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笔名太怪 解读生碍

说来惭愧,乍见李君维先生自述笔名“东方蝃蝀”由来(见2007年4月1日《文汇报》“笔会”),对“蝃蝀”音义一时两茫然,不得不现翻词典。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标音为dìdōnɡ,径解为“虹”,旧版则说古书上指虹。复检方知古书乃指《诗经》。《诗经·鄘风》开篇即为《蝃蝀》,首句是“蝃蝀在东,莫之敢指。”先前乡俗大人警告小孩不得随意以手指虹,禁忌想必出自此处。想到自家《诗经》中所熟篇目,不过《关睢》、《相鼠》、《东山》几篇,益发惭愧。$$君维先生解释“取这个怪僻的笔名无非是想引人注目,便于出名。这也是从张爱玲散文《必也正名乎》中得到的灵感。张爱玲在这篇文章中虚拟了好几个怪僻的笔名,其中有东方髦只、臧孙蝃蝀等,我来个移花接木,张冠李戴,为我所用。趁此说明,不敢掠美。”一旦“掠美”,必给笔名研究者带来困扰,不知渊源所自。不过,如此“移花接木”,也算能工巧匠。$$张爱玲此文中还说:“仿佛有谁说过:文坛登龙术的第一步是取一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同舟共进》2018年01期
同舟共进

笔名漫谈

热爱阅读,自然关注书刊的作者。固然钱笔名却很不寻常。譬如,茅盾的《子夜》开始钟书对一个求见他的英国女士说:“假在《小说月报》连载时,署名“逃墨馆主”。如你吃了这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个下因为孟子说过,天下之人,不归于阳,而归于蛋的鸡呢?”但是,一旦这个鸡蛋和别的鸡蛋墨。阳即阳朱,茅盾取阳子下的“朱”字,表味道不一样,人们自然会问:这倒是哪个鸡下示倾向于红色革命。确是这样,茅盾早年就参的蛋呢?注意到作者本人,自然就注意到作者加了共产党建党初期的活动。著名科普作家高的名字。不少作家是以笔名行世的。笔名最大士其,原名高仕錤,留美归国后,在南京中央的特点是自由性大、变化多端,其中演绎出不医院工作,看到当时社会一片黑暗,痛心疾少故事,还发生了不少引人入胜的趣事。首,辞去医院工作,改名高士其,愤怒地说:“取掉人旁不做官,去掉金旁不为钱。”抗战笔名何其多爆发后,克服重重困难,奔赴延安。说到做到,反映了他的高风亮节。“笔名”是外来词语,在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阅读(初中版)》2016年17期
中学生阅读(初中版)

换个角度看友谊

我心不在焉地玩着手中的笔,回想着课前才发生的事,心里好烦,好纠结,说好了与好友一起写小说,我却因想不出笔名而苦恼,咬着笔琢磨了好久都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我扭头荇看好友,她已经在唰唰唰地行文了,我凑近去看,瞅见了她起的笔名,真心觉得好。于是,我就起了个跟她的只有一字之差的笔名不料,我们因这事吵了起来,好友看我俩的笔名差不多,便重起了一个;我瞬间来了气.便和她吵起来“咱俩是不是好朋友?”我质问道。她回答:“当然是了怎么了?”“那你为什么改笔名?”我追问。?‘我不想……”“不想跟我一样是吗?”我打断了她的话,“行!我还不稀罕呢!”我随手把本子撕了我看到好友极力忍住泪,想向她道歉,但还是走了,“起立!”“老师再见!”竟然下课了,可最后这道题我还没听呢,怎么办?我左问一个右问一个,她们都说不会。这时我觉得己好无助做个深呼吸,收了收情绪,我决定去问老师u我定了定神,敲响办公室的门“进来”老师抬头春了我一眼广有什么问题吗?”我把本子轻放在老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天地(C版)》2014年03期
中学生天地(C版)

笔名

~~笔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学生》2014年12期
当代学生

作家使用笔名之谜

“很多作家都跟笔名——另一个自我,具有亲密甚至迷失的神秘关系,其造成的冲突经常是非常严重和不可逆转的。”不论采用某个笔名的初衷是什么,一个笔名一旦出现就能形成自己的生命。很多作家都跟笔名——另一个自我,具有亲密甚至迷失的神秘关系,其造成的冲突经常是非常严重和不可逆转的。不久前,在英国仅售出1500册的《布谷鸟的呼唤》忽然走红。这是因为它的作者加尔布雷思既不是退伍的英国军官,也不是一位文学新秀,更不是男性,而是J·K·罗琳。罗琳为什么另起笔名写书呢?这个问题耐人寻味。大凡在媒体上发表文章的人,几乎都曾用过笔名。很多作家还不止一个,如茅盾就用过九十个左右的笔名。而鲁迅曾用笔名多达一百二十八个。作家使用笔名有三个理由:第一,一个女作家伪装成男性作者。科幻小说作家詹姆斯·提普垂,是芝加哥女人艾丽斯·谢尔登的笔名。“提普垂”和谢尔登的关系是复杂的,没有“提普垂”,谢尔登的创造性就被削弱了。20世纪70年代末期,谢尔登的这一“新身份”被发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邵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3期
邵阳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蔡锷的击椎生笔名考论——兼与殷英同志商榷

蔡锷早年为了宣传西方民主理论和反清革命思想,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和诗歌。在当时政治形势下,为了隐藏自己真正的身份,以免遭受清政府的迫害,蔡锷的这些文章和诗歌常采用当时革命志士惯用的方式以笔名发表。由于某种原因,对于这些笔名,蔡锷本人后来并未提及,但经过一些学者的考证,有的得到了确认,有的却还存在歧见。击椎生这个笔名就属后一种情况。有鉴于此,笔者不揣浅陋,试就已掌握的一些材料,对蔡锷的“击椎生”笔名作一考论,以求教于方家。一、问题的提出关于蔡锷早年的笔名,人们最早可能是从蔡锷的年谱中获知的。李文汉1943年的《蔡公松坡年谱》中1899年条中说:“时投稿于《以清议报》,署名孟博,奋翮生者是也。”[1](P421)刘达武1943年所编的《蔡松坡先生遗集》中《年谱》1900年条中说:“梁启超召公入新民丛报馆襄笔政,公署名奋翮生一署击椎生撰军国民篇以唤醒国人。”[2](P6)根据这些年谱的说法,孟博、奋翮生、击椎生也就被普遍认为是蔡锷的笔名...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