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文矿物是矿物学与美学结合的产物

目前,在国内外出版的诸多矿物和宝玉石图书中,不少已将具有观赏价值的百余种金属、非金属矿物晶体统称观赏矿物。在我们收藏的矿物宝库中,也都是这些奇珍异宝。如鲜红色箭镞状的辰砂双晶;橙红色短柱状雄黄与柠檬黄色雌黄的共生;明亮铅灰色放射状辉锑矿;亮黑色板状黑钨矿;橘黄色四方双双锥白钨矿;深褐色金刚光泽柱状锡石;鲜蓝色纯净的蓝铜矿等等,它们构成了举世瞩目的中国优势矿物。我国邮电部门于1982年印制发行过我国第一套矿物邮票,共4种,有雌黄、辉锑矿、辰砂和黑钨矿。时隔20多年,我国第二套矿物邮票仍未发行,真是遗憾。$$观赏矿物的核心是“美”,矿物除其固有的色泽、形态、纹理、质地等方面的自然美,还有它内在的艺术美、抽象美。矿物虽不是艺术品,但它不排斥人们对其进行艺术的欣赏,并且能够在主客体之间达成共识,即完成艺术鉴赏过程。观赏矿物的美,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方面。$$色彩美$$我们观赏矿物,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绚丽的色彩,如水晶的紫色,孔雀石的绿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培训》2017年02期
中国培训

《矿物的认识与鉴别》课程教学内容的改革与探讨——以河北地质职工大学为例

一、引言《结晶学及矿物学》课程是地质类专业的专业基础课,为学生以后学习“晶体光学”、“岩石学”、“矿床学”等后续课程提供必要的专业基础。河北地质职工大学是一所具有地学特色的专业门类齐全的高职院校,针对在校生的学情特点,将《结晶学与矿物学》课程更名为《矿物的认识与鉴别》。从“四个基本”即: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基本方法和基本技能入手,对该课程进行全面改革。使学生掌握矿物认识与鉴别的基本理论和知识,学会肉眼鉴定矿物的基本方法和技能;了解各类矿物的一般物理性质和掌握约50-80种常见矿物的基本知识及鉴定特征,为学生今后从事资源勘查类工作、岩矿鉴定等工作提供必要的理论基础和专业技能。本文重点从教学内容的改革进行介绍。二、基于“四个基本”系统化的建设课程根据《矿物的认识与鉴别》这一典型的教学项目对知识和技能的需要,对该课程的内容选择作了根本性的改革,打破以知识传授为主要特征的传统学科课程教学模式,基于“四个基本”系统化的建设该课程。其基本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化工矿物与加工》2012年12期
化工矿物与加工

《化工矿物与加工》2012年(第41卷)总目次

~~《化工矿物与加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化工矿物与加工》2011年12期
化工矿物与加工

《化工矿物与加工》2011年(第40卷)总目次

~~《化工矿物与加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土资源导刊》2010年03期
国土资源导刊

矿物收藏漫谈(三) 如何了解有关精美矿物的知识和价值?

如何了解有关精美矿物的知识和价值?当然就在这本书里面啊!不过,对于广博的专家而言,他们所关注的绝不止标本本身。在出版物中对标本做出对比毫无积极意义人类文明的许多设施都是用来自矿山的原材料和从采石场开采来的标本建造的。由于人们对这些标本的渴望,人类的历史和出产这些原料的地区紧紧牵连在一起。为了争夺这些地区,常常是战祸连连。对标本收藏着了迷的人,一生之中总要花时间去了解为什么有的标本要比其他的标本好,这些上等的标本目前能否获得,价值几何。收藏者私下里经常谈论这些事情,不过他们却总是刻意回避在出版物上讨论这些的问题。之所以如此,原因就在于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关乎个人的观点——人的观点总是在发生变化,不同的潮流有时是造成这种变化的原因,这样一来,便很难对这些观点予以量化和测量。即使是业余的矿物杂志也很少谈及上述问题。我认为这些杂志是担心某人对某件标本的质量或价值的看法会冒犯读者,或许更加糟糕的是,那些个人观点会刺激杂志广告客户敏感的经济神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土资源导刊》2010年05期
国土资源导刊

矿物收藏漫谈(五) 这些矿物杂志和书籍,实在精彩

上期中提到了一些关于矿物标本的书籍,这里再列出几本实在精彩的有关矿物收藏知识的书籍和杂志,因为他们实在是精彩。书籍,最全面了解矿物的教材矿物书籍,一般都是能够将矿物知识的一方面或者多方面讲透,实在是进入矿物收藏世界不可多得的好帮手,好老师,下面的8本书,都是我认为写得非常精彩又非常实用的可以用作矿物教材的书。《矿物普及指南》(Gratacap,1912)该书由前任美国自然博物馆馆长写作,包含对Clarence Bement藏品中标本的描述及一些图片。这一藏品系列在当时被视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私人矿物收藏。J.P.Morgan慷慨地将其捐赠给美国博物馆,这使得该博物馆立刻跻身于大型矿物博物馆的顶尖行列。据报道,在美国博物馆接受这批藏品时,该馆原来的标本没有一件不被Bement藏品中的类似标本超越。在Fred Pough馆长去世后的这些年间,这笔丰厚的遗产因一些无能的馆长和错误的博物馆政策而不断流失。虽然今天该博物馆的事务似乎又再次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