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传承创新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

核心观点 $$   文化是一所大学的厚度,而思想是一所大学的高度。有思想自由,才有学术自由,才有创新自由,新文化和先进文化才会涌现。大学是靠思想去引领社会,是靠思想去推动文化走向社会。$$  现代意义上的大学,自诞生以来一直被赋予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以及社会服务三种功能。守护、传承、创新文化,也是大学必须承担的功能。对于大学而言,文化传承创新与科技创新具有同等作用,也应具有同等地位。$$   当今世界,有四种主流文化:其一是崇尚科学,追求真理的科技文化,对应着我们的物质文明;其二是以人为本的人道主义文化,对应着我们的精神文明;其三是公权与私权相和谐的法治文化,对应着我们的政治文明;其四是人与自然和谐的绿色文化,对应着我们的生态文明。这四种文化都可以说是从旧文化中扬弃而来的,它们经由大学播扬而进入社会,并传至于后世。$$   传承是创新的前提。只有掌握前人积累的文化成果,才能扬弃旧义,创立新知。扬弃是文化创新的特有方式。中国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理论经纬》2014年00期
理论经纬

学术自由的三个维度及其管理思维方式的变革

学术自由已经跟大学的生命连在一起。而现代大学的特点是多样性、多元性的存在,因此必须尊重多样性。尊重多样性实质上就是保障学术自由。反之亦然,如果不保障学术自由,就无尊重可言。可以肯定地说,没有学术自由的大学是不成其为现代大学的,这已经成为全世界所有人的共识。今天的大学里要不要学术自由已经不是一个问题,是不需要再讨论的问题;关键的问题应该是:怎样理解学术自由?怎样的学术自由是现代大学真正推崇的?对这样的问题,需要从学理上有所厘清。笔者以为,大学的学术自由至少有三个维度:一是大学机构的学术自由;二是教师的思想自由;三是学生的学业自由。在当前的中国,这三个维度都存在着管理思维方式的变革问题。一、大学机构维度的学术自由及管理思维方式的变革所谓大学机构维度的学术自由,指的是大学这种教育机构应该在本质上被赋予为学术性法人存在体。这是对其基本人格的定位。这包括几个关键点:第一,大学是一个学术存在体。不能将大学看成一个意识形态实体,或者政府的附属...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教育法制评论》2016年00期
中国教育法制评论

论学术自由的立法保障

从世界范围来看,学术自由已经成为一项较为普遍的宪法权利。在全世界可查的129个国家的现行成文宪法中,79个国家的宪法直接而独立地确认了对学术自由的保障,所占比例为61.24%。其中,在亚洲39个国家的成文宪法中,23部宪法有明确的学术自由条款,比例为58.97%;在欧洲39个国家的成文宪法中,29部有明确的学术自由条文,比例为74.36%;在美洲28个国家的成文宪法中,20部有直接的学术自由规定,比例为71.43%;在非洲15个国家的成文宪法中,7部有明确的学术自由条款,比例为46.67%;在大洋洲8个国家的成文宪法中,没有直接的学术自由宪法条款。而在其余50部没有明确而直接的学术自由条款的现行成文宪法中,均有与学术自由关联密切的思想自由、表达自由、意见自由、出版自由等的规定,通过具体的宪法判例、宪法解释等,这些宪法中的大多数实际上已确认了对学术自由的保障(胡甲刚,2014)109。但由于宪法自身的特点与学术自由宪法规范的抽象性...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高校教育管理》2019年02期
高校教育管理

重申学术自由的内在与外在界限

一、问题的提出:学术自由是不受限制的吗?学术自由的概念起源于19世纪的德国,并且在宪法中明文加以保障,使其成为宪法规定的一种基本权利,此系“德意志特有的现象”,有其相当特殊的历史与思想背景。根据德国公法学家克里斯提安·史塔克(Christian Starck)教授的考察,德国“《基本法》第五条第3项规定:学术、研究与讲学是自由的。这项之前已规定于1849年法兰克福帝国宪法第152条的基本权,并不属于十八世纪末第一批基本权目录里的古典基本权,毋宁可以看作是德国的发明”~([1]181)。此种非传统人权谱系上的学术自由权,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各国纷纷仿效,且逐渐在基本权利的名单上占有一席之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学术自由又进一步成为各国新宪法中的重要规定。至此,学术自由作为受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开始彰显更多的普遍性特征,而其原有的民族性色彩则进一步淡化~([2]33)。“如今它不仅明定于德国各州宪法内,也出现在许多欧洲国家的新宪...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高校教育管理》2019年02期
高校教育管理

论大学自治权对学术自由权的僭越与回归

在高等教育的传统话语中,大学自治权与学术自由权历来是一对休戚与共的孪生概念,没有大学自治权便没有学术自由权。但是大学自治权与学术自由权的关系并非总是如此,特别是近年来随着政府新公共管理改革运动的日渐深入,政府进一步强化了对高校质量的问责和绩效考核,这种压力甚至已经传导到高校内部,对高校师生形成了强大的压力,以致在今天学术变得愈来愈浮躁和功利,尤其是近些年高校学术腐败、学术造假等事件频发,更进一步加深了对高校学术自由权的侵害。从大学自治权与学术自由权的内在联系来看,大学自治权虽然源于学者行会的自治权,但时至今日,其已经发展成为“组织层面的学术自由权”,为学术自由权提供制度性保障,并为各国宪法和法律所保护。然而,在高等教育改革实践中,随着高校自治权的日益膨胀,学术自由权并未得到相应的增进,远远不能满足学术创新发展的迫切需要。相反,大学自治权僭越了其合法边界,进一步对学术自由权形成钳制,威胁到高校学术自由权的正常实现。对此,大学自治权...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文摘》2019年02期
社会科学文摘

论学术自由的超越性

学术自由作为人类自由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一个具体的历史范畴,其实现不能超越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具有现实性、受制约性和历史规定性。但是,学术自由作为人类精神生产领域的自由,又是一个开放和发展的体系,具有超越性特征。在认识论意义上,人类自由的发展史就是人类以其内在的超越性不断认识和“挑战”必然性限度的历史。学术自由超越性的内涵作为人类典型意义上的精神生产活动,学术的突出特点就在于它是以观念的形式展开其对象化的过程,并以精神形态反映着人类对真善美的无限追求,体现着人类对自由的无限向往和探索。在一般意义上,学术自由的超越性,是指学术自由作为学术活动主体的基本价值原则和社会心理文化环境,激励和鼓舞着学术主体自觉将追求学术领域的自由王国作为根本动力和终极目标,不断克服现实性限度和功利性动机,在学术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上展开对对象世界的无限探索,从而推动人类不断认识和把握必然性而达致自由的能动性过程和自觉自主状态。它具体包括三方面的内涵:...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