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学”不应有中西之分

编者按$$    86岁高龄的何兆武先生,是著名历史学家、中国近代思想史专家、清华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主要著述有《中国思想发展史》及其英文版、《历史与历史学》等。译作包括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中的《社会契约论》、《西方哲学史》、《哲学问题》、《历史的观念》、《历史理性批判》、《思想录》、《法国革命论》等。近日他的《上学记》(何兆武口述,文靖撰写,三联书店2006年8月第一版)一书广受好评。尽管书中叙述的只是上世纪20至40年代期间他在西南联大等学校的求学过程,却蕴含着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对整个20世纪历史的反思,对我们重新认识过往、观察现在以及展望未来都有着重要的启迪。$$    何兆武先生尤其对中国与西方的文化交流的曲折历程有深入的研究,同时对中西学术精神真义有深入的思索。他近年来擅长以口述体的方式,忆旧探新,于是一些重大问题在他这里都变得举重若轻。下面就让我们听他娓娓道来吧。$$   当中国遇到英国$$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2016年19期
中学历史教学参考

碰撞与交汇:“西学东渐”一课教学解读

鸦片战争的胜负显现了中西发展的差距,也击碎了中国人“天朝上国”的迷梦。伴随着列强的炮火,西学的浪潮和清王朝的衰微,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资本主义文化交汇、碰撞,中国文化同其政治、经济一样,艰难地迈上了近代化的征程。陈旭麓先生在《近代中国社会的新陈代谢》中指出:“在鸦片战争的整个过程里,中国以中世纪的武器、中世纪的政府、中世纪的社会来对付近代化的敌人。战争以严酷的事实暴露了这种差距,促使一批爱国知识分子在比较中思考。于是,在中国社会缓慢地发生变化的同时,出现了《海国图志》《瀛环志略》等著作……地理学中寄托了他们经世匡时的苦心,并标示了中国文化近代化的开端。”近代中国思想解放的潮流,主要是解决“中国向何处去”这样一个历史课题。这一潮流既是中学面对西学挑战的自救,也是传统与近代的交汇;既是对当时中国现实问题的思考,也是对西方冲击和挑战的回应。基于教学实践及深人反思,笔者结合岳麓版必修III第20课“西学东渐”的内容试图进行学术性梳理,以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天地(C版)》2017年04期
中学生天地(C版)

前行与回首

网上鸡汤文一抓一大把,有时也让人困去的成功以保持清醒,切断过去的悔懊,无使惑。你先是被告知,既不可沉溺往日荣光又不自己狭隘。可空叹故去悲情,觉得在理;又看到,人不能“忒修斯之船”的谜题告诉我们,我们是忘记过去,也觉得在理。谁错了?我看都没错,过去与未来的媒介,我们正是在不断洗涤过无非其中道理非心灵鸡汤三言两语能解。去又存留过去的过程中塑造了自己。当过去回首过往与奋力前进向前看,二者不但的枯枝落叶洗净,金珠玉玑留下,那留下的,不矛盾,还应该结合起来。便构成了我们的底蕴与素养。清朝人显然是不通晓这一点的,先是自英国洗涤了君主专制,完成了资产阶级以为天朝上国,被英国打得落花流水。天朝迷革命,却保留国王维系忠诚与荣誉;法国时尚梦幻灭后,又光知道自己已经败绩,以致软弱产品日新月异,却不忘应用手工这一古老的无能。到了民国也没好到哪儿去——新文化制作方法。运动一来,旧的倒是抛了,可又抛得太过,金“前行与回首,就像日神与酒神那样,既玉与破烂一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史志》2015年14期
黑龙江史志

试论天朝上国观念在晚清的崩溃

国内古人一直有一种天圆地方之说,认为华夏是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其他的周边国家、民族均是野蛮落后未开化的“夷狄”,通过各种学术论说,在很多的名家经典之中都体现出了天朝上国的观念。这种观念自形成以后,对中国的发展影响深远。从第一次鸦片战争被西方列强打开国门之后,这种观念逐渐走向崩溃消亡。一、1840年—1883年,晚清对天朝上国观念认知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敲开了晚晴的大门,但也使一部分的有识之士开始开眼看世界,这部分的封建士大夫纷纷著书立说,倡导“师夷长技以制夷”,但却没有引起当权者和广大封建士大夫的认知,只有沿海地区寥寥无几的官员和文士进行了“师夷长技”的实践,但对整个晚清政府而言,只能说引起了一圈涟漪,当权者和广大封建士大夫仍然是抱着天朝上国的大国思想,在民间的茶坊酒肆还是高高挂着“莫谈国事”,整个晚清政府仍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大多数的国民仍保持着天朝上国的观念、姿态。1856年,第二次鸦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贵州社会科学》1988年04期
贵州社会科学

近代先进的中国人向西方学习的历程及选择

雄踞世界东方的中华民族,曾以悠久灿烂的文化对整个人类的文明进程施予了极大的影响。但是,当一个民族的昔日荣耀变成为包袱,以文物礼义隆盛的“天朝上国”自居,深壁固拒,夜郎自大,就会变荣耀为屏障,滞碍本民族进步的步履。正是当中国封建统治者做着 “万国向化”迷梦而跳姗不进时,西方却经历了文艺复兴、产业革命等社会变革,跃居世界前列,随着“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世界各地”①,终于明火执杖地来叩中国这腐朽的老大帝国之阁了。“天朝帝国万世长存的迷信受到了致命的打击……闭关自守的、与文明世界隔绝的状态被打破了。”②严峻的现实势必更新陈旧的夷夏观念,以至于“取西方之文明尽有之”③。近代先进的中国人从此踏上了学习西方,走向世界的艰难而曲折的历程。而回溯这段历史,探讨近代先进中国人在学习西方过程中的思想递如与选择取舍,在今天仍是十分有益的。 西方资本主义列强以坚船利炮撕破了中国的封建壁垒,其目的仅在于更大限度地从中国攫取经济权益。因...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杂文月刊(原创版)》2008年03期
杂文月刊(原创版)

崇拜先进是一种美德

“崇洋”在很多时候,表现的是一种崇拜先进的行为与思想,并非连不好的东西也去崇拜。可不知为什么,有些人硬是要妖魔化它的应有之义,把它说的那么十恶不赦。“崇洋”实际是近代以来,国人一种很可宝贵的认知,是用我们的一次又一次失败换来的。在此之前,中国朝野总是以天朝上国的心态看待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可与别人一交手,结局几乎都是惨败。特别是在甲午战争中,被我们从来瞧不起的小国—日本打败,使中国社会发生了一次强烈的地震。10年后,当日本在日俄战争中战胜了俄国,这次地震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比上一次更为强烈—这毕竟是西方列强第一次被西方之外的国家打败。受这次刺激的影响,中国社会崇洋的思潮进一步扩大,突出的表现是大批留学生前去国外留学,其中尤以去日本的为多。这除了日本是我们的近邻、留学费用低以外,想看看日本为什么会在短短的三四十年内,就把它一向奉若神明的老师—中国打败,并击败了比中国更为强大的俄国,更是原因之一。同时,由于美国的带头,用“庚款”去美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