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校企合作结硕果 产学结合育人才

前言$$这是一片多情的热土——1600多年前,“仙女下凡”的美丽传说定格于名著《搜神记,中,世人开始聚焦这里,东晋文学家干宝造就了一个千古传奇;$$这是一片智慧的热土——300多年前,享誉世界的科技巨著《天工开物》在这里面世,科技巨人宋应星书写了一段辉煌历史;$$这是一片灵动的热土——50多年前,从这里走出的国画大师傅抱石先生与关山月先生创作了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成为北京人民大会堂的镇堂之宝,留下了一段画坛佳话。$$这是一片创业的热土——27年前,江西渝州科技职业学院创办人杨名权首开职业教育的先河,筚路蓝缕,负重前行,打造了一个著名高职品牌$$这片热土,就是江西新余!$$仙女湖碧波幽幽。$$2010年5月中旬,江西渝州学院仙女湖科技园将迎来第一期工程竣工的盛大典礼。仙女湖科技园是高等教育产、学、研示范区,是推进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重要举措,是学院内涵建设的标志性事件,总投资约7亿元。它承载了渝州人多少梦想,多少期望!$$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岛文学》2019年01期
青岛文学

下渝州(组诗)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李白磐石城—直想换个姿势俯视长江不经意之间,你做到了一磐石城,占据云阳县城最高点最骄傲的不是移民张飞的仰视而是你支撑南宋偏安_隅的狭窄天空那些过往的荣光,如今都刻在石阶上青苔附体,褪去了血与火的嘶鸣只有青砖铺筑的林阴道,能听到历史嘈杂的回响。无知的藤蔓堵住的士兵和将军瞭望的垛口倒下去的草,以及长满铁锈的大锁比树木上的刺身还倔强背叛一座城的孤独与寂静唯有一台废弃的手扶拖拉机引来后人海阔天空的非议这些雨后的琐碎见闻,丝毫不影响长江正常航行。即使伸手可引其帆樯握住的仍然是群山背影。被忽略的真不是金戈铁马的呐喊和黄昏的睡眠而是那些一直朝向看不见下游的石头凝视在长寿湖吃鱼能够篡改命的,除了鱼还有谁?山河入梦的长寿湖试图篡改命一如落网的鱼悄悄改变性别和年龄可是一张船票,收集了秋天所有的胡思乱想。还有来不及剖开的脐橙这些可怜的赶路人,以兴奋的脸颊行走在十月令人目眩的秋菊下将拥挤的高速路开出一条岔路口只为微笑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高等教育》1970年60期
中国高等教育

前进中的渝州大学

前进中的渝州大学渝州大学位于我国新设置的直辖市——重庆,占地面积452亩,是一所含有理、工、文、管、财、艺、体七个学科类的综合大学。自1978年创建以来,渝州大学已为重庆市及附近地区培养了20000余名各类专业人才,他们正在为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学校现设有理工、文财、成人教育、乡镇企业和三峡职业五个学院,包括十四个系、十六个本科专业、十七个专科专业。本专科在校生4000人,成人教育在读学生4000余人;有教职工882人,其中专任教师454人,正副教授140人。学校在努力提高教学质量的同时,重视抓好科研及科技开发工作,设有环境保护等六个科研所;学校科技开发总公司开发的“真空滤油机”和“透平油专用滤油机”两大系列产品畅销国内外;“ZL高效真空滤油机”和“TY-Ⅱ透平油专用滤油机”被评为国家重点新产品;1996年在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环球人文地理》2012年12期
环球人文地理

渝州路 重庆第一迎宾大道的绿廊丰韵

二魏街泪扭名:渝州路.地理位且:渝州路街道,幅员面积7.643平方公里,管摘白马幽、红育坡、渝州路第一、渝州路第二、科园一路、科园二路、捻山苑、奥体、六店,共g个社区居委会。..一档案:早年间连接成渝两地唯一的陆上通道,抗战时期曾经是,条为了躲避日军轰炸而修建的生命疏粼角道。.扭名理由:渝州路是重庆市第一条迎宾景观大道,1999年被市政府命名为“盛庆市园林式市街”,20(万年获“重庆市十佳园林市街”称号。作为山城首条迎宾景观大道,渝州路注定拥有不容动摇的辉煌地位,以及不同凡响的前世今生。若要追忆渝州路的历史,可以上溯到明清时期。当时的渝州路是一条约2米宽的大路,全由青石板铺成,总长戏余公里,这条在现今看来算不得宽广的马路,却是早年间连接成渝两地唯一的陆上官道,是名副其实的古骚道。抗战时期,渝州路曾经是一条为了躲避日军轰炸而修建的生命疏散通道。1938年,国民政府迁都重庆,整座城市遭到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国民政府遂将沙坪坝设为疏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岷峨诗稿》2005年03期
岷峨诗稿

渝州三首

题赠重庆市诗词学会百折千迥何逛通,嘉陵波浪金沙水。会须酿得一堂诗,共唱家乡巴蜀美。北泉之游,同道各有佳作,启宇诗特生趣︵二首︶东道文章富,北泉情兴狂。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星星(上旬刊)》2016年04期
星星(上旬刊)

下渝州(组诗)

磐石城一直想换个姿势俯视长江不经意之间,你做到了——磐石城,云阳县城最高点最骄傲的不是移民张飞的仰视而是你支撑南宋偏安一隅的狭窄天空那些过往的荣光,如今都刻在石阶上青苔附体,褪去了血与火的嘶鸣只有青砖铺筑的林荫道,能听到历史嘈杂的回响。无知的藤蔓堵住士兵和将军望的垛口倒下去的草,以及长满铁绣的大锁比树木上的刺身还倔强背叛一座城的孤独与寂静惟有一台废弃的手扶拖拉机引来后人海阔天空的非议这些雨后的琐碎见闻,丝毫不影响长江正常航行。即使伸手可引其帆樯握住的仍然是群山背影。被忽略的真不是金戈铁马的呐喊和黄昏的睡眠而是那些一直朝向看不见下游的石头一个王朝的兴衰,这巴掌大的山顶显然无力支撑风云变幻。就像面对无息的长江再多的牢骚也就白费口舌。如果你足够聪明何不趁着这秋雨迷蒙的午后,掏空山体与心爱的人儿合葬悬崖——继续守护得月楼的寂静旧粮站能够留下来的原住民除了这些随风摇摆的草龙洞就只剩下了瓦砾——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