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在民族地区坚持实施“双语”教育

本报北京4月11日讯(记者毛帽)“在西藏等藏族群众聚居的少数民族地区,我国长期以来坚持开设藏语文课程,通过跨省区协作,用藏文编写各学科教材、用藏语传授教学内容。”在北京语言大学今天举行的联合国2008年国际语言年暨第九届国际母语日庆祝活动开幕式上,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说。$$该负责人强调,中国政府始终把保护民族语言文字视为建设平等、团结、互助、和谐民族关系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多维视野下的双语教学发展观

内蒙古地区实行的“蒙—汉—外”双语教学,不仅是中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中的特殊类型,同时也是内蒙古地区民族学校教学活动的重要形式。它既是内蒙古民族教育改革与发展中的重点和难点,是当前内蒙古民族教育改革与发展的突破口,又是制约内蒙古民族教育质量的瓶颈。它的质量的高低直接影响着内蒙古民族教育发展的整体水平,影响着蒙古族人才的培养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稳定发展和繁荣强盛。民族语文和汉语、外语教学有机结合,构成了内蒙古民族教育的最鲜明的特色。少数民族学生在学好本民族语文的基础上,学好汉语和一门外国语已成为内蒙古地区,甚至全国少数民族地区民族教育发展的总趋势。蒙汉双语教育是我国整个民族教育事业和民族地区社会发展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内蒙古自治区作为西部地区一个重要的省份,其蒙古族教育不仅具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内涵,而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蒙—汉—外”双语教育步入了正确而迅速发展的轨道,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在这篇博士论文中,笔者试图以民族语言学、语言...  (本文共2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教育》2008年05期
中国民族教育

动态

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副司长张强:我国在民族地区坚持实施“双语”教育4月11日,联合国2008年国际语言年暨第九届国际母语日庆祝活动开幕式在北京语言大学举行。教育部民族教育司副司长张强在会上指出:“在西藏等藏族群众聚居的少数民族地区,我国长期以来坚持开设藏语文课程,通过跨省区协作,用藏文编写各学科教材,用藏语传授教学内容。”张强强调,中国政府始终把保护民族语言文字视为建设平等、团结、互助、和谐民族关系的基础,并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我国民汉双语教育政策发展主要特征

我国是一个拥有56个民族的国家,民汉双语教育作为一种特殊而重要的教育模式,这种教育形式在我国各级各类教育领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为了不断推进少数民族地区双语教育的发展,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颁布了很多关于民汉双语教育的文件。从1951年至2015年,我国共召开了六次全国民族教育工作会议。全国民族教育工作会议是国家政府层面的最高级别的关于民族教育重大会议,每次会议的文件将成为一段时期指导我国民族教育工作的纲领性政策文本。双语教育是我国民族教育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对历次全国民族教育工作会议政策文本中有关双语教育部分进行梳理和分析,可以了解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我国民族教育政策发展趋势及其基本特征,为我国民汉双语教育研究与实践提供参考借鉴。本研究基于教育教学理论与民族理论与政策的视角,主要对我国六次民族教育工作会议中关于双语教育政策内容进行详细的文本分析与回顾,总结出我国双语教育发展逻辑所呈现的主要特征,探讨双语教育政策的内隐价值及...  (本文共13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好家长》2019年36期
好家长

是园长,更是妈妈、导师和朋友——记南京三之三力树双语幼儿园园长陈传超

南京三之三力树双语幼儿园是由南京力树教育投资公司倾力打造的一所双语幼儿园,幼儿园秉承“全人教育”理念,以国际先进的教学理念为指导,融合东方道德文化及西方创新思维,旨在培养人格健全、具有国际视野的幼儿。而今天我们要采访的就是南京三之三力树双语幼儿园的领路人——陈传超园长。第一次见陈园长是在一次会议上,精干、凌厉、美丽、时尚,是陈园长给我的第一印象,这种印象一直持续到再次见到陈园长。那次的会议有一些小朋友参加,看到陈园长的时候,她正蹲在地上,单膝着地,跟孩子们说着什么。她看着孩子时的神情中充满了温暖和柔软,跟我之前见到的她有些不一样,此时的陈园长更像是一位俯身倾听自己孩子的妈妈。陈园长说:“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正是源于对孩子的喜爱和对这份职业的热爱。而选择三之三力树双语国际幼儿园,是因为这是一个适合我的平台,三之三所倡导的办园宗旨和教学理念跟我的教育理念是十分契合的。”孩子眼中的“园长妈妈”南京三之三力树双语幼儿园以全人生命教育为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研究》2017年12期
贵州民族研究

我国少数民族实现双语的两大指标

一、题解实现双语,是我国少数民族语言生活的一项重要内容。我国少数民族在现代化进程中要发展,要繁荣,必须走一条“母语+通用语”的双语路线。这是解决少数民族语言问题的最佳模式,也是多年来全国上上下下已取得的一个重要的共识。但是,怎样实现双语,怎样确定双语的指标,则是一个尚未完全被认识清楚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发现许多人在确定双语指标时,只片面地追求语言指标,以为语言指标达到了,即多数人都学会了通用语,就已达到了双语的目的,而对与双语密切相关的社会指标则被忽视了。而且在双语这一对语言(母语和通用语)中,只强调通用语指标,忽视母语指标。上述的认识,是片面的。从多年的双语研究和双语教学实践中,我深深认识到怎样确定双语的指标是做好双语、实现双语的关键之一。指标定不好,或带有片面性,就无法实现真正的双语。在这篇论文里,我着重论述我国少数民族实现双语必须确立两大指标:一是语言指标,即语言习得指标,具体是母语是否得以传承,通用语是否掌握好,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4年15期
课程教育研究

浅析双语教育之必要性

引言十多年来由南京爱德基金会社会福利部跨国牵线,并在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聋童双语教育实验已经在江苏省生根发芽、开花结果[1]。2004年来爱的基金会与挪威Signo基金会合作成立“中挪SigAm双语教育项目”为期5年,江苏、四川等共有8所聋校参与。该项目中许多教师和家长定期接受培训,重新认识中国手语的语言规律和使用价值,了解聋童的第一语言(即中国手语,本文称为自然手语)和帮助他们学习第二语言(汉语)的方法,逐渐转变了他们的观念[2]。1双语聋教育的基本含义操双语通常指在日常生活中能使用两种民族语言自如地交流。对聋人来说,双语指掌握一种聋人手语(自然手语)和一种民族共同语(汉语)。双语教育以孩子获得两种语言,并能用来交流和学习,技能都达到或接近熟练程度为目标。聋童还没能熟练自如地说话的时候耳朵就聋了,应当充分利用他们的视觉优势来认识世界,尽早学习自然手语,他们有权利把本国手语作为第一语言来自然获得,把本国的主流语言作为第二语言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