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做学生的学习合作者

从师生关系角度来看,教学过程中教师是引导者、组织者和评价者,但“学习合作者”这一重要角色往往容易被忽略。$$“学习合作者”是特殊的学习伙伴,汇集多种角色于一身:在学科知识与语言能力学习方面是引导者,在课堂教学活动方面是组织者,在目标达成与测试评价方面是主要评价者(还有自我评价与生生评价),在学生学习与思维过程中是学习合作者,在课外英语活动及拓展阅读方面是参与者与合作者。有时教师忽略“学习合作者”的丰富内涵,只重视教法研究与活动设计,精心梳理文本逻辑,重构知识体系,却把学生当作指挥棒下的乐队成员,未能设身处地地从学生角度出发,把握他们的思维起点,了解其学习瓶颈与易错点。于是不少英语阅读课上,教师为赶着完成教学环节及活动,往往“拖着”或“抱着”学生往前走。教师往往提前熟悉文本材料,占据语言知识、文化知识及语言技能的高地,居高临下地俯视初学乍练的学生,却未真正和他们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软件导刊(教育技术)》2017年01期
软件导刊(教育技术)

在线学习中教师的角色与行为探究

在线学习是目前最为流行的远程学习资源,且呈现显著发展的趋势,这是因为在线学习提供了方便的访问路径和异步讨论功能,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为学习者创造了进一步深造学习的机会,为全民教育和终身教育提供了沃土和条件,同样为世界各地的学习者提供了多元文化学习的场所。尽管在线教育为学习者提供诸多便利的学习条件和机会,但仍然存在着亟待解决的问题,如教师与学习者时空上的分离,使学习者容易感觉不到教师的持续关注,因而造成学习者厌学甚至辍学的危机。为了提高学习者的学习效率及在线教学的质量,使学习者顺利完成在线学习,在线教师需要冲分发挥其角色职责、实施系列在线行为。1在线教师的角色国内外研究者学者们一直没有停止从不同的角度对教师角色、职能进行定位,对网络环境下教师角色定位问题进行研究(见表1)。综上所述,“领域专家”的角色已经退出的网路环境下教学的舞台,教师需要扮演着促进者、引导者、组织者、参与者及监督者的角色,与此同时,设计活动和促进对话也是在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实验室科学》2017年03期
实验室科学

互联网+时代“Java程序设计”课程的碎片化学习活动设计

伴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以及手机、平板等职能移动终端的普及,人们可以随时随地获取大量信息[1]。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正式提出了互联网+的战略口号,这预示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2]。在此背景下,互联网+教育也是顺势而为,这是对传统教育方式的有益补充,是对传统教育方式的一种根本性变革,也是未来教育行业发展的大趋势。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人们通过随身携带的手机和其他便携式设备,利用大量的碎片化时间,可以随时随地获取大量的碎片化知识,从而超越了时间、空间的限制。这与人们短平快的生活、工作、学习方式是一致的,主要表现为时间碎片化、知识碎片化、学习碎片化,这种表现形式与传统的系统化教学模式是截然不同的[3]。因此,研究互联网+背景下碎片化学习活动具有十分重要的研究意义。1碎片化学习碎片化学习的概念自古有之,北宋的大文学家欧阳修就提到过“余生平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而今,人们在地铁...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育参考》2017年05期
教育参考

“学习故事”在我国幼儿园区域活动中的运用与探索

一、“学习故事”的内涵及操作步骤(一)“学习故事”的内涵“学习故事”不仅是一种评价儿童的手段,还是一种研究方法,更是一种教育理念,一种以儿童为中心的、教师与儿童一起工作的思维和行为方式。它是在真实情境中用叙事的方式完成的结构性观察和记录,能提供一种反映儿童发展的持续性画面,能用来记录和交流儿童学习的复杂性,如学习策略以及学习动力等。[1]与此同时,“学习故事”强调情境、地点以及相关人员在幼儿学习中的作用。它所关注的是儿童的兴趣和优势领域是什么,而不是他们的缺点和不足,这样教学和学习的焦点就是儿童能做的,感兴趣的事情。[2]综上所述,“学习故事”就是通过叙事,将所处环境和课程中认为重要的学习过程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进行串联。(二)“学习故事”的操作步骤和要求“学习故事”是用叙事的方式记录、评价和支持儿童的学习,评价的焦点在儿童的学习过程上。一般而言,一个学习故事通常由三个部分组成,包括“注意”“识别”“回应”。[3]每天教学实践的方...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终身教育研究》2017年05期
终身教育研究

联通主义学习理论视角下的成人学习及其发展路径

成人教育是学习型社会和终身学习体系建设中不可或缺且日益重要的组成部分。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推动着人类学习进入“互联网+教育”的教育生态体系重构的时代。[1]在这一背景下,人类知识更新速度激增,更新周期越来越短,人们的认知方式和学习方式也正在发生巨大改变。翻转课堂、MOOC、混合式学习等新的教育模式的诞生,促进了开放网络学习时代的到来,新的教育生态体系正在逐渐形成。联通主义学习理论作为数字时代的学习理论[2-3],从全新的角度阐释了“互联网+”时代学习是如何发生的问题,因其对人类未来的学习做出了前瞻性的解释,迅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并成为学习理论研究的高地与前沿。该理论也是我们重新审视成人教育,发展成人学习理论体系,规划未来成人学习发展的重要理论。本文将成人学习置于“互联网+”所带来的信息爆炸时代背景下,将其与联通主义学习理论相融合,探讨未来的成人学习及其发展路径。一、“互联网+教育”背景下成人教育教学中存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高教研究》2017年04期
黑龙江高教研究

现代远程高等教育课程在线学习活动分析与设计研究

1998年,教育部启动“现代远程教育工程”,形成中国远程高等教育68所普通高校网络教育学院和广播电视大学系统共同发展的新格局,丰富了我国终身教育体系,如何提高现代远程高等教育质量日益受到各方关切。现代远程高等教育通过网络课程实现人才培养目标,在线学习活动是网络课程的构成要素。因此,在线学习活动的设计也日益受到重视。一、在线学习活动研究在线学习活动是学习者网上学习发生的基础,是教师按照教学目标设计的、学习者参与的活动。学习活动是有目的的,需要解决那些唤起学习者好奇心的问题,并凭学习者自己的创造性去解决[1]。根据学习活动的特点,可将学习活动分为课堂学习活动、课外学习活动、混合式学习活动和在线学习活动[2]。不同特点的学习活动在实施环境、活动组织、交互、完成方式和限制条件等方面各有不同,见表1。关于在线学习活动,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界定(王楠,2014;王玉,2015;刘名卓,2016),本研究认为,“在线学习活动”是指在互联网环境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