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高校 当之无愧的“思想库”

称高校为“智囊团”、“思想库”一点也不夸张。中国高校以满腔的热情和无限的智慧,为政府决策提供科学参考,为经济建设提供智力支持。其中的经典之作就是由高校为企业制定的《华为公司基本法》。这是我国第一部企业内部大法,中国人民大学两位年轻教授的名字与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深圳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1996年初,应华为公司邀请,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黄卫伟、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教授彭剑锋为企业进行系统的经营管理咨询,主要制定了《华为公司基本法》。课题组首次尝试以制定企业内部大法这一“企业工具”,全方位地解决高科技企业可持续发展问题。$$《基本法》制定的基点在于如何思考中国企业面对的问题与矛盾,使中国企业保证可持续发展,在涵盖了国外企业的“经营理念”和“使命宣言”内容体系的基础上,包含了公司的经营战略、经营目标、经营方针、经营原则和经营政策,是公司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本纲领。《基本法》明确提出了企业价值创造、价值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部法学评论》2018年06期
西部法学评论

论中央全面管治权与特区高度自治权的平衡——由《基本法》的双重属性展开

一、《基本法》:全面管治权与高度自治权关系的核心法律依据2014年中央人民政府发布了《“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白皮书明确指出,“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中央依法履行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赋予的全面管治权和宪制责任,有效管治香港特别行政区”,创造性地提出了“全面管治权”这一概念。党的十九大在阐述“一国两制”基本方略时进一步指出,“必须把维护中央对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确保‘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变形、不走样。”[1]十九大报告中关于中央全面管治权与特区高度自治权关系的论述,是处理港澳问题的基本思路,这意味着我们在实施“一国两制”的过程中,必须同时强调中央全面管治权与特区高度自治权,任何片面强调其中一方面而忽视另一方面的做法都将与“一国两制“的基本方略相违背。然而,如何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内实现两种权力的平衡仍是亟待解决的宪...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2017年06期
广东行政学院学报

德国的州宪法与《基本法》的关系及其启示

德国《基本法》第20条第1款规定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为民主的、社会的联邦国家,第79条第3款规定上述条款不得修改,由此德国联邦国原则(Bundesstaatsprinzip)得以稳固确立。《基本法》乃德国宪法政制之基石,除了调整联邦层面国家权力的横向组织运行,还承担起具体构建联邦体制、协调纵向政权关系的功能,其对德国联邦制的确认与发展功不可没。国内学界对德国纵向政权关系的认识多由联邦层面出发,多着眼于《基本法》,较少从各联邦州的层面关注,也未能重视作为各联邦州法治基石的州宪法(本文简称“州宪”)。州宪是联邦制下各州人民行使制宪权的成果,是一州的根本大法,起到调整州级宪制的作用,其之于各州一如《基本法》之于联邦。因此德国的纵向政权关系除了依靠作为联邦宪法的《基本法》来调整,还在许多方面倚仗州宪协调。基于此,本文重点论述州宪在联邦制下德国纵向政权关系的法治协调中所扮演的角色与发挥的功能,并讨论德国经验对中国当前央地关系的借鉴意义。一、州...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港澳研究》2018年01期
港澳研究

《宪法》与《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

《宪法》(1)与《基本法》的关系不是一个新的问题,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就有不少文章探讨两者的关系,并得出了比较令人信服的结论。(2)毫无疑问,《宪法》与《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基础的问题,的确是一个至今仍然在热烈讨论的重要问题。王振民教授在2014年撰文指出:《宪法》在香港的适用问题,早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之前就在香港学界引起过争论。(3)在《基本法》起草之时,起草委员会和咨询委员会内部也对这个问题有过争论。(4)在《基本法》起草过程中,曾有人提出,香港最顶层的宪制性法律,只限于《基本法》文本。虽然这遭到内地法学家的批驳,这种观念和想法却深深扎根于一些香港法律界人士脑中,20年挥之不去。这种情况在“一地两检”的问题上走到了极端。2017年12月27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作出关于批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的决定。该决定明确了有关合作安排符合...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现代法治研究》2018年03期
现代法治研究

论“一国两制”理论的功能变迁及其对《基本法》制定与实施的影响

《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以下简称“《基本法》”)作为香港宪制性法律,是“一国两制”理论的法律化。要全面、正确理解《基本法》离不开对“一国两制”理论发展规律的科学认识。以往我们在谈论《基本法》与“一国两制”理论的关系时,一般强调前者对后者成功实践的法律保障作用,较少讨论后者对理解和实施前者的指导决定作用。从法学意义上讲,“一国两制”理论是《基本法》的宪法精神和法理核心,[1]为其具体实施供给法律思维、法律原则和法律方法。可以说,“一国两制”理论的发展程度与认知层次深刻地影响了《基本法》的宪制效用和法律权威。然而,“一国两制”理论提出至今已有30多年,在理论上,其作为矛盾统一体,仍停留在宏观混沌状态,无法具体有效发挥对《基本法》实施的阶段性指导作用。在实践中,香港接连发生的“双普选”纷争、“国民教育”冲突、“一地两检”争议等重大事件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释法从深层次来讲无不与港人对“一国两制”理论的狭隘认识有关,将《基本法》的立法...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中国法律评论》2017年01期
中国法律评论

共识与分歧:香港《基本法》解释问题的初步检视

任何法律的实施都难免发生争议,任何法律的实施又都离不开法律解释。不可避免的是,为解决法律实施争议必不可少的法律解释也经常面临分歧和争议。许多研究香港《基本法》的学者发现,香港《基本法》的实施过程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挑战。其中,一个很重大的挑战就是,如何解决香港《基本法》解释实践中发生的分歧和争议。诚如强世功教授所言:“围绕基本法解释产生的分歧、对话、协商与斗争,是香港回归以来最为突出的政治议题,也是最重要的法律问国两制”实践提供了有丰富意蕴的法律愿景。本文拟就香港《基本法》解释的共识性问题和分歧性问题作出初步梳理。一、香港《基本法》解释实践中的共识从实践来看,香港法院在审理案件时解释《基本法》的情况相当普遍。在香港司法机构的官方网站上,如以“HCAL”快速搜素判案书,可以找到1600多项,这意味着涉及《基本法》的判决目前已有1600多项了。据统计,终审法院判决的题之一”。1可喜的是,回归以来,香港《基本法》案件中涉及《基本法》...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