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官上任”的五个关键点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一位新校长到职,人们都希望他能带来点新气象;而新任校长工作创新的欲望也是比较强烈的。但是,工作创新是有条件的,它并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只有在主客观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创新才能达到目的,否则,即使创新的思路再好,也无法在实践中实现,或无法达到创新的效果。$$循序渐进,把握节奏$$新任校长走马上任,往往会以局外人的视角来观察学校的现状,以局内人的责任来思考学校工作,两者的结合,就会使新任校长在发现问题的过程中不断形成新的工作思路。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因为有新思路才会有新发展。但是,各方面的期望会给新任校长带来不小的压力,使其工作上容易急于求成,新主意、新点子不断推出,并且具有很大的跳跃性。虽然这可以使教职工带着一定的压力去努力工作,但是,教职工思维方式和工作方式的转换是需要过程的,如果新任校长把握不好节奏,就会使教职工在压力下产生焦虑,在突变中无所适从,在工作中浮躁应付。$$因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廉政瞭望(上半月)》2016年12期
廉政瞭望(上半月)

这次换届,新官上任静悄悄

近日,《人民日报》刊文披露了此次换届,围绕新官上任出现的新变化。中部省份的一名干部正在党校学习,其间组织找他谈话,调整岗位到交接然后报到,前后只用了大半天。这名领导次日赶回党校继续上课,他感慨:“过去难以想象,如今这样利索点挺好。”今年10月27日,湖北宜昌202名县级干部在集体谈话后,当场交接。县市区党政主职由市委领导送去,开干部大会宣布上任;其他交流干部,由各县市区委书记、组织部长接回,两天内完成工作交接开始上班。基层一些人员反映,以前有的新领导对办公室很“讲究”,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领导之友》2017年04期
领导之友

新官上任怎么干

策划人语2016年是地方各级党委“换届之年”,一大批德才兼备、实绩突出的优秀干部陆续奔赴新的领导岗位。他们的一举一动,代表着一级党委、政府的形象,释放着新班子的执政理念和发展思路,影响着一个地方和单位的科学发展。本期特别策划,我们将目光聚焦在“新官上任怎么干”,既从宏观上为其开篇布局出谋划策,点出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领导之友》2017年04期
领导之友

新官上任莫患“政绩焦虑症”

换届过后,一批政治坚定、经验丰富、年富记,重权在握,“大展宏图”,激起一波又一波的力强的同志,走上新的领导岗位。新官想尽快打波澜。开工作局面,早出政绩,这是好事。但脱离实为了尽早把自己的思路转化为“成果”,来个际,不讲科学,为了制造政绩、营造新气象而急开门红,以便一鸣惊人,有些领导干部一上任就功近利的行为,则演变成了“政绩焦虑症”,此乃急不可耐,几近疯狂,但那种“情况不明决心新官之大忌。大”的照搬照抄模式,注定没有前途。2004年“政绩焦虑症”主要表现为:贪大、图快、求10月,王珉由江苏调吉林工作,被媒体称为全,独断专行,大搞一言堂。遇事不经过深入调“王大胆”,但最终的结果也不是他所吹嘘得那样研,集体讨论,脑袋一热就仓促决策,盲目制定美好。在辽宁省委书记任上,王珉工作重点之一各种新方案、采取各种新措施、落实各种新办就是“国企国资改革”,终因夹带自己的“私法、上马各种新项目,结果弄得虎头蛇尾,甚至货”过多,搞得老百姓怨声载道,涉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北之窗》2016年21期
东北之窗

大连新措施为新一届县乡领导班子助跑

今年是市县乡党委换届之年,为避免换届后新官上任“动力不足”,大连市通过开展专题教育、完善体制机制、加强管理监督等“3+3+1”措施,引导激励新一届县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内生动力,积极作为,勇于担当。并出台相关工作意见,进一步压实各级党委的主体责任、党委书记的第一责任和相关部门的工作责任。三个专题教育“领航”。突出正向激励,把激发干部干事创业热情作为加强新一届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管理监督的重要内容。市县乡三级党委统筹谋划,分解任务,辩证施策,引领新任职干部准确把握当前形势,切实增强工作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大连市委召开了新任职县区委书记全面履行从严治党责任座谈会,市委书记带头讲党课,进一步厘清县区领导班子成员,特别是党委书记履行的全面从严治党的责任,增强履行责任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纪委书记、组织部长围绕全面从严治党,就党风廉政建设和选人用人工作分别提出具体要求。县区党委突出抓乡镇党政正职或新进入领导班子、异地交流任职以及从企业或高校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时代报告(奔流)》2016年10期
时代报告(奔流)

铜管烟袋

陈碧泉当上乡长后的第二天,老爸陈清波打电话让他火速回家一趟。电话里老爸口气非常地急促,他不由心里一抖,暗自猜想可能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尽管他是新官上任,事情很多,还是立马安排好工作,火速让司机带他回了家。哪知刚进门,老爸铁青着脸,不顾司机在一旁,呵斥夹杂着挖苦说:“呵,当官了,坐小车回来了,显摆啊?”弄得他面红耳赤,无言以对。他只能让司机开车先回。“跟我来!”陈清波口气依然很冲。陈碧泉随着父亲进了堂屋。屋里摆设简单整洁,正面桌上醒目的摆放着一张老人放大了的带框相片,这是清波之父,也就是碧泉祖父陈流水的遗像。相片上的老人面相清癯严肃,目光如炬,特别是浓密的络腮胡,使其显得十分的威严。清波穆然地注视着遗像,深深一躬,而后并不言语,只是用眼角扫视了一下儿子。碧泉会意,立马学着父亲向祖父遗像躬身施礼。屋里一时显得异常肃静。“爸,我刚上任,工作很忙,让我回有什么事吗?”“有,当然有,是个天大的事呢!”清波老人说着转身进了里间,出来时,手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