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云南腾冲:立足旅游业重塑“极边第一城”

在前不久闭幕的昆交会上,腾冲县签约的旅游开发项目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该批项目主要涉及五星级酒店、飞机场、火山热海旅游、翡翠文化商贸经济园区及文星步行街的建设和经营开发,合同总投资金额达到了10896万美元。腾冲县县长张惟建介绍,上述项目将在一两年内完成建设,预计2005年之后,当地旅游环境将有一个大变样,腾冲旅游业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  2002年,腾冲旅游人数达152.1万人次,比1997年20多万人次净增130多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5.63亿元,比1997年0.93亿元增长511.9%。尽管今年“非典”对腾冲旅游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从1—5月的情况看,仍保持了一定的增长速度,到腾冲旅游人数量67.96万人次,同比增长17.11%,实现旅游总收入2.39亿元,同比增长56.2%。腾冲旅游迅速崛起带动了旅游投资热,吸引了八方宾客前来投资。 $$  独特的区位优势,赋予腾冲国际旅游拓展空间 $$  抗日战争时期,有条印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咨询(科技·管理)》2017年11期
科学咨询(科技·管理)

云南腾冲

~~云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喜剧世界(上半月)》2016年12期
喜剧世界(上半月)

玉镯

和老婆一起报团前去云南腾冲旅游,因老婆单位临时有事,不能前去,我也想不去,可老婆说为了让退团费降低到最大限度,我还是去吧。于是我只好一人随团去了。旅途中,导游一直介绍腾冲素有“翡翠之乡”“玉石城”之称,是西南最大的玉石翡翠集散地。汽车载着我们驶入一个玉石市场,里面停着许多旅游大巴,店员给每人发个牌牌让我们进入展厅。里面游客多多,好些柜台都挤满了人,几千上万元的玉品比比皆是,导购员跟着游客来做指导。接近午饭时候,导游见很多旅客没买东西,随后又带我们去旁边的促销区,介绍说这里有便宜的玉品,虽然价格相对刚才那地的便宜,但并不是假的,让大家又接着逛起。我实感无聊,接着逛呗,看见一个手镯390元,想想老婆没来,这个又便宜,买下送她吧,就算是假的也不至于心疼。买完之后返回停车场的路上见地面上有张3800元玉镯的发票,突然就想到以此充当自己买玉镯的发票,寻老婆开心一下。旅游回到家,拿出给老婆买的玉镯,老婆怪嗲地说:“叫你不要乱花钱,又乱花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作文》2017年02期
作文

少年微博

云南腾冲滇滩镇滇滩中学钟丽莎节日来了,在这里我谨代表全校学生,感谢老师,感谢他们给我们布置那么多的作业,让我们生不如死;感谢宿管,一大清早叫我们起床跑操,让我们成了一个个“大熊猫”;感谢食堂打饭的叔叔阿姨,他们速度之快让我心生敬佩,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们从来不会出现失误——他们永远不会让你占便宜,永远不会让你碗里的菜比别人的多!我们班上有个同学,上课不专心听讲,老师刚讲完判断题,他就“对”“错”胡乱跟着说。到问答题时,老师刚把题目念完,他突然底气十足地冒出一声:“我敢保证这道题是对的!”全班爆笑。“题目怎么可能是不对的?!上课开小差了,罚做50个俯卧撑!”老师生气地说。积极回答问题也要分情况啊!我真的有点佩服地理老师了,每次吃饭铃响起的时候,他总是无视我们脸上焦急的神情,看不到一部分同学摩拳擦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文》2017年02期
《云岭先锋》2017年01期
云岭先锋

冬季到云南去看海

末深冬季节,到云南腾冲考查林1__业,主人却说,先领你去看热海。我心里一惊,这大山深处怎么会有海,而海又怎么会是热的?车出县城便一头扎进山肚子里。公路成“之”字形,车子不紧不慢,一折一折地往上爬,走一程是山,再走一程还是山;一眼望去是树,再看还是树?只见一条条绿色的山脊,起起伏伏,一层一层,黛绿、深绿、浅绿,由近及远一直伸到天边。直到目光的尽头,才现出一抹蓝天这蓝天倒成了绿海的远岸.走了些时候,渐渐车前车后就有了些轻轻的雾,再看对面的林子里也飘起一些淡淡的云?我说:“今天真算是上得高山了。”主人笑道:“正好相反,你现在是已下到热海了。,”我才知道,那氤氲標渺,穿林裏树的并不是云,也不是雾,竟是些热腾腾的水汽,我们车如船行,已是荡漾在热海之上了。所谓热海,是一个方圆八平方公里的地热带。腾冲是一个休眠火山区。多少年前,这里曾经火山喷发,现在地面上仍留有许多旧痕。如圆形的火山口,黑色的火山石,还有奇特的“柱状节理”,那是岩浆喷出时瞬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微型小说选刊》2017年10期
微型小说选刊

老兵

2007年,我应老同学许一凡竹椅上,嘴里不停地“啊啊啊哇哇的邀请到云南腾冲侨乡和顺他家哇”地叫。许诺好奇地问守林人:住了几天。“你叔叔嚷什么呀?”我问许一凡:“怎不见你儿守林人说:“我叔跟你们打招子、儿媳和孙子?”呼,还说些心里话呢!”许一凡说:“大儿媳带着孙子许诺说:“可我们听不懂他说回娘家了。大儿子许可陪着小儿子的什么!”许诺去中缅边境的高黎贡山看望守林人说:“我叔嗓子哑了。一位老人去了。”不过,我叔说的我全都明白……”我问:“谁家的老人?”突然,老叔父大声“啊啊啊哇许一凡说:“有个故事哩。”哇哇”地打断侄子的话,先用右手两年前,许一凡在腾冲城里拍着自己的左胸,后用双手的食指工作的小儿子许诺和同事结伴去和大拇指做成一个圆圈贴在左胸高黎贡山搞徒步穿越,下山途中走上,又起劲地“啊啊啊哇哇哇”嚷岔了路,水也喝光了。后来看见山起来。旮旯里有一户人家,便去讨水喝。许诺说:“你叔父说的、比画这户人家只有叔侄俩,侄子是年已的我们都不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