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宋文人诗中归乡

很难想象,一个心灵里没有村庄的所谓文人,能写出什么精彩的文章$$  自古以来,村庄便是文人的心灵圣地。村庄在文人的笔下,像哨音划过天空,像柳叶拂过水面,激起无限的遐想,让人的内心泛起阵阵涟漪。$$   贬谪地 思乡浓$$   作为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吴县即今江苏苏州人,官至参知政事),一生以天下为己任,敢于进谏,因此三次被贬。仕途的不如意,人生的挫折,事业的磨难,使得人在异地他乡的范仲淹格外思念“故乡”。他在《苏幕遮·碧云天》中写到:“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随着词人脑海中跳跃式闪现的几个关键词,乡村那天,那地,那波,那烟,盈漾袅袅而来,“迷”了我们的眼。词人对秋末季节的“临摹”,传递和表达的是因思乡而导致的黯然神伤。游子对村庄的思念,在特定的场景下,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2017年25期
中学语文

基于《唐之韵》的文人诗画意境渊源探析

2016年5月,浙江省第三批精品选修课程《唐之韵》在历经十年教学实践,四易其稿,再次入选浙江省精品校本课程丛书并由浙江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从开始的摸着石头过河,到现在基本熟悉教材脉络,在这个过程中,编者一次次沐浴在大唐诗歌的光辉里,神迷于大唐诗歌气象变幻的意境中。对诗歌意境的赏析成为《唐之韵》这门选修课课堂教学的主体内容,能否准确地把握每首诗歌的意境,还需要了解每首诗歌的作者及其写作背景,因此与学生一起赏析选录名篇时也形成了比较固定绪,很少有新的突破。明清至近代是意境理论的深的方法——知人论世,以意逆志。入发展时期,意境理论不仅对意境理论的美学特征中国传统美学中的“意境”理论是怎样形成发有了更深入、更全面的认识,而且突破了诗歌创作展的?诗歌创作的“意境”与绘画创作的“意境”之间这一领域,在其他艺术领域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又存在着怎样的渊源?这些是笔者想在《唐之韵》的诗画创作之间的互相影响在唐宋已是很突出,但主内容之上延伸思考的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8年03期
河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汉代文人诗中的女性形象及其时代意义

汉代文人诗是指汉代文人所作的诗篇,包括三类,即有主名的文人诗,如张衡、班固等人的五言、四言、乐府诗;无主名的文人创作的的诗,以古诗十九首为主,另外还有《兰若生春阳》等古诗。一、汉代文人诗中的女性形象汉代文人诗中出现的女性形象大致分为三大类:1.命运悲苦的贵族女性汉代文人诗有不少是贵族女性悲惨命运的自我写照。贵族女性生活在富贵荣华中,但是在他们的诗歌里,不是描写歌舞升平,而是抒写自己悲苦的命运,这是汉代文人诗的突出特点之一。班婕妤的《怨诗》,①真实地反映了君主专制制度下身处后宫的女子的真实心理。班婕妤把自己比作出入君王怀袖的扇子,得宠时“鲜洁如霜雪”,“出入君怀袖”,但时常恐惧秋天到来而被君王抛弃。汉代乃至中国几千年皇帝专制统治下,帝王后宫的嫔妃们的命运不在自己手中掌握,自己的幸福与否完全取决于帝王的好恶。在汉代专制制度下,后宫女子命运不由自主,福祸变幻无常,是帝王的玩物、花瓶。贵族女性成为政治牺牲品,在汉代文人诗中也有充分的反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学习与研究》1987年08期
学习与研究

我的散文中的北京

历代的文人诗家.对于北京的著迷吟咏,可说是很多的了。我常常翻开厚厚的书本,读着,思索着,我的思想并不局限于古人所创造的意境之内,更多的时候却在回忆我与北京的最初接触。 没进北京之时,我就想进北京,那是解放前,北京叫作北平。那时候我还是个青年,我们工作在乎北的四海、三渡河、喇叭沟门等一带的山沟里。当我们的活动靠近北京城的时候,就在夜晚登上一座山峰,远远地观赏城里那片灯火,我们自信而豪迈地说:“这座城是属于我们的。”北京解放后,我却在远离北京的塞外工作。 五十年代初,我有机会进了一趟北京。刚走出前门火车站,就急不可耐地奔向天安门,踱步在金水桥上,俯视桥下的清流,逗留在华表之前,仰望顶端那片白云,抚摸着汉白玉的雕栏,一步一步走进故宫深深的院子里。这时候才改变了头脑里“北京只不过是一片灯火”的印象。我也曾想,不看看北京,不看看故宫,似乎就不能具体地认识中华民族古老的历史。 我调进北京工作后,多年来这些记忆并没有随着匆匆的时光而消退,反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戏剧艺术》1988年01期
戏剧艺术

论两宋的饮食习俗与戏剧演进

中国古代戏剧活动,与民间习俗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尤其在她初起的时候。饮食,在人类消费生活三大部分—衣、食、住—之中,是最为活跃的一部分。饮食习俗与戏剧活动,看似莫不相关,其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宋,在中国饮食史与戏剧史上都有着特殊的进步的意义。两宋笔记《东京梦华录》、《梦梁录》、《武林旧事》等与文人诗文中,我们能寻找到许多资料,用以说明饮食与戏剧,这民间生活不可或缺的物质享受与精神娱乐两个方面,有着怎样密不可分、妙不可言的关联。 ·其实,饮食自其脱离自然饮食状辨而进入调制饮食阶段的一刻起,便已进入了文化的范畴。孙中山说:“烹调之术本于文明而生,非深孕乎文明之种族,则辨味不精,辨味不精,则烹调之术不妙。中国烹调之妙,亦足表明进化之深也”①。而且,饮食文明与中国文学艺术发生关系,当亦能追溯得十分久远。我国古代文论强调“品第”、强调“味觉”,所谓“至味在于至谈”,齐梁时代的钟嵘甚至以《诗品》命名他的著作,这些术语都是从饮食欣赏中借鉴...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理论学刊》1989年03期
理论学刊

诗坛的三分天下

理论学刊1989午第3期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原本是 “三国演义”的开场白,如今倒成了诗人们常说钓话。是的,浪良下诗坛业已三分,不复是先前的一统局面了。 打个比方,也许可以讲青年们兴起的新潮,得天时,中年们注目的传统,得地利,而老年们代表的一派诗倘若加以更新,也可能得人和。在这里,传统是指延续千年之久的文人诗,而老年人代表的一派诗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新诗,一t十年未,它也形成了自己的传统,但是和过去文人诗的传统不一样,是一种反传统的传统。新潮诗又反对新诗的传统。于是,新谓的在代沟”就和诗坛三分有了关系。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经历和见识,大家凑到一起又谈不拢,人以群分,也是由于历史的因素。 历史的因素是指多年封闭、近来开放的环境,影响了人们对艺术的看法。老年人更适应过去的环境,青年人更适应现在的环境,中年人则介乎二者之间。说青年人得天时,就因为新潮诗是在新环境里时兴起来的;说中年人得地利,则山于干回1看到了新诗的短处,同时,对古代...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