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养育两岁前的孩子尤其要“慢”

一岁宝宝园园左胳膊脱臼,接受医生治疗后哇哇大哭,姥姥心疼地抱着她边轻轻摇晃边语速急促地安慰:“宝贝不哭、不哭,一点儿也不疼了,不疼了。噢,不哭了啊,不哭了,再哭旁边阿姨该笑话了。”园园妈妈则一边将手机往孩子手里塞,一边哄着说:“宝贝,玩手机吧。”趁园园哭泣稍停歇的功夫,眼疾手快的妈妈从包里抽出奶瓶塞进孩子嘴里。园园似乎忘记了刚刚的不快,一边抽泣一边吮吸起来。$$这是目前很多家庭六比一养育模式下常见的情景。六个大人围绕一个孩子转,很多看护人就像园园的姥姥、妈妈一样,都是“急脾气”,孩子哭闹了,马上去哄;孩子饿了,半分钟冲好奶粉,并将奶嘴塞到孩子嘴里;孩子将水洒地上了,马上拿来抹布,10秒钟清理干净……见不得孩子受一点点委屈,不给孩子哭泣的机会,这实际上剥夺了孩子参与真实生活的权利。$$两岁前的宝宝需要怎样的爱?早期教育专家郭曼妮提出了PREC理念,建议家长能“慢”下来,学会放手,做孩子生活的观察者,践行尊重和参与的育儿原则。$$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2017年01期
中国社会医学杂志

0~3岁儿童看护人构成特征及儿童保健认知调查分析

婴幼儿阶段是人生命周期的起始阶段。儿童期的健康水平直接影响到整个生命周期的健康状况,0~3岁是其中最关键的时期。减少危险因素,控制对儿童健康构成威胁的各种疾病,是促进儿童健康成长的基本保证。由于儿童往往不能独自照顾自己,尚没有应对疾病风险的能力,儿童看护人的儿童保健知识水平及其对卫生服务的利用率,便成为影响儿童健康水平的重要因素。本研究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了解安徽省合肥市0~3岁儿童看护人儿童保健认知现状,为开展儿童保健相关的健康教育和干预活动提供参考依据。1对象与方法1.1调查对象针对2014年8—12月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儿童保健门诊的0~3岁儿童512名,对每名儿童的最主要看护人进行问卷调查。如调查时陪同儿童的不是最主要看护人,则不参与调查;平均每日陪同儿童的看护人超过2小时,仅选择最主要看护人进行调查。最主要看护人是指平时照料儿童时间最长、花费精力最多的看护人。1.2研究方法1.2.1问卷设计及调查方法根据研究目的,结合文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留守经历对大学生自我的影响:看护人的长期效应

留守儿童问题是伴随经济发展和城市化进程而出现的现象。由于长期与父母分离,情感维系断裂,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受到影响。已有研究主要从亲子教育缺失角度对留守儿童生活状况、学业成绩、心理健康和行为表现等方面进行了深入探讨,发现了留守儿童一系列的心理和行为问题。然而留守儿童处于人格发展的关键时期,家庭环境的变化对其人格发展有深刻的影响,尤其是长期影响,已有研究少有涉及。对留守儿童和青少年群体的横断研究,也无法解释留守经历对成年后认知、情感、人格的影响。为此,本文以有留守经历大学生为研究对象,采用两个研究以社会认知基本维度为框架考察了留守经历对大学生对自我、母亲和看护人的评价的影响,采用自我参照效应范式和ERP考察留守经历对大学生自我相关记忆的影响,从内容和心理过程角度考察看护人对有留守经历大学生的长期影响。研究一以社会认知基本维度的四侧面模型为框架,考察留守经历对大学生自我、母亲和祖母评价的影响。利用能动性-社群性清单调查有、无留守经...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论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

2017年底,亲子园虐童案被媒体曝光,引起媒体以及社会公众对幼童在幼儿园生存现状的担忧以及对虐童者的愤慨。目前检方已对涉案当事人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提起公诉。媒体对本案的追踪报道,使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这个仅实施两年的刑法罪名走入了公众的视野。笔者以亲子园虐童案为切入点,介绍本案所涉及的争议,引出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在犯罪构成中存在的问题,然后进行探讨和研究。除绪论、结语、参考文献等部分以外,本文正文主要分为以下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介绍本篇论文所选用的典型案例,亲子园虐童案,点明该案存在的四个争议点。第二部分:笔者通过犯罪构成四要件理论对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进行简要分析,并指出目前理论中存在的争议。第三部分:笔者对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犯罪主体以及犯罪主观方面进行法律分析,解决本罪主体身份判定以及单位犯罪归责的问题。第四部分:笔者对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犯罪客观方面进行法律分析,解决本罪不作为犯判定以及犯罪情节认定的问题。第五...  (本文共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研究

2015年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闭幕,会议表决通过刑法修正案(九)。刑法修正案(九)第十九条,在刑法第二百六十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六十条之一,将虐待罪的犯罪主体扩大到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患病的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此二百六十条之一即为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这一规定解决了前段时间一直存在的非家庭成员虐待行为难以规制的问题,弥补了之前刑法存在的法律漏洞,这对我国法律体系的完善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本文以刑法修正案(九)的出台为契合点,结合实践生活中的虐待事件,对刑法新增的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进行分析、研究,本文主要包括以下三个部分:第一章刑九增设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原因分析。本章详细地列举了近几年生活中出现的一系列引人深思的非家庭成员虐待事例,同时论述了针对这些虐待事例,司法实务的规制现状,针对这些规制状况,阐述理论界和实务界的主要看法,并对这些看法逐一分析,最后引出本文讨论的罪...  (本文共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大学
河北大学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研究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侵犯的客体是复杂客体,其中公民的人身权、人格尊严或名誉权为主要客体,次要客体为社会公共秩序。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客观方面是“虐待”行为,而且其具体表现与虐待罪中“虐待”的表现不尽相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主体可以是自然人和单位,主体范围比虐待罪的主体范围要大,而且本罪中自然人主体和单位主体都应当具备特殊身份,即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主体,行为对象是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被监护、看护人。本罪的罪过形式表现为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属于情节犯,要求达到情节恶劣的才成立犯罪,但这只是就既遂形态而言的。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存在预备犯、未遂犯和中止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预备犯是指为了实施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而准备工具,创造条件的行为。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的未遂犯是指行为人已经着手实行虐待被监护人、看护人罪的实行行为,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没有得逞的情形。虐待被监护、...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