被固化成了区区十几元钱,令人不胜唏嘘。$$家乐福悲剧由商业事件演变为公共事件,在于它是一件关乎民生的重大事件。$$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11月14日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稳定市场供应和保障困难群众生活工作。这次会议认为,今年以来,国内部分生产资料和消费品价格上升,特别是猪肉、食用油和柴油、液化气等价格上涨较多。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及时采取措施,保证了市场基本平稳。会议特别强调要基本稳定价格总水平,妥善安排人民群众生活,维护市场和社会稳定。$$国务院会议体现了政府对民生问题的高度重视,而会议透露出的信息也表明,国家已经开始正视,本轮的物价上涨已经不简单是结构性的通胀,而是由于生产资料和消费品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财经时报2007-11-16
《思想工作》2005年06期
思想工作

社科院报告:中国并未出现“成本推动型通胀”

中国社会科学院13日在此间发布的《中国金融发展报告(2005)》认为,断言中国已经出现“工资—物价轮番上涨”的通货膨胀的理由很不充分,换言之,中国并未出现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目前中国经济中出现了一些涨价因素:国际原油价格、煤炭等能源价格继续攀升,钢材价格也在上涨;去年以来珠三角、长三角和福建等地出现一定程度的“民工荒”问题后,民工工资也得到一定程度提升。据此,有些学者得出了中国会出现“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的结论。由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主编的《中国金融发展报告(2005)》认为,虽然成本因素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依然很大,但运用成本推动型的通货膨胀理论来分析中国当前的物价走势以及宏观经济,却与实际有很大的脱节。报告认为,所谓中国原材料价格的上涨还没有传导到最终产品价格的说法与事实相矛盾。其理由是,中国的三种价格指数———原材料价格指数、消费品价格指数和工业品出厂价格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卓越理财》2012年04期
卓越理财

新一轮成本推动型通胀不能小视

从中国通肤发辰跳味来趋势看,尽营回瀚靓断抓时社绷渡返素可控,但长期压力难以得到裱体牲缓解,月份数据出炉,中国CPI如期回落至3 .2%,月份的4.5%,低水平。然而,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和l为2010年6月以来的最从未来发展趋势上看,通胀态势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尽管短期内推动物价上涨的因素得到了有效控制,但长期压力依然难以得到根本性缓解,成本推动型价格上涨将成为中国新的通胀压力,这也是考验中国结构性调整的新趋势。应该讲,本轮通胀的回落是伴随着宏观经济的下行开始的,我国经济增速逐季走低。此外,翘尾因素的消失也是物价涨幅回落的重要因素。未来,中国控通胀绝对不能盲目乐观,当需求型、货币型以及输人型通胀消退的时候,成本型通胀却正在逼近。从中国通胀发展的未来趋势看,尽管短期内推动物价上涨的因素可控,但长期压力难以得到根本性缓解,要素等成本推动型价格上涨将成为中国新的通胀压力。要素成本上升的影响将是长期刚性的,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持续推进,当前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经济研究》2013年01期
当代经济研究

“成本推动型价格总水平上涨”成因分析

西方经济学的传统是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来分析价格总水平上涨,在供给方面,则主要讨论成本推动型价格总水平上涨。这些研究,对价格总水平上涨的探索取得了相当大的成绩。然而,成本推动型价格总水平上涨只是微观经济行为价格总水平效应的表象形式,微观经济行为价格总水平效应是成本推动型价格总水平上涨的深层次成因。对此,货币政策失效。本文将系统研究相关的一系列原理。一、成本推动型价格总水平上涨是表象形态西方经济理论,从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讨论价格总水平上涨,将价格总水平上涨的主要因素都归结到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就供给方面对价格总水平上涨的影响方式而言,则可进一步分为总供给曲线向上移动和总供给曲线向左移动两类,并将前者称为“成本推动型价格总水平上涨”。实际上,所谓成本推动型价格总水平上涨,是站在厂商立场上的观察,也就是站在资本一方立场上的观察。因为,从厂商角度看,工资和原料支出都是成本,这两方面支出的提高自然要由产品价格的提高来补偿,因此,会导致价格...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商界(评论)》2012年02期
商界(评论)

CPI下跌也有忧虑

CPI下跌是好事吗?许多人也许都会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好事「但是,2()l1年12月份的cPI数据告诉我们,其实我们没有理由为此兴奋我们先看一个简单的物价序列:2()11年12月,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上涨率为3.5%,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上涨率为1.7%;全年的数据是: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上涨率为9.1%,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上涨率为(’(眺购进价格上涨速度快于出厂价格上涨速度,这样的态势已经持续若干年,迄今没有改变。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过去企业可以通过技术改造或加大员工劳动强度化解部分成本的提高,从而就算出厂价格增幅不足以抵消成本的上涨,也可以使业主维系利润至少不减或减得少些C但从现在一些企业开始破产看,企业内部消化成本的能力已经到达极限,或者说边际效应正在递减。这说明企业的日子已经极度难过。大量企业的停止生产,势必导致企业原材料的需求减少,购进价格指数增幅势必大幅回落,而从走势图上看,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二同样在2(刃8...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厦门航空》2009年12期
厦门航空

全球面临成本推动型通胀风险

今天,尽管各国的情况不尽相同,全球经济应该是,有些经济体处于衰退的后期,有些处于复苏初期。要摆脱衰退,尽快进入复苏与增长,仍然需要宽松的宏观资金环境。宽松环境的最大威胁是通货膨胀,即在经济进入较充分增长前,通货膨胀过快来临,而使中央银行提前收紧货币。此次危机的主因是美国等西方经济体,借助现代金融体系实现过度消费的危机。危机发生后,自然的反应是缩减消费。这样,在许多欠发达经济体快速发展之前,全球经济的生产能力总体将是供过于求,产能过剩。因此,多数经济学家不认为全球经济会出现通货膨胀,至少在短期内。不过作者认为,全球经济面临着成本推动型通胀的风险。造成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的有四个要素,分别是土地与劳动力价格的过快上涨,能源与原材料的价格过快上涨。前者是是地方性的,后者是全球性的。危机发生前新兴经济体的房地产与欧美一样有了快速的增长。危机产生后,全球房地产都经历了快速的下降,但与美国等西方经济体的房地产仍处于周期低位不同,如美国的房价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