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什么不是幸福

幸福是一个美好而诱人的字眼,是人人向往和追求的目标和状态。那么,究竟什么是幸福?幸福在哪里?恐怕千人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希望与命运

——精神的漫游需要巨大的生活场景为它提供自由想象的世界,然而我们的道德生活却不能安抚精神自由的需要——作为教育学的知识视野,迫切需要涌现创新的勇气,打开一个更加开阔的伦理视域。可以看到,我们的教化哲学还过于直率和实用,同时又充满太多沉闷和凝重。我们需要新的空气和崇高的向往,鼓起前进的勇气和生活的力量,向前方、向未来憧憬——寻找精神教化的道路、安置心灵生活的方向、占有未来的理想与幸福——这是希望德育追求的理想。——希望——确立起道德教育的本体论对象——人的理想生活。希望为道德教育带来精神气质的改变,道德教育不仅是为了培育道德的人,更是为了追求美好幸福的理想生活。向精神世界靠近,超越日常和直观的生命需要,直面信仰的生活和历史的命运,这是希望德育的精神境界。希望是一个独立的世界,道德生活在这个世界中重新返回到存在的本体之中。打通伦理与存在的隔断,在更大的生命视野中理解道德教育的责任,使道德生活与人类未来和美好理想联系在一起。希望重新确...  (本文共20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亚里士多德幸福思想研究

亚里士多德是西方哲学史上第一个对幸福问题进行深入系统研究的人,其《尼各马可伦理学》和《政治学》两部著作,更是被看成是有关人类幸福的实践科学。亚里士多德以灵魂论为基础,从人的理性功能出发,论证了幸福是灵魂的合乎德性的实现活动;并依据潜能和现实理论,指出幸福不仅仅是拥有德性,更重要的是德性的实现活动,而且要持续一生。他把幸福划分为两种,即沉思的幸福与德性的幸福,并认为沉思的幸福是最大的幸福,是最类似于神的幸福,但只有少数人可以达到;而属人的道德德性的幸福是第二好的,但却是大多数人可以实现的幸福。亚里士多德对幸福的探讨,是以属人的幸福为核心,围绕着如何实现道德德性的活动而展开。他认为,德性幸福的获得必须以中道为原则,因为与情感和实践相关的道德德性是一种选择的品质,存在于相对于我们的中道之中。对中道的正确把握,需要具有实践智慧的人。实践智慧是幸福生活的保障,没有实践智慧也就不可能有幸福。亚里士多德又指出,人天生是政治动物,趋于城邦的生活...  (本文共2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为了幸福

以亚里士多德的德性伦理作为研究的主题,既有学理上的因素,亚里士多德乃“伦理学之父”,更是出于对现实的关切。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西方伦理学界兴起了一场复兴德性伦理的运动,主要是针对现代规则伦理的缺失及其生活世界的道德危机。当代德性伦理论者大都从亚里士多德那里汲取养分,因为亚里士多德作为德性伦理的经典阐述者,揭示了“德性”概念的深层涵义,最有助于抓住规则伦理学之要害。本文力图恢复亚里士多德德性伦理的本来面目。在介绍了古希腊城邦社会生活和文化精神的特质,从而说明亚里士多德德性伦理学诞生的社会环境和精神环境及其与前人之间的可能联系之后,本文分别从宗旨、实质、核心上阐述了亚氏的幸福论、理性观和中道思想,以及他的公正德性和友爱德性。亚氏的德性论坚持目的论的思路,他是为了幸福而探讨德性的。但他的幸福目的论是内在的、过程中的目的论。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德性与幸福从未分开过。幸福不是财富、荣誉之类的外在善,这些东西都不是取决于幸福的主体自身。人...  (本文共18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康德道义论的目的论研究

学术界有一种广泛流行的观点,认为康德道义论与幸福论和功利论的对立,就是非目的论和目的论的对立;道义论似乎就是反目的论,或至少是非目的论;人们也往往把幸福论和功利论叫目的论伦理学。但康德道义论也是一种特殊的目的论,即理性目的论;康德道义论和目的论的区别不是非目的论和目的论的区别,而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目的论的对立和区别。规定意志的既可能是理性也可能是感性欲望。但理性在规定意志的时候,也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纯粹实践理性在规定意志;另一种是工具理性在规定意志。当理性做工具性使用时,表面上是理性在规定意志,但实质上,它是帮助感性欲望在规定意志。所以,康德认为只有不依赖任何经验条件,独立于各种感性欲望和爱好的纯粹实践理性才是意志唯一的规定根据。而且,在最终的意义上,纯粹实践理性对意志的规定也具有优先性。如果工具理性对意志的规定具有唯一性和优先性的话,纯粹实践理性就会从属于工具理性,那就会隐藏一个取消纯粹实践理性的风险。因此,康德坚决反对工具理...  (本文共18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守护夜空的星座

本文以马克思主义为基本指导思想,批判地通过阿多诺的视野来考察一段美学的问题史。西方哲学从古希腊开始,经过德国古典时期,再到当代,一直有这样一条线索,即,以美学为契机和动力来进行自我改造和自我更新。如果以此作为整个西方美学研究的大背景,那么可以说,美学在哲学家那里乃是为了解决哲学的问题与困境。这个问题从近代以来很大程度上是理性的问题与困境,而美学正是那被借助以便拯救理性又将其扬弃的东西。这也构成了本文对阿多诺美学思想展开研究的一个背景。阿多诺的星座隐喻是其思想中的一个迷人之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并不把他当作一位单纯的美学家或者哲学家,而是把他当作一位以美学为旨趣的诸问题的开启者。在本文的第一章,我们通过一个回溯性的工作来对上面所说的线索进行勾勒。这主要涉及到古希腊哲学(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德国古典哲学(康德、席勒、黑格尔),当代哲学(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当然,这不是一个单纯的历史回顾,而是对问题的逻辑发展进行考问。另外,我们...  (本文共2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