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质量评价要找准“目的”

目前,一些地方简单挪用传统的分级分类标准进行注册许可评价,还有一些地方竟然定出每年需评出的各级别幼儿园的数量指标,并要求幼儿园大面积地参加优质园评价,却鲜见以评价结果引导质量改善的具体专项措施。$$ 由于我国传统的学前教育行政管理体制,“通过评价及奖惩来规范办园行为”的老思路尚未得到拓展,容易混淆不同类型评价的标准及实施过程,甚至出现为了政绩而在评价中浮夸,进而逃避建设义务的现象。$$ 由于保教质量参差不齐、“小学化”现象仍然存在,规范办园行为、改善办园条件、提高人员专业能力等举措被提上议事日程,“构建保教质量评估体系”倍受重视,希望以质量评估为手段,建立科学导向,着重加强对师资配备、教育过程和管理水平等方面关键因素的评估。$$ 由此,关于质量评价的探讨或实践尝试也日益增多,包括评什么、由谁评、怎么评、怎样利用评价结果来做出决策。但在这些探讨中,存在着一个严重的问题,即不对质量评价的目的加以细化区分而笼统议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今日教育(幼教金刊)》2015年02期
今日教育(幼教金刊)

郭良菁:质量评价要找准“目的”

目的定位不清,质量评价扰乱幼儿园提升质量的步伐指标内容、主体和程序、结果的呈现与使用等方面的探讨目前评价实践存在的问题,都源于未能将各类评价放和尝试,必须紧扣上述质量体系建设不同层次的目的,才在更大的质量体系中,明晰它们各自对“质量”确保与改善能避免成为无本之木,真正发挥“以评促建”而非“以评扰应该发挥什么作用。目的定位不清,有可能使花大力气制定建”的作用。出来的标准及实施细则,反而对学前教育事业发展产生负三大类型评价,由谁评、怎么评、结果怎么用各有讲究面作用,还有可能导致评价中权力的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云南教育(视界综合版)》2015年02期
云南教育(视界综合版)

幼儿园质量评价要找准“目的”

目的定位不清,质量评价扰乱幼儿园提升质量的步伐目前,一些地方试图建立适用于任何情境的单一评价体系,简单挪用传统的分级分类标准进行注册许可评价,并未认真地将那些代表“底线”的标准分离出来,构建“注册许可评价标准”,只在同一套评价标准中以分数等级笼统地对“合格”与“优质”进行区分,忽略了二者不只是量上的区分。一方面,这种做法为准入设定了某些不必要的门槛;另一方面,混杂着大量物质和人力条件的标准,误导了“优质”建设的方向,似乎优质园建设非常容易,改善办园条件就可达标。也有一些地方在构建注册许可标准时,目的定位在“降低准入门槛,以增多幼儿园学位数量”上,在标准中并不纳入师幼比、人均面积这些重要的质量要素,却纳入至少有三个班(或称一轨)的规模标准,排斥因应人口分布而建设小规模幼儿园、方便幼儿接受教育的努力。同时,很多地方的“底线标准”只纳入办园条件、人员资质和管理制度的指标,对保教过程中伤害幼儿身心发展的行为不加明确规范。还有一些地方竟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发展研究》2019年06期
教育发展研究

核心素养视域下学业质量评价的现实审视与区域构想

学业质量是教育质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学业质量评价是指评价者依据一定教育教学标准,使用科学、系统的方法收集学生接受各学科教学和自我教育后在认知以及行为上的变化信息,并依据这些信息对学生的能力和发展水平进行判断的过程。[1]自《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出台以来,学业质量评价越来越受到关注和热议,并呈现出一种“塔聚之势”,成为不同层面教育评价改革的基础与核心。近年来,世界核心素养研究思潮的兴起、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和学科(高中)核心素养的颁布,则从人才培养角度对学业质量评价提出了新的挑战。基于此,本文试图通过挖掘学业质量评价的本质内涵、厘清学业质量评价的发展定位,进一步提出区域学业质量评价的可能性实践路径。一、审视:核心素养与学业质量评价的关系随着社会和教育的不断发展,社会对人才培养的规格已经逐步演进为符合现代社会所需要的定义,由此催生了以“素养”为核心的现代“人才观”。[2]“核心素养”(Key Co...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6年24期
文教资料

高职院校教学质量评价工作的问题及建议

随着高职教育规模的扩大,如何处理好高职教育质与量的关系逐渐提上工作日程,教学质量是学校的生命线,是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提高高职院校教学质量是高职院校办出特色、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是关系到职业教育进入良性循环的关键和核心问题。高职院校有必要建立一套科学的、可行的教学质量评价指标体系,在教学实施过程中发挥监督检测和指导决策的功能,及时发现学校当前在教学相关方面存在的问题,做出相应的调整和改善。一、苏州地区高职院校教学质量评价体系的现状笔者通过对苏州地区部分高职院校教学质量评价体系的调查发现,目前苏州地区高职院校的教学质量评价多采用外部评价和内部评价相结合的评价模式。外部评价主要是教育主管部门评价和社会评价。教育主管部门通过制定《高等职业院校人才培养工作评估方案》,在高职院校提交自评报告的基础上,对高职院校的基本办学条件、实践教学条件、师资队伍、专业设置、教学管理与研究、社会评价等方面进行实地考察。社会评价主要是用人单位对毕业生的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导刊》2017年08期
教育导刊

基于数据的学业质量评价的困境与超越

学业质量是指“学生在不同的课程领域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身心发展程度和状态,是学生通过课程学习过程在认知、情感、技能等方面所表现出来的变化程度和发展状态”[1]。学业质量评价是评价者对学生学业质量的价值判断与评定,对深化与实施课程改革具有重要导向作用。《教育部关于推进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的意见》中提到:“单纯地以学生学业考试成绩评价中小学教育质量的倾向还没有得到根本的扭转,评价方式的改革要将定量评价与定性评价、形成性评价与终结性评价相结合,注重全面客观地收集信息,根据数据和事实进行分析判断,改变过去主要依靠经验和观察进行评价的做法。”长久以来,我国学业质量评价仅仅来源于“主观臆断”“个人经验”“社会流行趋势”和“分数排名”,这明显违背了学业质量评价的发展性、科学性和全面性。发展性评价作为科学的评价思想,强调评价有据可依,学业质量的评价必须基于数据。一、基于数据的学业质量评价的困境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大力倡导发展性评价,强调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部素质教育》2017年18期
西部素质教育

高校人才培养质量评价探析

所谓“人才培养质量评价体系”,是对高校人才培养系统工作进行价值判断的调查和测量,依照一定的标准对人才培养质量及其影响要素进行评价,对人才培养质量进行监控,促进人才培养质量的有效提高,评价并不是目的,只是实现目的的手段和方式[1]。一、人才培养质量评价的方式人才培养质量评价方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学校内部的评价方式,另一种是学校外部即社会的评价方式[2]。学校内部的评价方式考核点在于培养的学生总体上是否可以达到专业培养目标的规定;学校外部评价方式考核点在于社会对高校培养出的人才质量是否能适应国家、社会、行业需求。在评价过程中,要将学校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有机地结合起来,按照高等教育内部和外部关系发展规律,以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为核心。在校内,如果人才培养模式不符合人才培养目标时,就要对培养方案进行调整并改革,使人才培养模式能更好地符合人才培养目标;在校外,如果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能适应社会经济发展,也要对培养模式进行改革。总而言之,人才质量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