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精英教育到大众教育

目前,各国政府逐渐意识到,一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总是与其国民所获的教育水平成正比。而越来越多的选择机会,正从根本上改变着学生与大学的关系。在大众教育体系中,学生更像消费者,他们的要求多样化,希望获得一种能够使他们赚钱的价值。政府或许希望通过高等教育达到他们的某些意图,通常是经济方面的意图;但学生却因此拥有了直接参与全球竞争,并迅速做出反应的机会。大众教育使许多大学面临巨大的挑战。 $$  大众教育在英国 $$  在过去的12年中,英国的高等教育经历了一场革命。1989年,当时的政府意识到,若想使英国大学体制为国家经济需要服务,为每个市民服务,精英体制必将被大众教育代替,以便创造出一批知识经济所需的高技能劳动者。1989年只有10%的学生进入大学学习,而今天这个数字已超过30%。与此同时,1989年21岁以上的大学生只占不到20%的比例,而现在接受高等教育的成年人超过50%。为了增加大学生数量,第一项改革政策便是使高等教育机构脱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师》2010年08期
经济师

大众教育与通识教育发展观浅析

在经历了连续数年的高校扩招后,我们更经常听到大学老师说:现在的大学越来越不好办了。还有一种常见说法是,通识教育把教学质量降低了。要探讨这些看法有无道理以及实际存在的问题,还需要辨析大众教育、通识教育的理论及其发展。本文将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背景同通识教育的发展观相结合,初步探讨大学教育的一种发展观架构。一、从精英教育到大众教育的转变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学教育不断发展。到上个世纪90年代,高校内部具备了更多的发展条件,但相比快速增长的国民经济,杨黎明等人认为高等教育的发展明显滞后,规模较小,比例很低的大学生常被视为社会精英。及至1999年,政府基于社会经济以及教育自身发展的需要开始大幅扩大高校招生规模。中国的高等教育进入了举世空前的大发展阶段,直到2007年国家审计署开始控制招生规模,将重点更多地转向提高质量,才告一段落。将近10年的扩招带来了很多难得的好处。对高等教育自身而言,实现了跨越式的巨大发展,从精英教育跨入了大众教育阶段。除...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技进步与对策》2009年10期
科技进步与对策

论精英教育与创新型国家的建设

新世纪新阶段,科技竞争已成为各国综合国力竞争的焦点。世界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都把促进科技进步、加大对创新型人才培养作为国家战略。而我国的创新能力在49个主要国家中处于中等偏下水平,已严重制约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2006年1月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做了“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为建设创新型国家而努力奋斗”的讲话,显示了我国要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决心。在我国高等教育进入大众教育阶段后,要正确处理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关系,重视以培养创新型人才为核心的精英教育。1精英教育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基础建设创新型国家是我国在新世纪提出的立国强国的基本战略。这一战略的提出,既符合当今时代各国必须借助科技创新来增强本国综合国力的历史潮流,又显示出我国政府善于抓住机遇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智慧和远见。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基础在于培养创新型人才,而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必须依赖于精英教育。1.1实施创新型国家战略是提升我国综合国力的必然要求改革开放...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河北师范大学
河北师范大学

中国当代高等学校音乐教育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一个新的历史纪元的开始。我国的教育事业步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为了弘扬民族文化,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文化素质,培养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新型人才,实施素质教育已成为我国教育事业的一项重要内容,而音乐教育正是素质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总结我国建国后高等学校音乐教育从精英教育到与大众教育兼顾的发展与反思,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以时间为线索,分三个部分,论述了我国建国后至今,高等学校音乐教育从精英教育到与大众教育兼顾的发展历程。第一部分:建国初至文革前,各音乐学院院系的筹建,师资队伍的配备;第二部分:文革十年期间,高等学校音乐教育所经历的曲折历程;第三部分:“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改革开放使中国的面貌焕然一新,中国的学校音乐教育也迎来了新的春天,各音乐学院院系如雨后春笋纷纷恢复和建立,我国的高等学校音乐教育逐步从精英教育向与大众教育兼顾的方向发展。音乐教育发展到今天,出现了前所...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教育评论》2014年10期
教育评论

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融合——对马丁·特罗的重新解读

马丁·特罗(Martin Trow)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理论的创立者,他不仅提出高等教育由精英阶段发展到大众阶段是必然趋势,而且分析了进入大众化阶段的高等教育在课程和教学形式、学生的经历、高等教育观、领导与决策、学术标准、入学和选拔、学术管理形式、内部管理等方面发生的变化。他特别强调,“在大众化阶段,精英高等教育机构不仅存在而且很繁荣”[1],我国许多学者将这一论断作为在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坚持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二元划分”的理论和实践依据。但是,马丁·特罗并不是一个忠实的“二元划分”论者,他同时认为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是相互融合、相互渗透的。一、民主社会中的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马丁·特罗将高等教育分为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他这样划分的目的不是为了在高等教育与社会阶层之间建立线性关系(即精英教育塑造社会精英,大众教育培养普通社会公民)。对马丁·特罗来说,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只是高等教育的两种不同模式,不是划分社会成员等级高低的依据。(一)不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集美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6年01期
集美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大众高等教育的发展与精英教育目标的实现

综观历史,世界各国大、中、小学校教育都经历了从精英教育到大众教育的发展过程。既反映了社会经济、文化和科技发展的需要,也体现了实现教育机会均等的理念。当社会发展到每个人都有接受高等教育的平等权利和机会时,“大众教育和英才教育便为大众教育阶段同一个教育体系中的两种教育类型”[。1]282大众教育是面向大多数资质一般的学生而实施的教育,精英教育是面向少数具有极佳天赋和潜质的学生实施的教育。我国是“后发外生型”的发展中国家,1999年以来,高等教育依靠政策推动,走“外延式”为主或与“内涵式”并重发展的道路,高校连年扩招,总体规模持续扩大,毛入学率逐年上升,已由精英教育向大众化教育迈进。根据统计,目前全国共有高校2 003所,各类高等教育在校生2 000多万人,毛入学率达19%,达到发展中国家18%~20%的平均水平。但是,由于教育投入相对额逐年下降,高校基础设备设施和师资配置普遍不足,学生素质状况相对降低,教学管理和办学秩序受到冲击,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