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日军在南京地区屠杀40万人

《江海学刊》第5期刊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孙宅巍的文章《论南京市大屠杀的准备、实施和延伸》。孙宅巍在该文中首次披露,日军除在南京大屠杀中屠杀30万人之外,还在南京城以外地区屠杀了10万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使日军屠杀南京地区中国平民数达到40万人。$$南至杭州湾、北达陇海线、西至津浦路、东临大运河的南京地区,是日军攻占南京及向四面扩大占领时的必经之路。淞沪大战后,日军开始向南京进犯,由于淞沪一役日军伤亡惨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术界》2018年09期
美术界

南京城的女儿张纯如

~~南京城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七彩语文(写字与书法)》2016年12期
七彩语文(写字与书法)

寻迹六朝——南京六朝博物馆初探

每座城市都有一些充满文艺气息的街道,而提及南京最文艺的街,那莫过于长江路了,在这条路上,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林立。长江路302号,是六朝博物馆所在的位置,它既是长江路的起点,也是我们探寻六朝遗迹的起点,就让我们从这巧妙的时空重合点出发,开始一场六朝南京城的寻迹之旅。步入六朝博物馆,扑面而来的是强烈的现代主义气息。它由建筑大师贝聿铭之子——贝建中先生领衔的贝氏设计团队打造,将传统的建筑元素融入极简的现代几何主题中。白天,这里阳光充溢,宛如闹市里无花的花房;当暮色四合之际,月窗化身皎洁的满月,平地涌起粼粼的荷塘,日夜讲述着南京尘封的往事——人烟稠城密齐,、宫梁南殿、京巍陈,峨六壮习个丽称朝,六代是朝先中古后国都在南,此方公建的元都政三。治到当、六时经世的济纪南、,京文东(化吴建中、康心东城。晋)那、,么宋城这市、样壮观的建康宫城,现在何处呢?在六朝博物馆的遗址厅。进入博物馆负一层的遗址厅,登上参观平台,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两个考古探...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人生十六七》2017年16期
人生十六七

硝烟中的深思

和平鸽以傲人的姿态腾云而上,星,孤傲地屹立于世界强者之林。他带在五彩的气球中纷飞穿梭,萦绕耳畔给世界的震撼,是一场悲怆却不失尊的军乐为和平的象征锦上添花。回顾严的修行,即便路途遥远,依旧风雨兼往昔,在碑石林立的冰冷山岗上,风程。声噙着带有铁锈味道的哭诉,换不来“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热血沸腾的七尺尸骸,那峥嵘岁月里地认识和平的珍贵。”这个世界少有公弥漫的硝烟显得格格不入。平道义,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是谁踩在七十年前,南京城。谁的头上嚣张狂笑,是谁踏过谁的驱满山遍野的逝去之躯,向一个未壳收割了最后的麦苗,又是谁在饥寒苏醒的“婴孩”倾泻满腔的咒怨,埋恨交迫中夺去了谁嘴里最后的晚餐……于他的胆小羸弱与奴颜婢膝的模样。战争不过是争夺的寄生虫,啃食着世在日军冷血无情的刀枪之下,这个曾界上的真善美,将惨淡的阴暗面肆意欢乐繁华的“孩子”已经千疮百孔,遍传播,带给人类深重的灾难与痛苦。人体鳞伤,僵硬的双手渴望搀扶那一个们不愿寄居在颠沛流离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方文化周刊》2017年01期
东方文化周刊

徐秀珊:1937,逃出南京城

我叫徐秀珊,今年虚龄90岁了,生于公元1928年6月6日,也就是民国十七年6月6日。我是明朝开国第一功臣、中山王徐达的第十九代孙,原籍是南京燕子矶徐家冲人。我父亲大名徐承举、小名徐品三,母亲姓李叫徐李氏,大哥叫徐继桐,抗战后改名为徐首华;大姐徐秀雲,比我大十七岁;二哥叫徐继春,比我大十岁,抗战后改名为徐少鹏;小妹徐秀雯,比我小三岁,抗战后改名为徐秀玟。在南京大屠杀的1937年时,我10岁正在南京市汉中路小学读三年级,当时我叫徐秀霜,小名“毛四”。听父亲讲我这个“霜”字,是因为我是双胞胎中的大双,小双后病逝了,其次夏天生的太热要降降温,抗战胜利后我改名叫了徐秀珊。1937年,我家住在城里高家酒馆14号,在汉中路南面口头的石鼓路的双石鼓街上典了一家米店,米店对面是汉中路小学,旁边是管家桥、螺丝转弯和慈悲社,还有一所外国人开的医院。记得我家米店右边是铁匠铺,左边是杂货店,不远处就是天主教堂。那时,我和父亲住在米店里,因为大哥已经结婚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故事家》2017年08期
故事家

南京城,盛世不如一场落霞

在南京,盛世繁华,终比不过这落霞中烟火气十足的俗世人情。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对南京这座城市情有独钟。一个人和一座城市的感情或许就是这样,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实地存在着。一个城市,经历的年头久了,大抵也就看透了种种的分分合合,磨去了张扬,反倒养出了些虚怀若谷的气质来。城南小巷,轻飘飘的旧时光提起老南京,就不能不提南京城南的秦淮地区。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平平淡淡,却都忠实地记录着最原汁原味的南京生活。他们如同素笔勾勒出的青花,融合了历史与人文情怀,最宜用心慢慢琢磨。南京的秦淮,至今仍然保留着不少的老巷子。如同北京的胡同、上海的里弄一样,南京的巷子名目亦是繁多的,有以营生为名的,如:羊皮巷、棉鞋营;有用来计数的,像三条巷、四条巷;还有以标志性建筑物命名的,就如:贡院路、瞻园路……它们密密地分布在城南地区,连接着街与街,也连接着南京的现在与过往。这样的小巷,最适合傍晚时分去造访。因为南京的黄昏总是有种难得的清朗和洗练,橙红的夕阳在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