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冰是这样融化的

8月下旬,记者在漳州稽征处采访,发现这里没有因为“费改税”即将出台而出现放松征费工作的现象,“队伍不乱、人心不散、费收不少”的口号,被演绎得淋漓尽致。$$有一件事值得一提。今年4月底,诏安稽征所财务部门发现,本月征费任务完成不足,少了七八万元。消息不胫而走,原本准备在“五一”节中好好放松一下的职工,纷纷请求所领导,利用休假时间,突击稽征,补上这个缺口。5月1日,在所领导林惠辉带领下他们展开了反常规稽查行动,仅5天,就征收规费10万多元。类似行动并非诏安所专有,在漳州处以及下属的各稽征所中都可以找出。$$漳州稽征处职工这种自觉主动的工作热情源自哪里,他们这种忘我的征费积极性又来自何方呢?$$用真情化解冷漠$$1996年年初,漳州稽征处新一届领导班子上任。对于新班子,用“心如止水”来形容职工那时的心态似乎过分了点,然而,“当时,我们对新班子有惧怕感”,却道出了职工真实的心境。原来,这一届班子一上任,就接手受理了一起震惊全省的集体贪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12年08期
炎黄纵横

我与大海共呼吸——读《诏安当代书画作品集》

潮落潮起,岁月悠悠。记不起是何时何地,我曾看过诏安画家高继文的一帧小品:画面上只有三两根茄子,略具笔墨,诗意灿然,大有李的作派。上面题着:“留命待秋茄。”一句俗语,居然大雅。品出的不只是茄子的美味,更是生命的情趣。此后我便对诏安书画青睐有加。要读懂诏安书画,先须读懂诏安文化。诏安,又称丹诏。是吾闽最南端的一个被城市边缘化了的农业小县。也许正因其偏远,所以民风淳朴,乡情浓郁。穿街过巷,举目是大中城市久违了的闽南瓦屋飞檐;随处停下脚来,便可品尝到小吃店里风味隽永的美食;而小小县城里七弯八拐竟藏着上百家书铺画廊!不觉间已走进林语堂的名著:《生活的艺术》。鸟瞰小县城,虽群山半抱,却面向大海。一步可跨两省,扬帆便到五洲。故尔偏而不僻,闭而不塞。早在大唐开元年间,被贬为怀恩县尉的钟绍京,已将中原艺术输入这方热土。明清以降,直至于今,沈瑶池、谢琯樵、马兆麟、沈柔坚、沈耀初……一串响当当的名字,在画史上留痕。他们或乘舟至扬州、上海学艺,或负笈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果业信息》2017年02期
中国果业信息

福建·2017年诏安青梅推介会召开

本刊讯(特约通讯员陈世平)1月16日,以“梅香墨韵硒都诏安”为主题的2017年诏安青梅推介会在诏安县红星乡举行。此次推介会吸引了许多游客和省内外客商参加,推介会上开展了青梅精制品“十佳伴手礼”颁奖等活动,同时进行了意向性青梅销售签约,现场签订了青梅鲜果销售订单4.5万t。诏安县已连续多年召开青梅推介会,旨在通过推介会不断扩大市场空间,提升青梅流通水平。据悉,诏安县是“中国青梅之乡”,近几年来青梅产业发展势头良好,实现了规模化、标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通讯》2017年07期
语文教学通讯

福建省诏安第一中学

福建省诏安第一中学,创办于1922年10月,福建省一级达标校,福建省“文明学校”。学校位于“中国书画之乡”“中国长寿之乡”诏安县,校园占地面积133亩,建筑面积56500平方米。学校现有68个教学班,学生4000余人,教职员工近350人。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中期,是诏安一中腾飞时期。1958年高考,学校实现了“跨九龙”的愿望,成绩居龙溪地区第一。1959年高考,学校又“渡乌龙”,成绩跃居全省第二。《人民日报》相继推出《穷山沟飞出金凤凰》《福建省诏安一中提高教育质量的经验》等报道。进入21世纪,学校继承和发扬优良传统,团结带领全体师生勤奋工作、努力学习、奋发进取,美化育人环境,狠抓教学质量,获得福建省“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先进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党建》2017年04期
党建

台湾同胞的诏安乡愁

福建省漳州市诏安县位于闽粤作为寄托乡愁的落脚点。交界处,与台湾海上距离仅170海李碧圆和姐姐李碧瑛今年第里。诏安享有“书画之乡”的美誉,一次在祖籍地过春节。除夕之夜,同时拥有丰厚的客家、闽南文化资她们唱起了自创的客家山歌《丰源,全县人口不到70万,但祖籍诏安收》。这首原创的客家歌曲还在台的台胞人数多达120万。回乡探湾第29届元宵灯会上首次公演。亲,深感两岸有着深厚的宗亲文化,诏安祠庙甚多,各姓氏宗祠有一脉乡情把两颗心连在一起。近百个,包括沈氏、李氏、王氏、陈自明代以来,诏安先后有39个姓氏、许氏、林氏、张氏等。“台湾诏安氏客家人东渡台湾,后裔主要聚居于客”同样非常看重宗谱世系的传台湾云林县的二仑乡、仑背乡、西螺镇承,许多姓氏族人专门派代表来到等地,被通称为“台湾诏安客”。可以诏安,把迁台支派世系家谱与祖籍说,两岸各有一个诏安,血脉相连。家谱对接,台胞循着家谱在诏安探2017年春节期间,《人民日报》刊发《福访宗亲的事例也不罕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党建》2017年04期
《农村科学实验》2017年02期
农村科学实验

陈茹萍:过着植物艺术家的小日子

是一处被河流冲击出来的三角洲,只有一座桥可以抵达小岛,从县城望去,遗世独立,草木旺盛。茹萍笑着说,龟山村的30多户村民以及十几头牛每天都要经过这座桥,不管是晨跑还是日常的出行,她都能在桥上遇到阿公阿婆,有时傍晚进城发货邮寄快递时,还可以遇见暮归的黄牛。回想去年年初刚搬回诏安时,茹萍与先生花了六个月时间才在诏安的小河岛上找到现在的龟山的居所。因建房资金有限,在硬件和软装上尽量就地取材,人工上则多亏村民亲戚的帮忙,最后用六万元建起了一座300平方米的房子。建造期间,夫妇二人亲力亲为,特别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砌墙、木工的茹萍,一样一样边学边做。用竹子、碎石搭建篱笆围墙;院内种满从山中移植过来的绿植;各款家具更是废物利用,不论是沙发还是床,用废弃的木材加以改造,配上各款坐垫,俨然朴拙的设计风;废弃的木托盘,用心刷上油漆,装上四角轮子,变成一张复古的茶几;而客厅上方的吊灯,更是充满新意——从地里拖来了村民砍下的荔枝树枝干,缠上灯泡,一盏创意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