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法律是一种地方性知识

美国著名文化人类学家吉尔兹首先提出了“地方性知识”的概念。他认为在西方式的知识体系之外,还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从未走上过课本和词典的本土文化知识,这种具有文化特质的地域性知识,称之为“地方性知识”。法律也是一种地方性知识。中西方不同的国家在法制建设的路途中,会碰到相同或相似的法律问题,有时借鉴别人的解决方法会少走弯路,有时则必须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中西方法制建设中的重要问题之一就是权力制约的问题。关于权力的特性,法国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鸠有一句名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由此他在英国思想家洛克分权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了权力的分立与制衡机制,即必须使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分立,三种权力分别由不同的国家机关行使,平等享有、相互牵制。西方国家的权力制约在实践中主要是以三权相互制约。以美国为例。1789年的美国宪法规定了很多约束政府的基本原则,其中之一就是三权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价值工程》2010年17期
价值工程

对法律是一种地方性知识的解读——以我国乡土社会为背景

0引言费孝通先生说中国社会从基层上看具有乡土性。而在半个多世纪过后的今天,即便人们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交往越来越密切,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在我国仍然存在这样的社区——它清晰地展示着乡土本色的特征——那就是广大的农村社区,这里人们的生活极具地方性。地方性是指“他们活动范围有地域上的限制,在区域间接触少,生活隔离,各自保持着孤立的社会圈子。”[1]在这样的社区中,村干部和基层的法律人在“司法”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1地方性知识理论法律是一种地方性知识最先被美国文化人类学者克里福德·吉尔兹(Clifford Geertz)提出,在西方文化学理论界有着极大的影响力的他被称为阐释人类学的大师和开山者。吉尔兹的学术成就是多方面的,而最突出的是在他的学术实践中力倡地方性,提出知识是具有地方性的。其著作《地方性知识:事实与法律的比较透视》集中反映了他的法律思想,他认为,法律就是地方性知识,“地方在此处不只是指空间、时间、阶级和各种问题,而且也指特色(a...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08年03期
财经政法资讯

法律是一种地方性知识序

乔新生教授是位思维十分活跃而富于创见的法律工作者。去年,出版了一本有分量的《新闻传播法研究》,我写了个“序”。这次,在即将出版的“社会发展研究丛书”中,他将就法律方面撰写《法律是一种地方性知识》、《法律是一连串偶然事件》与《经济法是宪法的承包商》三本著作。我是法律方面的外行,但我深知法律的重要,我国走向法治的重要。中央一再强调,发展社会主义政治最根本的是要把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结合起来。又强调依法治国是党领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我看了他写的书,听了他发表的见解,很受启迪。他邀我为他这三本书各写一个“序”,我欣然答应了,目的在于繁荣学术上的百家争鸣,在于有利于推进我国法制建设,科学立法,民主立法。《法律是一种地方性知识》,这个书名就很有意思,什么是地方,就是一种实际;这就告诉我们,一切要从实际出发。这种实际既包含现在,也含现在的昨天,即过去,也含现在的明天,即将来。但重要的是现在,体现过去,蕴养未来。因此,我很赞...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图书评论》2008年12期
中国图书评论

原来民意是可以选择的——《法律是一种地方性知识》随想

法律知识的地方性是因为产生法律的土壤具有典型的地域特征。当法律作用于具体的行为人时,不同地域的人群,由于政治、文化、经济背景不同,会产生不同的反应。如果没有这样的法制意识,或者我们在学术研究过程中,随意地取舍民众的意见,那么,就可能会将法律研究引人到政治的论争或者技术的争论之中。我们需要民意,但我们必须了解民意原来是可以选择的,只有通过科学的、公正的调查手段,搜集民意,才能得出科学的研究成果。征求民意应成为法律工作者的常态《隙望》周刊有文章指出,推进司法公正需要建立当前国情下的法制标准,法治理想化和法治速成论都脱离了具体的国情。所谓法治理想化,就是没有意识到法治建设必须支付成本和代价;所谓法治速成论,就是一些基层干部和部分法律学者脱离具体的国情,用成熟法治国家的标准审视目前国内的一些不法现象。部分学者认为,这两种观点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脱离国情,空谈法治,对于确实囿于具体国情而出现的不法现象,社会应该有更多的宽容度,要看到国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7年10期
科学学研究

论知识的存在论化及其问题——以个人知识的视角

目前,多数科学的实践论者有以下主张:对知识的考察与理解不应囿于认识论,即不应像赖欣巴哈(Hans Reichenbach)般将认识论的范围限定在知识的“辩护的情境”,而是将其扩张至“发现的情境”,将知识的生成与辩护一同置于实践中加以考察,在此背景下,产生了“地方性知识”(local knowledge)这个重要的术语。然而,科学人类学意义上的实践论者的观点愈加激进,其中拉图尔(Bruno Latour)走向了知识存在论。在拉图尔的理论中,认识论成为存在论的哲学内容,主张将知识存在论化。由此,对以往认识论的知识问题必须加以重新考察,知识观念也需被加以更新、重构。拉图尔的主张的积极方面是消却了知识的“辩护”与“发现”之间的鸿沟,并将对知识的考察彻底“实践化”。或者说,拉图尔根本上就不认为有所谓的鸿沟,如果有也只是传统认识论的无中生有。尽管拉图尔的主张有积极的内容,但本质上不是对问题的解决,而只是对问题的规避。因为,即使对知识的考察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南科技大学高教研究》2009年02期
西南科技大学高教研究

地方性知识与地方教学型大学本科教育的创新

一、当代社会“地方性知识”的凸显在以全球化、后现代为特征的当代社会,“地方性知识”的地位与作用日益凸显,而这是对现代化进程负面效果特别是“科学知识”与科学理性过度扩张的一种反应。自文艺复兴与资产阶级思想启蒙运动以来,人们便竖立起“科学”的大旗,反对宗教神学、主张科学理性;认为知识就是力量、就是真理,在科学知识与理性的帮助下人类会不断进步,如实现生产方式的工业化、生活方式的城市化等等,从而使社会日益走向现代化。当然,现代科学知识与理性确实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巨大进步,随着现代化过程在经济、政治、文化与社会领域的全面推进,从“西欧中心”向“全球边缘”的扩散,生产力总体上得到了迅速提高,政治、经济与社会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改变,人们生活水平也普遍提高。但是,现代化进程绝非一篇完全美妙的乐章,也存在系列的问题、矛盾等不和谐之处,甚至出现了“现代性困境”,诸如工具理性过渡扩张与人的日益单面化或物化、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西方中心对边缘国家的殖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铜仁职业技术学院学术论坛》2016年01期
铜仁职业技术学院学术论坛

调适与整合——以贵州剑河王村的桥为研究对象

地方性文化是人们世代经验积累和传承的结果。人类自其历史发端起,就一直在不断调适自身文化与周边环境之间的关系。[1]面对自然和社会生态环境的差异,社会主体通过文化对生境进行调整,文化对环境的适应性具有特定的能动性。在特定环境下会做出种种调适,一旦这样的调适达成了文化与环境的耦合,那么文化与生态成为了耦合体。[2]地方性知识于这一耦合体之上逐渐形成,为维护生境的稳定与可持续发展,随之人们将赋予地方性文化制度性的保障。本文运用民族学的田野调查法,深入贵州剑河王村访问村民和村干部,通过对桥的社会文化的动态分析,论证以桥形成的地方性知识在适应生态环境和整合社会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一、桥的类型桥是王村标志性的符号,游走在乡间田野,各种样式的桥会轮流地出现于视野。桥的数量具体有多少村民难以统计,但是新建的桥远远超过消亡的桥的数量。祭桥是村里为数不多的重要仪式之一,而且每年只有七月半这天才能举行。村民认为:“桥好千年旺代,桥坏不能旺代。”在这天男...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