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违规担保不可为!

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西北化工违规担保事件尚未尘埃落定,其他上市公司违规担保又再起波澜。近日有消息传出,ST万鸿在严重的资不抵债并面临巨大诉讼风险前提下,再次对其控股子公司进行千万元贷款担保。$$违规担保并非新鲜事物。为何上市公司屡屡出现违规担保?关于银行方面应该如何加强对担保业务的审核和管理?而作为上市公司本身。要避免陷入未来的“财务黑洞”,又应该加强哪些方面的管理?$$违规担保 情缘难断$$一些上市公司为其子公司提供担保,或为不具备条件的其他单位提供担保,表面上是帮助被担保单位获取资金,一切责任先由自己扛而承担连带责任,其实是自己为自己(或关联方)提供担保,套取银行资金。$$违规担保不仅仅发生在关联交易下,当上市公司为了满足自己原材料或货源需求时,亦有可能对供应商的有关公司提供担保,从而使得自己与它们的交易轻松实现。$$但很显然,违规担保的出现,上市公司本身的财务风险随之剧增。一旦本公司或者对方公司财务经营出现困难,上市公司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财会信报2005-04-27
《新理财》2019年01期
新理财

违规担保当休矣

征求意见稿明确违规担保原则上对公司无效。此项司法解释如能付诸实施,有望彻底根除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顽疾。不久前,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为他人提供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明确违规担保原则上对公司无效。此项司法解释如能付诸实施,有望彻底根除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顽疾。上市公司的违规担保乱象在我国资本市场上,尽管监管机构三令五申,采取多种措施进行治理,违规担保一直屡禁不绝,成为我国资本市场的顽疾和公害。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在通报证监会稽查部门2018年上半年查处违规执法情况时,将违规担保列作四大涉案重灾区之一。近期披露的违规担保案例就有多起。2018年12月7日,上市公司赫美集团(002356)发布公告称,公司因作为共同被告,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生效法律文件确定的给付义务,被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经公司核查,上述案件系公司控股股东汉桥机器厂之股东北京首赫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武汉信用小额贷款股份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董事会》2015年Z1期
董事会

让违规担保成本高于收益

违规担保通常都要等到“东窗事发”后才被关注,也就是说大部分的违规担保并非一定会出现问题,这就给参与方进行这种非法活动增添了一分冲动和侥幸上市公司违规担保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就违规担保这个话题来讲,其实不仅仅发生在上市公司。内部原因不外乎上市公司内控机制不健全,治理结构不完善,相关负责人缺乏职业操守、违规获取巨额利益。外部原因不外乎监管力度不大,处罚不严。应对措施不外乎以下几条:一是强化内部控制管理,二是严格银行审核,三是加强监管机构和中介机构的监督管理。这就很奇怪,原因和对策都有了,不同专家不同媒体不厌其烦地研究报道了许多年,为什么还是屡禁不止?中国有句古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违规担保的参与方——担保方、银行或债权人、贷款方皆有利益,而且一定是违反担保的收益超过风险成本,何乐而不为?担保方获得了担保费,有时候这种担保费甚至可能直接进了个人腰包;银行扩大了业务,获得大笔利差收入,债权人做成了生意;大股东、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董事会》2015年Z1期
董事会

违规担保谁决策,谁负责

上市公司董事长(兼任大股东集团公司董事长)自己做主签字、加盖公司公章,最终为大股东集团公司担保借款7000万元,而上市公司聘请的财务审计机构竟然7年未发现。此笔违规担保,就应主要问责大股东和董事长本人,对于公司聘请的财务审计机构也要适当问责无论是被担保主体资格不合规,还是担保程序不合规,都会导致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发生。其实,无论何种情形导致的上市公司违规担保,都应该追究决策者的责任,并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筑起防控违规担保的“防火墙”,从体制和机制上消灭和杜绝上市公司违规担保行为的发生。首先,必须严格问责上市公司违规担保的决策主体。对于未履行正当程序的违规担保,对如果股东、尤其是大股东违规,要追究其责任;如果高管违规,要追究高管的责任;对于中介机构履职不到位,也要进行追究。比如,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兼任大股东集团公司董事长)自己做主签字、加盖公司公章,最终为大股东集团公司担保借款7000万元,而上市公司聘请的财务审计机构竟然7年未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董事会》2015年Z1期
董事会

违规担保何时休

2015年以来,高达上百家的上市公司发布担保公告。而去年中报数据显示,90家上市公司的担保总额占净资产比例超过100%,甚至有公司该项指标高达1090%。上市公司提供合理合规的担保,原本无可厚非。但现实是,A股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过多,其中违规担保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尤其是,违规担保的背后往往隐藏着不为外人所知的治理黑洞,成为上市公司权益被掏空、价值被损毁的重要手段,严重损害公众对资本市场的信心。上市公司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软件世界》2006年Z1期
软件世界

违规担保 披着融资外衣的“狼”

担保制度起源于古希腊时期,其直接动因是为突出债权信用、方便资金流通及发挥物权效用。两千多年的发展历史表明,担保制度本身并没有问题。担保运用得当,能使债权人、债务人和担保方实现多赢。担保变质在我国,担保特别是违规担保却成为上市公司恶意融资的一个工具。根据沪深交易所对上市公司2004年年报进行事后审查的结果,沪市836家公司中,存在违规担保的上市公司家数为148家,违规担保总额为238.8亿元,而深市公司违规担保的金额为186亿元。在软件上市公司中,这一现象表现得尤为突出。创智科技违规对外担保5.5893亿元,新太科技违规对外担保4.098亿元,托普软件违规对外担保更是惊人的达到了9.5亿元。万一被担保公司不能按时清偿银行欠款,担保公司就有赔偿责任,或有债务很可能成为实际债务,进而对上市公司的正常经营产生负面冲击。违规担保不仅给投资者和债权人造成重大损失,而且还将部分上市公司推到巨额亏损甚至退市的边缘。托普软件的陨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