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小学科学教育初显“黄宗羲定律”

我国新一轮课程改革将小学的自然课改为科学课,其初衷是要克服传统的分科教育中存在的知识割裂、内容封闭、学生负担过重的弊端,培养中小学生的科学素质。但在一些地方,科学课却走进了一个怪圈:一方面学校师资的缺乏严重阻碍了科学课程的推广;另一方面,一些师范院校专门培养的科学教育专业的教师又难以找到就业岗位,而且在一些地区,越是科学课教师短缺的学校,科学教育专业的毕业生越是进不去。$$历史上,我国历代税赋改革,每改革一次,农民负担在下降一段时间后,都会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走向原先改革目标的反面。这就是著名的“黄宗羲定律”。日前在昆明举行的小学和幼儿园科学教育国际研讨会上,一些学者直言,当前中小学科学教育似乎也出现了“黄宗羲定律”。$$这边“喊渴”,那边“望洋兴叹”$$云南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省份,教育发展的地区不平衡特征比较明显。云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席学荣坦称,相对科学课的教学要求,该省的科学课教师显得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风窗》2010年04期
南风窗

不全是“黄宗羲定律”问题

陈家井村的事情不全是“黄宗羲定律”问题,甚至主要不是这个问题。当今中国和中国农村已经在制度上没有了“黄宗羲定律”发生的社会条件,这个术语现在可能只有比喻的意义。但这个村的事情本身,对于分析中国土地问题具有标本价值。采写陈家井土地事件的记者提出了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农民自己的土地被竞卖,而竞买者是农民自己!究竟哪里出了问题,以致有如此“荒唐”的事情?在限定的前提下,解决陈家井村的问题似乎没有更好的答案。这个村有150多户需要宅基地建房,但只获得了6亩宅基地使用指标。其他800亩地似乎只能是农业用地。这6亩宅基地又允许自己建房,大概容纳十余户人家的独栋房屋。若用抓阄的办法确定建房农户,显然不合适。利益太大,抓阄这类对当事人风险很大的办法就不合适。要找到比较好的办法,必须理解我国农村土地产权的真正性质。土地所有权的实际意义要体现在经济权利上。如果仅仅搞低附加值的农业,农村土地的承包权就像所有权,大家不会争得太厉害。一旦有了大的利益分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场现代化》2010年07期
商场现代化

走出“黄宗羲定律”怪圈

一、“黄宗羲定律”怪圈的含义中国的赋税制度,从夏商开始每朝每代都在进行着变迁,直至民国,仅重大变迁就有八次之多。但每次改革的实际情况是:农民的负担在下降一段时间后会涨到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明清思想家黄宗羲注意到这一现象,并对中国秦朝以来的土地制度进行系统的研究与评论,指出单纯的并税在短期内能够使“向来从弊为之一清”,然而并不能持久,时间一长,势必出再一次的赋税征收高潮。这一观点历史上称之为“黄宗羲定律”。二、反映农民负担的各项数据表1(单位:亿元)1990至2006年我国财政总支出与行政管理支出费用表2(单位:元)1990至2006年我国农民平均每人年纯收入与税费支出数据来源:《中国统计年鉴》1991-2007数据整理。根据表2中的数据可以看出,我国农民的税费负担从1990年到2001处于上升状态,从2002年开始处于下降状态。三、导致农民负担沉重的原因1.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农民负担问题与农民收入密切相关,从表2中可以看出,农民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市场》2010年18期
中国市场

农村税费改革能否走出“黄宗羲定律”的怪圈

农村税费改革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农村综合改革的主要内容之一,对农村综合改革能否取得成功,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学术界,有学者对农村税费改革能否走出“黄宗羲定律”的怪圈表示担忧。本文认为担忧无可厚非,可提醒我们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但这是不必要的,“黄宗羲定律”是封建社会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当今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与封建社会有本质不同,我国农村税费改革一定能走出“黄宗羲定律”的怪圈。1“黄宗羲定律”产生的历史条件现代学者秦晖结合《明夷待访录》,从历代农村税费改革中总结出“黄宗羲定律”,即历史上每次农村税费改革,受社会条件的限制,农民负担在下降了一段时间之后,会涨到一个比改革前更高的水平,走向原来改革的反面,形成“改革—加重农民负担—再改革—再加重农民负担”的怪圈,最终积重莫返。不可否认,中国历史上的农村税费改革确实有“黄宗羲定律”揭示的规律性现象,但这是与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紧密相关的。1.1封建社会特殊的产业结构在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西南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再探政府机构改革“黄宗羲定律”破解之法

早在20世纪40年代,我们党就搞过三次精兵简政。毛泽东同志要求精兵简政必须是严格的、彻底的、普遍的,而不是敷衍的、不痛不痒的、局部的〔1〕。也就是说,它是一场革命。新中国建立至改革开放前,政府机构改革这场革命亦从未停止过,我国先后进行过三次较大规模的机构精简。改革开放后,政府机构改革继续推进。邓小平同志在1982年指出:“精简机构是一场革命”,“如果不搞这场革命,让党和国家的组织继续目前这样机构臃肿、重叠、职责不清,许多人员不称职、不负责,工作缺乏精力、知识和效率的状况,这是不可能得到人民赞同的”〔2〕。迈入21世纪,政府机构改革仍然是一场革命,是进一步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突破口,是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一、历次政府机构改革终难跳出“黄宗羲定律”怪圈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相继进行了五次大规模政府机构改革,即1982年大幅度精兵简政,以解决经济建设中领导体制问题为主要目标的改革,1988年以政府职能转变为总要求的改革,19...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周刊》2006年09期
中国经济周刊

突破“黄宗羲定律”

2月21日,新华社授权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我们认为,这一文件主题鲜明,重点突出,任务明确,措施具体,内容丰富,涵义深刻。既是对以往实践的很好总结,更是对今后工作的科学指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站在历史的新起点上,我国已经总体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发展阶段。为此,适时进行公共政策重心的调整,推进新农村建设,促进我国现代化进程向更高层级发展,不仅必要,而且可行。必须看到,当前农村还存在一些关系长远发展、影响农民切实利益的现实问题,急需通过改革予以解决。而从形势出发,首先应该迅速推行以巩固税费改革成果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综合改革) 2006年,全国将全面免征农业税,这是国家、集体与农民三者利益关系的一次重大调整。取消农业税的积极意义显而易见,但也可能使农村原有的深层次矛盾凸显,并引发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因此,围绕巩固农村税费改革的成果,必然会引出加快推进步及面更广、层次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