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康有为的孤独与坚持

康有为是近代中国历史上的标志性人物。解读康有为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他身上的复杂性是历史造就的。关于康有为其人其言行,后人褒贬不一,褒扬者将其神化成为扭转乾坤的时代英雄,而贬斥者则认为康有为不过是一个投机者、伪君子而已。无论是肯定还是否定,似乎都有一种过度阐释的倾向,呈现出激进与保守两种文化态度。在社会变迁与思想危机中,康有为无论如何表现,都具有无法复制的历史意味。因为没有既有的历史尺度可遵循,康有为注定要在争议中推行他的理想。今天,我们尽可以剥离特定的历史情境,来谈论康有为的为人,批判他的保守和冥顽,但是,作为处在时代风头浪尖的先知者、先行者,即使只干对了一件事情,就足以令人敬仰。因为没有这件事情,历史就会是另外一个样子。$$康有为是传统士大夫的另类,他将矛头对准了八股和旧的官僚体制,作为开风气之先者,其首发意义是不容低估的。康有为的本色是书生,他虽然一生颠沛流离,却始终没有放弃做学问。康有为的学问并没有学以致用,却成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家》2019年10期
中国文艺家

康有为书法“形学”思想探微

引言康有为(1858年—1927年)是中国晚清时期重要的政治人物。在书法艺术方面还是是清代继阮元、包世臣以后又一大书法理论家。康有为明确把书法归之于“形学”的思想,是在其以大量历代碑版石刻资料为依据著写而成的《广艺舟双楫》一书中提出来的。至于此书写作的社会背景,则是他于光绪十五年(1889年)参与公车上书失败后,把政治上的失意和困顿转移到书法艺术理论之作。一、古代书法品评的变革早期中国文字的构字特点是“象形”,随着汉字书体的演变,书法更多的成为一种“表意”符号。东汉蔡邕在《九势》说凡落笔结字“使其形势递相映带,无使字背。”[1]这里所说的“形势”是指字的形体之势。“而势是包含着字的形体和用笔两方面的因素。”[2]张天弓先生说:“汉末魏晋之时,书论中‘势’皆指书法形象的外形及动态,绝无以‘势’谓具体笔法者……以‘势’之具体笔法始于唐代”。[3]由此我们了解到,而经过魏晋和唐宋时期书学观念的发展,书法的“势”的内涵逐渐由魏晋时期的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钟山风雨》2018年02期
钟山风雨

康有为梁启超的师生恩怨

康有为、梁启超关系的演变是颇耐人寻味的。应该说,康、梁二人都曾是近代中国历史上向西方寻找真理的先进人物,都曾为使中国由封建制度转向资本主义制度作出过各自的贡献。然而,在历史的转折与大变革面前,一个固步自封,僵化保守,拒绝接受新事物和新变化;一个善于吸收,与时俱进,因时而变,努力挣脱传统事物与文化的束缚,师生思想的分歧乃至最后分裂是理所当然的。康有为是梁启超治学和从政的导师,二人都是中国近代史上的著名人物,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是与中国近代历史的发展进程息息相关的。一1890年春,18岁的梁启超在父亲的陪同下入京参加会试。落第后,归途经上海,在书市上购得《瀛环志略》一书,又看到上海制造局翻译的西洋书籍多种。这时他方知世界有五大洲乃至各国,禁不住掩卷长叹:“世界之大,真非吾辈所能想象。”这年八月,经陈千秋引见,梁启超认识了南海康有为先生。当时梁启超因16岁中举,颇有点少年得意。谁知康有为对他所学旧学逐条加以批驳,这使梁启超十分惊讶,他没...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南社会科学》2016年05期
湖南社会科学

东传科学视阈下康有为今文经学的重估与反思

一、康有为今文经学形成的思想背景清末民初的思想格局复杂多变,但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点就是中西思想走向融汇:中国的传统文化体系虽遭重创但尚未崩塌,而西方的科学知识却深入人心。这样,中西方的各种思潮相互激荡掀起层层波澜,涤荡着华夏大地。康有为对今文经学改造的功绩在于他不仅打破了传统思维的禁锢,更在于他利用西方自然科学知识以及社会科学知识改造传统儒学的创举。儒家文化历经千年积淀,具有容纳西方异质文化的胸怀,但是如果像康有为那样,对于西方知识和异质文化硬生生的照单全收的话,显然儒家便失去了它应有的魅力,而康有为利用西方科学对儒学所有的解释也就免不了“牵强附会”之嫌;也正因如此,康有为的解经方式多被后人诟病。然而他改造今文经学的创举的确架设了援西入儒的桥梁,打通了通经致用的通道。著名康有为研究专家萧公权评价他是“儒家思想的现代化者”也就理所当然了。康氏今文经学思想的内涵早已突破了传统儒学的旧轨,出入古今,融摄中西,在中西思想交汇史上写下了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走向世界》2017年16期
走向世界

康有为与大海

蹦的地名,冥冥中让康有为从开始就与海为 1882年,康有为到北京参加顺天乡a伴,终身离不开a海”。 试,没有考取。闷闷不乐的他打道回府,康有为在南海祖屋里度过了童年和少途经另一个带“海"的城市——上海。这年岁月,迎来了青年时代。祖屋一间一厅座当时中国最大的开放城市里有闻名遐迩两房两廊的青5专镬耳,采用青砖墙橼木结的黄浦江,虽然流淌的是长江水,却与大构,古色古香,大厅用黑色木板搭建了阁海紧密相连。长江口北岸是黄海和东海的楼,两廊中间留有天井,古屋采光足通风分界线,滚滚长江水由此汇入东海。康有好,冬暖夏凉,非常舒适,是珠江三角洲为在矗立着洋房洋楼的外滩徜徉徘徊思索典型的清代民宅。康有为在这里饱读中西感叹,在英租界旁边的书店里购买了大量书籍,初步形成了维新思想体系,并在此西方书籍,那些令他茅塞顿开,又有些醍处撰写了至今仍在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论著醐灌顶的西方政治观点,深深地吸引和打《大同书》初稿。 动了他,是曰后形成的维新变法的思想体南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史博览》2017年03期
文史博览

康有为晚年那些荒唐事儿

康有为因“公车上书”声名鹊起,以“戊戌变法”而扬名天下,自诩为“康圣人”。自戊戌维新失败后,流亡海外10余年。清帝退位后,他伙同张勋复辟帝制,当了12天的弼德院副院长,便跑到东交民巷(外国使馆界)哀吟残生去了。“康圣人”耍赖1923年,康有为到西北漫游,逗留于西安,陕西督军刘镇华待之以上宾。一日,康有为谈起陕西皮货,面露涎羡之容,刘督军便挑选了上等皮筒送给他。大概是嫌少了些,过了两天,康又说冷,要买狐皮袍过冬,请刘代他去电向家中取款。刘不好推却,派人到皮衣店里挑了几件给他,康全部收下,却叫店里向督署去收款。康有为自称精于古物鉴赏,一时陕省收藏家纷纷把所藏拿给他鉴定,并请他题字。康有为来者不拒,一律照单全收,据为己有。有人把祖传的古钱拓片请他题识,他索观古钱,也不细看,往袖里一藏,那人再三说是祖传之宝,情愿送他一两枚,请把其余奉还。“康圣人”却王顾左右而言他,装作没听见走了。康有为在陕西最讨没趣的是偷取卧龙寺藏经。康得知卧龙寺藏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