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翻译帮我找到自己诗歌声音

记者:你是诗人,又从事诗歌和诗歌理论文章的翻译,你对翻译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赵四:我做翻译很多时候是工作需要,因为我负责编辑一本《当代国际诗坛》的杂志的关系,我们要翻译很多诗人的作品。在翻译的过程中,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我觉得我们很多诗人翻译诗歌有很多问题,比如对翻译而说,热情固然重要,但严谨也不能缺席,重要的是培养他们的学者气质。$$   记者:面对着迥异的文化背景,你是如何翻译一首诗,通过细微的语言来传达那言外之意?$$   赵四:最好对诗人有研究,只有全面把握一个诗人之后,才能更好地翻译一首诗。2008年斯洛文尼亚诗人萨拉蒙来北京的时候,我翻译过他的诗歌。他的诗歌读起来感觉有些蒙眬,要翻译成汉语时,我就觉得措词很困难。我找来大部分关于他的英文研究资料进行细读,在两周内研读了近十万字的英文论文。在此之后,我对他的写作脉络有了很好的理解和把握,翻译就显得更为可能。这给我的启示就是研究型的翻译是最重要的。$$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世界(中学生之窗)》2017年06期
语文世界(中学生之窗)

读诗须知情理

读某本书的时候,读到了文同(与可)的《新是渐渐地这样的宁静唤醒了他内心的寂寞。(这晴山月》: 就是“夜久”不如“及久”好的原因,-般选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 本都作“及久”)于是便有了“谁伴予苦吟?满徘徊爱其下,夜久不能寐。 林啼络纬”的孤寂之感了。从一“能”字,窥作者说这是“澄澈之美”。我没有读过这首得诗人用心,也算是我一直说从文字出发去解诗,但是,总觉得有些牵强。原因是,“夜久不读诗歌一个很好的验证吧。能寐”,设若作者如此爱眼前的夜色,似乎不应 不过这首诗写得逻辑上有些乱,如果理顺该说“不能”,而应该是“不愿”。这一字之差,了,大概大家就不会误解法风池荷卷,病心境却是两样的。想想东坡的这个表兄,也不雨山果坠。高松漏疏月,落影如画地。(这是写至于鄙陋到这个地步吧?于是就查书,好在这“新晴”)1非徊爱其下,及久不能寐。谁伴予苦吟?也不是一首冷僻的诗,一查果然有问题,原因满林啼络纬。(这是写新晴月下的心情)——虽是作者只引用了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星星(上旬刊)》2014年12期
星星(上旬刊)

高原诗笺(二首)

明媚而寒冷,在四千米海拔之上冰雪千里与阳光万丈两种不同的事物,共生共存的景致寒冷得让我心头发热明媚得让我周身冰冷放眼望去,无尽的白,纯净的白沉默而孤寂的白雪山的高大和冰雪的宽广让我不自觉地想起海的意象,以及有限和无限的哲理阳光从南方的天空切入有如神圣的降临最纯净的灿烂里,隐藏着生命的萌动大地和雪在耐心等待人们心中的忧郁也在一点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荆州师专学报》1987年01期
荆州师专学报

诗歌翻译漫谈

诗歌是一种极其独特的文学样式。诗人的志,寓于意象;诗人的言,协乎声律。选择一种格律,其诗作者绝不是盲目地乱点鸳鸯谱,而是为其诗的内容情调服务的。正如自然界中的花木,伫立在冰雪中的梅花显得苍劲,盛开在暖风中的玫瑰显得柔媚,而古朴萧疏的秋景正好表现菊花的性格。所以说,在诗歌翻译中,排除形似来讲求神似是不可能的。 所谓形,实际上又分形象与形式。许多人往往误以为形似就是在形象一上与原诗相似。这祥译出来的诗往往成为分行的散文。请看下面:\Sweet and low W ind of thesweet and loM从厂e 5 tern Sea 1一‘,、、,1?w,b reathe and bl(、、、一, 飞V illd uf tllu、、e、+ern se、! Over the rolling、\a仁。、!夭戈(,, Conie from the dying xllu〔,11,and blo二·, B飞〔、从·h im againt。...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88年03期
古籍整理研究学刊

古诗的今译

古诗的今译是比古散文的今译困难得多的工作。它的难处在于:一、诗歌这一种文学样式有它的特殊语言形式。侍的语言是一种特殊的艺术语言。它虽然遵守语言的一般法则,但是在某种情况下它又会有意地破坏这种法则,成为一种变态的语吉。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诗的语言和普通语言的关系,就好象盆景的花木和自然的花木的关系。它的生长受到人为的制约,它的形态受到人为的改造,而它的观赏价值正在于这种经制约和改造而形成的特殊艺术效果。诗歌的语言可以说是受到诗人的强力制约和改造的语言。在词语的运用上,它常常有一些出奇制胜的用宇;在修辞手法上,它常常有一些令人扑朔迷离的比喻、借代、反洁和省略;在句法上,它常常有一些不寻常的词语搭配方式,而它的用典,在不熟悉这一典故的人看来,就如同走进了一座迷宫。要使这样的艺术品,成为用白话写出的为今人所能懂得的东西,谈何容易!二、古诗的今译不是古诗的今注,注释意在使人明了古人说了些什么;今译却必须使人感到诗的艺术——合于原诗艺术风格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8年02期
湘潭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可喜的探索——评《唐诗今译集》

翻译难,译诗尤难。用现代规范的诗的语言,来再现我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唐代诗歌艺术的风貌,更是难上加难。人民文学出版社却知难而进:编辑李易同志约请海内知名的唐诗专家、新诗家、诗词作家、研究及教学人士15 0余人,大胆、谨慎地开始了探索,相当成功地将一本 42万余字的《唐诗今译集》奉献在读者面前。《编辑说明》指出;“这将有利于引导唐诗初读者去窥探唐诗的宝藏,有助于唐诗爱好者去进一步欣赏唐诗的精粹;而古典诗歌研究者也会从其中受到新鲜的启发,新诗创作者也会从其中得到传统的借鉴,”读完全书,我认为它于此确有所开拓,确能使广大读者得以从一个新的角度一窥唐诗的风采。 以诗译诗,不仅要透彻理解原作,把握原诗的意境、风格,而且要采用恰当的现代诗的语言和形式表现出原诗的神韵。因此,成功的译诗都必然是一次高水平的再创作。例如,王昌龄的《出塞二首》(其一),曾被明代诗人李攀龙推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原诗明白如话:“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